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分析|印度要统治美国?与阿三相比我们的教育到底差在哪儿?中国孩子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晓谱君按》

在美国,在硅谷——曾经是“IC(中印Indian+Chinese)并重”,但现在是 Indian 越来越大了,从做技术到做管理的全面碾压华裔——概括而言,不仅在企业界印裔开起了“总裁俱乐部”,在政界学界印裔同样锋芒毕露。 

所谓时势造英雄,印裔无疑是时代的幸运儿。只是这幸运背后,曾有过多少怀疑和挤兑我们不得而知。韬光养晦,才能厚积薄发;聪明而低调,阿三哥们真可怕!

 

 

印度人在美国做CEO,中国人却做底层工作!

 

据《精英报》报道,近10年来,印裔在美国的表现极度抢眼,硅谷三巨头——苹果、谷歌和微软,印裔已经收割后两个的CEO宝座。

 

此外,摩托罗拉、诺基亚、软银、Adobe、SanDisk、百事可乐、联合利华、万事达卡、标准普尔等等这些知名行业巨擘,全部选择聘用印度人担任CEO。

 

这些赴美发展的印度人,和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赴美留学的中国留学生背景相似,在美的学业职业轨迹也很相像,皆是在本国完成了大学本科教育后,来美进修,在科技公司里闯出一片天地。

 

哈佛大学商学院院长尼汀·诺里亚是印裔的,芝加哥大学商学院院长苏什-库马尔也是印度人。有一种说法为阿三哥们真的要统治美国了。

 

 

为何人数取胜的华裔群体,拼不过后来居上的印裔?出身在那样一个国度的印度人,到底有哪些品质被一家家跨国企业看重?

 

01敢于表达

 

因为有过英国殖民的历史,印度国内对英语的使用的确更为广泛,思想习性也相对西化。这在无形之中帮助印度学生即便是满口不太标准的“印度式英语”,也不会拘泥于口音上的偏颇,词能达意即可。相比之下,中国学生通常更纠结“字正腔圆”,在流畅度和感染力上都逊色不少。

 

印度人敢说会说,不只是民族文化使然。在印度的中学和大学里,学生社团极其丰富。而社团的负责人都是像美国总统竞选那样民主产生的,想要成为领袖得先有好的口才。这也让印度学生从小锻炼了沟通协调能力,有着较强的演说本领。

 

在家庭教育方面,我们要是去剖析同一时期移民美国的华印裔家庭,会发现,华裔家庭的教育明显会重理轻文,印裔则更关注孩子的语言与文科的学习。

 

拿竞赛成绩来说,华裔学生常年活跃在STEM领域比赛的一线,美国的数学奥赛队的主力军近几年来一直是华裔。

 

印裔孩子虽然也在理数化上表现不俗,但远远不及华裔优势明显,可人家却蝉联了全美国青少年英语拼字比赛连续13届的冠军。要知道这是一项极其考验英语功底的比赛,能从数万美国本土中小学生中脱颖而出,印裔家庭在语言教育上的成功不言而喻。

 

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让印度学生愿意也更容易融入美国学生的群体,去和本土学生打成一片,在职场上同样十分受用。与其他亚洲国家的移民相比,印裔会花更多时间去社交,更敢于表达自己、展现自己。

 

 

02学得更广

 

从学历上来看,硅谷中的华裔拥有博士学位比例很高。上一代中国留学生中,从行业内顶尖公司技术做起,冲破天花板的陆奇、李开复等人,也皆是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出身。

 

绝大部分印裔同样也是从基层技术岗做起,但拥有博士学位的人数不及华裔三分之一,更多人只是止步于硕士学位,按理在技术基础上是不如华裔工程师的。

 

如果照国人“学而优则仕”的传统理念推论,技术过硬才是晋升的先决条件。虽然美国企业也有从技术人才中选拔提升的传统,但更多只适用于中低层,想要进入公司的中高级管理层,仅仅懂技术是万万不够的。

 

再翻开印裔高管的简历,可以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有MBA学习的背景,皆是“技术+管理”型的复合人才。而据统计在硅谷,拥有MBA学位的印裔占28%,华裔只有7.2%。

