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说 | 一个懂艺术史的不秃顶女数学家的忠告

大家好,我是Ivy。我来自上海,初中是世外,高中是The Hill School,顾名思义这是一所在山丘上的学校,而我今年将会从一座山去往另一座山,Dartmouth College,就读数学和艺术史专业。
 

我是一个很懒的人,懒到现在才写下这篇文章,能让我一直记住这个难忘的申请季。

 

常青汇和申请季教会我最大的一件事情是:你永远都不会因为太晚喜欢而不去做一件事。

 

初中的时候我大部分时候没有听过数学课,因为作业占据了大量的时间。但是进入美高的第一年,遇到了一位很有意思的数学老师,他会弹着吉他,和我们聊起他高中女朋友的故事,说着说着就引入了二次函数的话题。不知道是我因为太久没有听过数学课了,还是因为他很不一样的教学方式,我喜欢上了上他的课,觉得每天听这个60多岁的数学家讲着他年轻时候的故事很有意思。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我决定了大学念数学专业!

1
 申请季前
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常青汇的老师们。钱老师在知道了我的想法后认真地问我,你确定要念数学吗?因为很多打算念数学系的同学在很早就已经决定了,会一直参加比赛,一直刷题。作为一个很懒的人,做了决定之后会懒到不想改想法,所以我就很确定地回答了钱老师,确定啊。钱老师说行吧,那推荐你去一些很有意思的夏校。 
个人觉得夏校的经历在我的申请季中起到了很大的影响,让我对自己的专业和以后想做的事情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我参加了Hampshire College的HCSSIM数学项目。Hampshire 的生活很有意思,每天上午是4小时的数学课,一个班级4个老师带15个学生。大家也许会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每天上4个小时的数学课,一口气上六周。但Hampshire的老师们真的会让数学变得很有意思,一切从0开始,我们要用自己的语言来定义数学上的所有定理和公理,并用自己的语言解释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在六周的时间内,我们从数数开始,讲到了数论和category theory。下午一般是大家的自由活动时间。晚上则是我们的problem set time,在这里,没有像平时一样的刷题,老师们鼓励我们用上午学到的东西来找出数学上的规律,用自己的语言和逻辑来证明这些规律。他们认为数学是一门找规律、提问题、并证实所找规律的学科。就这样,在每天8个小时和数学接触的6周,我想要做一个女数学家。

 

因为夏校的原因我很晚才回上海,比别人晚开始写文书。常青汇的老师们会督促学生在八月写完所有的文书,这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事情,但他们每年都会这样督促学生。因此在夏校期间,我也没少收到钱老师的微信。他说文书什么时候都可以想,洗澡的时候也可以想。 
 
2
申请季时
选择学校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大难事,因为爸妈和我都很纠结。钱老师一直秉着“这是你要读的大学,你要自己决定”的准则让我来挑一个学校ED。他鼓励我选择一个我认为比较有难度的学校。再想了很久之后,因为之前的数学老师和钱老师都是Dartmouth毕业,再加上这是一个很小的学校,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最终选择了这个学校。 
我还记得结果出来的当天,正好是圣诞节放假的第一天,结果是下午4点发布,而我本来订了下午3点的航班回上海,和爸妈商量后,在我执意坚持下,我改签后一天凌晨的航班回上海,因为不想在飞机上查结果。在4点时我一个人回到房间,输了好几次密码,进入结果的界面时,我眯着眼睛扫到了第一行写着“Congratulations!”,眼泪就流了下来。
 
3
申请季后
我想读艺术史,大概是1个月前才决定的事情,这是在申请季结束之后常青汇仍给到我的帮助。早在9月开学时,因为课表一直冲突以及我想读一门历史课的种种原因,最后选了AP Art Hisotry。爸妈听说了我的决定之后,一直担心我考试考不出来,因为我从小对画画一窍不通。还好,我的学术顾问卓凡大学念的是法语和艺术史。我经常学到一幅有意思的画就会发给她看,她会告诉我一些关于画的很有意思的故事。在12月ED进了学校之后,我还是会很认真地学艺术史。放假有空的时候,会和朋友一起去博物馆看画和雕像。在三月和学校老师去了意大利和希腊之后,我愈发觉得艺术史有意思,卓凡告诉我说艺术史还有很多需要背和学习的内容。转眼到了5月,我和卓凡说我大学也想主修艺术史,她打趣地欢迎我入坑,说学数学会脱发,学艺术史也会脱发哦。就是这样的聊天,会让我觉得永远不会太晚去喜欢艺术,虽然我不会画画。 
我觉得常青汇的顾问不只是顾问和老师,还是我们的朋友。被录取以后,他们完全可以不像原来那样和我们亲近。但是我很多时候还是会发画和雕塑的照片给卓凡,或者问钱老师我能不能去办公室玩他家的猫。和常青汇的老师的关系,并不是一个申请季结束之后就结束了,而是会一直陪伴着在大学的我们。申请季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你需要重新认识自己,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还要告诉别人你有多喜欢这件事情。在这当中一定会有挫折,会有失败,但是要知道所有的挫折和失败都是为了让你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地方。最后,再记住来自励志想做一个懂艺术史的不秃顶的女数学家的我的忠告,永远都不会太晚去喜欢一件事。
IVYUΛN常青汇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