我被耶鲁录取的真相,美国名校招生官录取标准到底如何?

 

一直以来,大学录取的过程都保持着一种神秘感。

 

虽然有很多大学前招生官透露了很多关于招生流程的信息,但是对于录取结果标准各异的现象,学生们还是难掩好奇,到底自己的申请材料在招生官们眼中是什么样子?

 

面对那些因种族、高收入所享受的优待政策,我们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Youtube上一位毕业于耶鲁的学生在有机会看到自己申请材料后,产生了这些感慨…

 

 

我的名字叫Molly。2013年我从耶鲁大学毕业,在2015年的时候,我有机会看到了我的大学申请文件。招生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真是神秘。我去了耶鲁大学招生办公室,得到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有我所有的申请材料。

 

我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一项名为《家庭教育权利隐私法》的法律,它允许你查看大学所保管的关于你的所有文件,而且招生官所写的点评也会向你开放一段时间。不过,耶鲁和其他一些学校注意到人们正积极地使用着这项法律,于是他们开始摧毁申请材料。

 

所以他们基本上把我的所有大学申请文件,变成了寥寥几个要点,一些数字,和几个长段落。

 

 

还是可以从中看到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比如其中一个招生官似乎不太喜欢我的文书。

 

她说我的文书“近乎俗气”,我现在回看自己的文书时,发现它们真的很俗气。

招生官还试图把对你的考核简化成一系列数字。他们给你的GPA进行打分,给你的文书进行打分,也给你的推荐信打分。这太主观了。

 

从这张表可以看到,有一个招生官显然比另一个更喜欢我。她认为我的面试表现可以打9分,而另一个却认为是6分,这实在是一个相当不温不火的分数。

你可以在这些文件里发现他们正在寻找特定类型的人。他们试着预测你在校园里会有怎样的表现,你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因此,招生官们在我文件中的评语正证实了这一点,我的申请文件中写道:“她将成为校园里的一个有强大影响力的写作者。”而在我进入校园从事写作后,我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因此,不难发现招生官真正要做的一件事是组建一个有个性的、多元化的班级。他们致力于将不同的种族和不同的收入聚集在一起。

 

我的高中是内陆城市的一所公立高中,很多学生都是非裔美国人,也有很多移民和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

 

 

招生官在我的文件中明确地写道,他们想让我进去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的高中,以及我来自哪里。

 

其中一个招生官说:“对我们来说,如果要在明尼阿波利斯公立高中里选一个候选人,那么莫莉是最合适的。”

另一个更坦率的表示:“我赞成录取她,因为招生一个来自明尼阿波利斯公立高中(少数族裔地区学校)的学生对于我们学校来说是有利的。”

所以,他们只是选择我来代表一个拥有35000名学生的学区。

 

那里65%的学生是少数族裔,而且大多数学生的收入都很低。而我既不是少数族裔,也不是来自低收入家庭。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最终被录取吧。

 

我是一个白人,我的父母都毕业于常春藤盟校,我家庭的收入也并不低。

 

 

实际情况据我所知,我是整个明尼阿波利斯公立学校仅有的两个进入耶鲁大学的学生之一。另一个进来的也是中产阶级的白人女孩,她的父母都上过大学。两年后,下一个从我高中进入耶鲁的学生也是白人,他的父母都有硕士学位。

 

如果你是一个贫穷的孩子,确实很难把这些学校录取所需要的申请要求都准备充分。

 

如果你来自低收入家庭聚集的高中,你的学校也许只能提供几个AP课程,而你自己可能负担不起SAT培训的费用,然后不得不在一家超市打工,没时间搞一些发明,那就可能在申请所需要的活动、竞赛方面有所欠缺。

 

 

所以,有很多非常聪明的穷孩子在高中都很努力,他们在这些学校里学习非常努力,但是他们进不去那些名校。实在太可惜了。

 

你问我从这里面学到了什么?

 

在我看来,我能进入耶鲁有一部分确实是因为我很聪明,部分是因为我很幸运,部分原因是我很了解招生游戏,善于兜售自己。

 

但是,我也了解到,我之所以能被录取,在一定程度上竟然是因为我所在的地理位置。这听起来真的有点扯。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