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最顶尖高中既不用IB,也不开AP

美国麻省的Deerfield Academy

不少读者询问:倘若目标是想申请美国排名前30的大学,IB,AP,A-Level三大课程体系(AP虽不成体系,暂时也算),哪位最具有优势?简洁的答案:IB。尤其最近几年,在中国本土,开设IB的国际学校越来越多,其中不乏略有名气的新秀,比如北京鼎石学校以及上海包玉刚,都给IB在本土的推广起到了不少促进作用。

 

与此同时,外来物在中国容易被神话或放大。如果读者只因为以上这个原因而选择就读一所IB学校,那么这种决定是非常不成熟的,因为IB只合适部分学生,尤其是高中阶段的IB课程。

 

除了IB,很多读者对AP可能也略有所闻,甚至非常熟悉。

很多年前,自己就读的美国高中是一所普通但又不乏特色的纽约市经济金融高中。普通是因为她的录取门槛低;特色是因为学校拥有丰富的金融界资源,在校生有机会课后到华尔街公司带薪实习。

我的学校没有IB,开设的是AP课。为了申请藤校,我修完了学校里90%+的AP课,还利用课余时间在附近一所大学里报了班,跟大学生一起上课。

 

小留学生家庭以及留学中介,在比较美国高中的时候,经常会以AP科目的数量作参考,来对比学校的质量。这种做法虽然有一些道理,但是家长也很容易走上极端,认为开设的AP课越多,学校质量就越好;倘若缺失AP课,则被贴上“差校”的标签。

 

不论是IB还是AP,或者是英国的A-Level,她们是一种课程体系,也仅仅是一种课程体系。言外之意,学校办学,既可以引进第三方课程体系,也可以自我研发。

 

事实上,在美国高中有任教经验的老师都清楚AP大纲其实非常限制教学;能力越强的老师,越发认为AP课设计更像应试科目;因此,美国不少优秀的学校,尤其是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顶尖学府,如安多福高中(Andover)、乔特罗斯玛丽中学(Choate Rosemary)、迪尔菲尔德学院(Deerfield)等等,无一例外都实行的独立课程体系,没有IB,没有AP,也没有A-level,完全依赖自己师资队伍进行设计和开发。

 

那么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学校实行自我创新,独立课程研发呢?从办学角度来讲,每一所学校的愿景和使命都是独特的;要实现独特的愿景和使命,课程是关键,因此课程体系必须符合学校自身的发展阶段和目标。

正因为出于这种需求,一家名为“独立课程联盟” (ICG)的非营利性组织就成立了,并吸纳了超过150所学校的加入,其中不乏顶尖学校成员:如排名前十的寄宿高中Deerfield Academy, Milton Academy, Lawrenceville School。

位于佛蒙特州的帕特尼中学,低调扎实,拥有非常独特的课程

 

在一所典型的美国寄宿高中任职,老师通常身兼四职:课堂教师、体育教练、宿舍家长、学生导师。虽然工作很累,但很充实,用心的年轻老师成长极快,如泡在水中的一块干海绵。只要保持饥饿状态,每天总能空腹而出,饱腹而归。

自己很幸运有机会就职于两所典型的优质美国东海岸寄宿高中,同时我也深刻体会到一所优质的学校要想成为一所“同行中的领袖级”的学校,在校老师还需要具备第五种身份:课程的研发者。

 

这不是对个别老师的期待,而是大多数老师都该如此。这当然是对老师,对学校提出的一个更高的要求。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位高中语文老师,她不仅仅教授高考语文,她也是一名出版作家,可以为高中生开设一门如何写作出版的选修课;一位高中科学老师,他不仅仅教授高考物理、化学,也是一名科普工作者,为小学生设计科普活动;一位英文老师,既教授应试英文,也是一名英文主持,可以为学生开设公共演讲课。每一位老师既是理论家,也是实践家。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最顶级的学校代表之一,安多福高中,没有任何AP课,却开设了300门主课,150门辅修课,其深度和广度远超越任何第三方课程体系。

 

中国国际学校在迅猛发展的大趋势之下,碰到了很多挑战。其中已经经常被提到台面上进行正式讨论的话题之一是国际课程本土化。这是一条必经之路,布满了障碍,考验的是学校的内力和耐力。

只有具有强烈意愿并有能力长期投入做自我课程研发,教学验证,并有胆识跨界吸引人才,培养师资队伍成就以一当五的学校,她将最终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国际学校的佼佼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IB课程 更多AP课程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