 

印度虽然经济落后,但培养管理型人才,比中国起步早了近30年。以印度管理学院IIM为代表,IIM作为印度管理人才的摇篮,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和麻省理工学院sloan管理学院合作成立了IIM加尔各答分校,60年代又与哈佛商学院联合创立了IIM阿默达巴德分校,IIM现今在国际上的地位,让所有中国的商学院都望尘莫及。

 

如今在印度学生眼里,不论从文从理,学MBA学管理都是默认的必修课。一些印裔经理人宁愿挤在合租公寓楼中,也要花钱去上MBA课程。

 

与之相比,中国学生的专业学习上就比较片面,更崇尚“术业有专攻”,大多是等到工作遇到瓶颈才会想要去提高。

 

事实也证明,当下社会需要的是如“技术+管理”这类的复合型人才,这恰恰为中国学生所忽视,我们在硅谷能看到得更多的是甘心在基层码代码的中国工程师。

 

03适应力强

 

印裔CEO兄弟文迪-邦加和安杰-邦加,前者是联合利华公司前任CEO,后者是万事达卡现任CEO,曾经轰动一时。一家走出了两个500强CEO,媒体纷纷地想向他们取经。邦加兄弟的回复是,他们觉得自己成功源自于走南闯北的童年经历。

 

邦加兄弟父亲是印度陆军中将,他们每隔几年就得跟着部队搬一次家。“你必须适应新朋友、新地方,无论你去哪里都必须创建你的生态系统。”而这种能应对多元化环境挑战的能力,恰恰是跨国企业高管最需要的核心竞争力。

 

与安定富饶的中国不同,印度的生存环境极为复杂,每天都会有很多突如其来的困难和挑战,能够因地制宜、随机应变是基本的生存技能。

 

在世界银行的全球商业运营难易度的国家排行榜上,印度排名第142位,和伊拉克、老挝等国在一个水平线上。

 

基础设施落后、种姓制度、官僚主义横行、政治体制混乱无序,印度商业环境极其复杂。然而,这混乱的经营环境反倒成为了印度经理人的“黄埔军校”,这种氛围培养出他们极强的管理能力、沟通艺术和社交技巧,一旦进入经营运作有序的跨国公司就如鱼得水。

 

百事可乐CEO卢英德-诺伊,本来是在印度本土的一家纺织企业工作,后来揣着500美元赴美读书才留在美国工作,进入百事高层她只花了短短7年,5年后又被提名为了CEO。她说:“我没有什么神奇的配方,我只有谦虚学习的精神,适应环境的灵活性和对成功的执著追求。”

 

 

04有效团结

 

印度国内的环境导致严重的人才外销,一流人才移民欧美,二流人才在本国经商,三流人才选择从政。对于印裔来说,母国带不来的安全感,让他们更希望把握住来之不易的“新世界”。

 

印裔在海外有着严重的“抱团文化”。随着30多年前第一代硅谷印度创业家的崛起,他们意识到移民来美的难处与障碍,开始毫无保留地帮助前来追随的同国老乡。

 

经过几代印度企业家的努力,硅谷早已建立起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印度圈生态,各类行业协同编制出了一张强大的人脉关系网,印度员工常常能享受很多额外“福利”。

 

以1992年成立的硅谷印度企业家协会为例,这个协会和12个印度城市对接,专门帮助初来乍到的印度青年“寻找导师、拓展人脉、创业孵化和资金支持”,力图培养新一代硅谷的印裔创业者。此般保姆式的“拔苗助长”虽也受到不少其他群体的诟病,但功效着实显著。

 

相较之下,中国人虽说也喜欢扎堆,却更多是为了逃避社交尴尬的无效“抱团”,在真正的职场竞争上没有“利他共赢”的处事哲学,甚至还会内斗排挤,缺乏职场高情商。

 

格局和胸襟往往能决定一个人能走多远。印裔的“抱团文化”从侧面反映了印度经理人的做事心态和管理艺术。

 

沃顿商学院曾有一项调查,多数印裔高管在陈列自身的核心责任时,会把成为员工的导师和榜样作为首要目标之一;在分析自身企业的成功原因时,毫无例外地将成绩归功于企业的所有员工,不觉得是自己的功劳。

 

印裔高管都是非常尊重员工,喜欢成就他人,为人谦卑低调。萨蒂亚·纳德拉荣升微软CEO后,给全体员工的第一份邮件开头是:“这是一个让我非常谦卑的日子。”桑达尔·皮查伊在谷歌,则被描述为是一个有些自贬但备受同事敬爱的人。

 

印度人没有中国人普遍的浮躁傲慢,具有更加宏大包容的心胸,这样的人格特征无疑更适合美国企业文化,能团结凝聚起更多力量。

 

 

延伸阅读

 

一、“印度理工”式教育

 

说到印度理工,其实最早我并不是从关于硅谷的新闻上了解到的,而是一部经典的电影:

 

《三傻大闹宝莱坞》

 

用一句台词来说就是:All is well(哦里斯歪儿)。翻译过来就是,喜欢穷折腾。

 

不论是开头的电击门口小便者,还是最危机关头的紧急助产里的临时网络教助产、自制发电机、自制吸尘器吸胎儿……

 

完全体现了影片对智慧的概括:

 

敢于穷折腾、动手能力、理论转化为实践的能力。

 

考虑到 IIT 相比中国大学要少得多的资源来说,喜欢穷折腾真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一直在搜集关于青少年科技制作、实验类的资料。

 

一次我看到一本《爱上制作》,是从美国引进的制作类的书,里面讲到一个印度的老师,教授孩子用各种廉价的材料甚至是回收的垃圾制作科学玩具,其中有一张这样的图片:

 

 

一支铅笔不依靠任何竖直方向的接触而悬浮在半空中。如此神奇,同时又如此简单和质朴。

 

文章说,2006 年一个印度小女生籍由这个小制作所撰写的科学报告参加了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因特尔国际科学和工程展(ISEF),并获得了第二名。又因为这次的获奖,被英国的大学录取,甚至在2010年麻省理工林肯实验室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一颗小行星。

 

 

真是一个很美好的故事,然后我记下了这老师的网站。一过就是几天。

 

一天我又需要寻找实验资料,所以想起了那个记下还没有查的网站,于是我打开了这个网站。真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网站。简直让人怀疑是 90 年代的产物。

http://arvindguptatoys.com/

 

这就是网站的主页。但是打开里面的“来自垃圾的玩具”链接,我有一种被震撼的感觉:

 

废自行车内胎做的打气筒、吸管做的水泵、只剩一半的篮球做的数学模型、废光盘做的发电机、自行车气芯橡皮和火柴棍做的原子模型、饮料瓶做的肺部呼吸模型……

 

 

应有尽有,我当时兴奋地给友人在 qq 上推荐“无尽的资源啊!!!”

 

然后我就搜索了这个老师的名字,发现他竟然是印度理工学院毕业的,就更加敬佩了。我又给朋友留言:“IIT 引领科学青年!”

 

我还搜到了他在 TED 上的演讲,后来发现,这是 TED 上最好的 5 段教育演讲之一。

 

“看这家伙用沙哑的声音展示这些玩具,简直让人想哭。”我一边看一边和友人说。

 

6分钟后,在关于盲童玩具画笔那里。我说:“最后还是没忍住。伟大的人生啊。”

 

一位世界上顶尖理工院校的毕业生用科技带给人快乐和智慧,教给孩子竭尽所能地创造而不仅仅是使用现成的科技产品。

 

虽然 GUPUTA 不是三傻的原型,但在我心中他就是那个兰彻:信手拈来变废为宝,用自己的双手实践自己的价值观。

 

但他的事业本身也已经足够震撼人心,而且他还放弃了所有专利,从这点来说,他比电影还牛逼。他有一段话讲得特别好:

 

 

大意是:

 

“科学教育的器材应该是任何阶层的孩子能负担得起并且能参与制作的。如果你去看许多大型的科技馆(科学博物馆),你会发现大多数的项目都是仅供展示的。

 

如果一个孩子在这样的博物馆花了3个小时,看那些激光装置、那些玻璃仪器、和各种发光,然后三小时以后这个(普通阶层的)孩子会感到完完全全的无助、深深的无力感。

 

因为当他或她回家以后,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无法延伸。

 

这些巨型的机构,更像是权力和财富的炫耀品,而不是亲近这些孩子的教育载体。

 

其实,一份报纸或杂志,我们就能切割成小方块,孩子们可以做许许多多几何形状。这张纸就事实上变成了一个几何实验室。通过一些折叠,他们可以制作出扇翅膀的小鸟、会弹跳的青蛙、孔雀或者扇尾鱼。这些就是几何学的实践,而无需过多的言辞。

 

二、深入核心的“穷折腾”精神

 

你说这样的教育太 low 了,太寒碜了,玩玩还可以,能有什么实际的技术推动、商业价值?

 

《对抗全球疟疾的新利器——50美分的显微镜》这个视频大意是,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发现非洲疟疾检测的重大问题是,显微镜过于昂贵,以至于当地人根本不敢轻易使用,因为一旦损坏的结果是数月甚至数年的工资。

 

于是开发出的一种基于折纸技术的显微镜 Foldscope,这种极其低成本、方便运输和维护的显微镜正越来越在贫困地区的疟疾防治中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

 

它甚至被开发出设计者没有设想到的用途,比如在卢旺达,当地植物病理学家用它来检测香蕉作物上的真菌,而坦桑尼亚的孩子们用它来检测牛粪中的寄生虫。

 

更因为它的低廉价格,它越来越多地成为世界各国生物、科学课上每个学生可以拥有的学习设备。大大促进了科学教育的热情和普及。

 

他的设计者是斯坦福大学的生物工程教授Manu Prakash(马努·普拉卡什)博士:

 

 

他手里拿的那张纸就是一个折纸显微镜Foldscope的全部材料

 

他是哪里人呢?——哈哈,你猜对了。印度人。

 

他是哪个大学读的本科呢?——哈哈,你又猜对了。印度理工(坎普尔分校)。

 

 

从古普塔的垃圾玩具到普拉卡什的折纸显微镜,似乎真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让人看到那种深入核心的“穷折腾”精神。

 

在我看来这就是正在印度发生的科技教育实践。我相信这样的实践正在为印度更强大的科技人才培育发挥着重要作用。

 

三、写在最后

 

我衷心地希望我们的孩子也能够接受这样的教育,去动手、去创造、去穷折腾,而不是一想到科技教育,就是做题,就是专门的实验室、昂贵的器材和按部就班的实验报告。

 

科学教育应该是好玩的,应该是可以亲手实践的,应该是让我们的青少年拥有创造的眼光和动手能力的。

 

或许我们今天的学校还无法如我所愿般的快速转变,但我们每一个物理、化学、自然、科学……老师、甚至是每一个家长都可以行动起来,去让孩子拥有这样快乐有益的科学教育。

 

我在麦肯锡做合伙人的时候,最后两年是在我们硅谷的办公室。那时候惊奇地发现,麦肯锡北美600位合伙人,大陆接受本科教育的竟然只有两个人。而我只能算半个,因为我是在北京选上,转到硅谷的。

 

而同时期的印度裔的合伙人,竟然有 100 个!

 

其中不乏各个细分行业的大领导,而且他们大部分是本科在印度读的。

 

那时候感叹在国际精英职场,中国人的凤毛麟角,这些经常可以回国忽悠的“海外人才”被印度留学生甩了 N 条街。

 

每年北大清华这么多出国的“高端人才”,往往无非是低级码农的存在而已。我们讲全球领导力,在人才方面,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没有人才,何谈领导力?

 

人才追到根,是教育。印度的整体教育水平其实有很多问题,但是他们的 IIT 这样的精英教育(注意:精英教育不是有钱人的教育)却是大规模地产出了能够在全球舞台上发光的英才。(郑林允)

 

 

来自:上虎谱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