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帆——“探究式”教学法在美国课堂实践的真相

作者简介

方帆,现任美国加州旧金山公立林肯高中双语系主任,担任该校中国语文课和高中生物课教师。拥有加州小学教师执照和英语、生物、汉语、物质科学以及基本科学的中学教师执照。2001年获得“加州最卓越教师奖”。曾任加州教育厅“中小学生中文课外阅读书目”编审委员,并主编旧金山校区的高中中国语文课程和课本。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生物系。中文著作有《我在美国教中学》,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给学生无限的可能——细说美国教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探究式”教学法在美国课堂实践的真相

方帆(美国加州旧金山公立林肯高中双语系主任)

 

“探究式教学法”可以说是美国公立教育垃圾理论里面最臭名昭著的一个了,它不仅影响了并仍然在继续贻害美国普通公立学校的学生,还漂洋过海,成为中国人狂热吹捧,并被视为解决“中国学生缺乏创造力”的灵丹妙药。

目前在美国的公立学校推崇的“探索式教学法”或者“探究式教学法”的理论基础是根据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Jean Piaget)和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Lev Semenovich  Vygotsky)等,关于儿童心理认知世界的理论产生的“建构主义学派”。建构主义认为儿童在认识世界的时候通过自我探索所得到的知识和技能,既可以帮助他们发展对世界的认知能力和创造性,也能让他们更牢固地记忆所学到的知识。维果斯基则认为:人们在对同一个问题进行讨论的时候,会互相激发思路,使学习的效率大为提高。这就是所谓的“社会学习理论”了。(杜威的探究式教学方法的相关理论现在基本已经不提了。培养公校教师的执照课程里面甚至连杜威的名字都基本不提。)

这样一个心理学理论并没有问题。问题是,假如把这个理论当成是一种官方指定的教学法就麻烦了:最常见的应用就是老师上课把本来五分钟就能讲通讲透的内容,变成让学生自己去“探究”,可能会花五天的时间。然后,更甚者,是采用“小组探究”的办法,全组学生“探究”个五个星期,结果差的学生还是什么都没“探”出来,好的学生则浪费了大量宝贵时间,试图去帮或者不帮差学生“探究”。在美国的公立教育实践中,我还在教师研讨会上看到教育“专家”们培训大家,“通过探究重新发现牛顿定律”,或者“通过小组探究发现了勾股定理”这样搞笑无厘头放卫星的东西。

 

方帆著《我在美国教书》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

为什么美国的公立教育界会把一个普通的心理学认知的理论变成一个垃圾教学法理论?原因是:

第一:美国的公立学校除了若干重点学校以外,很多学校,尤其是大城市内城的学校,都是不能教书的战场。学生上学就是为了捣乱或者帮黑帮发展成员,贩卖毒品等。上课的时候,这些学生会像不受控制的动物一样乱蹦乱跳, 打人砸东西,或者肆无忌惮地大声说话狂笑唱歌跳舞,反正就是不能静下来听老师讲课。因此,假如让学生可以合法地聊天、玩,那么,老师就不必花精力维持课堂秩序了。假如把这些乱蹦乱跳的学生放进一个个小组里面,以“探究”为借口让他们随便聊天,那么老师的压力会减少好多。

第二:美国有某些少数民族,一直在要求“教育公平”。他们认为由于教育不公平,导致他们的成绩一直都低,直接影响到他们进入好大学。但是,这些人的成绩差其实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想读书,不够勤奋。美国公立教育的领导人们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用“探究式小组”就最好了,因为在小组里面,即使当“南郭先生”也不会有人知道,只要小组里面有个学霸,整个小组的成绩就会提高。这样,懒人也能拿到好成绩了。学校也避免了被这些少数民族告上法庭说歧视。

第三:在美国差的公立学校教书,真的是度日如年,因为学生反叛捣蛋,视社会、视教师和正常的社会秩序为仇敌,教师实在十分难熬。正常的“教师讲课,学生听课”的正常授课模式完全无法进行,更加不用说使用各种教学方法,在学生的配合下取得最佳的教学效果了,因为学生根本就打定主意,坚决不学习。现在有了这种教学法,老师们就可以用“探究”为名,让学生整天“探究”——整天玩乐聊天,难熬的时间也会过得非常快了,因为要能“探究”出一个结果,起码要花比平时课堂讲课多几十倍甚至百倍的时间。

在上个世纪的80、90年代的美国教师执照训练课程,基本就是给候选教师们灌输这种“探究学习”的模式。现在,当年学这种理论的教师,当上了教育局领导了,能想到的教学法就是这种垃圾。于是,这样垃圾的东西继续影响新一代的学生。比如,目前把旧金山的数学教育搞得一塌糊涂,家长抗议不断,“禁止好学生多学”的现行教学方式,就是由这种垃圾理论指导的教育局数学部门强制使用“指令”方式,强迫所有数学教师,都用教育局发下去的错漏百出的资料,使用“小组探究”方式,来教学生。其中规定“无论学生是否得出正确答案,一律要给满分”,“探究的过程重于结果”,“使用小组里面的好学生教差学生”等莫名其妙的“根据探究式教学法”得出的“指导”,结果,一年不到,大家就发现学生什么都没学到,好的变差,差的更差了。

2006年,由三位专门研究人类学习和认知心理和生理的专家RichardClark, Paul Kirshchner, John Sweller在《教育心理学家》期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通过无可辩驳的科学研究报告,指出了,使用“建构主义”的心理学理论来变成教学法是一个错误的做法。“探究式”的学习,只能在参与者已经熟练掌握了相关的知识,甚至是“专家”级,才会有效。另外,“小组协作”式的探究学习,只能是参与者都一致希望研究该题目才会产生效果,假如在小组中有的人什么都不懂,有的人不想学,或者,小组成员的水平相差太大,那么“小组协作”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而且,效率最高的学习方式,仍然是教师主导的课堂,而不是“以学生为主”的“探究学习”。“因为牛顿们花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得到的定律定理,不可能由一帮没有足够基础知识的学生在短短几天几个星期重新通过探究而发现的!”

然而,因为美国的公立教育仍然是精英教育,大部分学校的学生还是不想读书,也不要求他们懂太多的。因此,这种垃圾理论相信还会长期在美国公立学校存在。而认真学习这种垃圾理论的中国教育界,并不知道美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理论,更加不知道美国的精英学校是根本不采用这种理论来教学的。即便是像诺贝尔奖得主李远哲博士,也没有发现这种理论的危害,在以为这种理论可以培养学生的“创造力”,引进台湾毒害了台湾学生以后,才猛然发现原来自己错了,要对全体台湾人民公开道歉!

 

方帆著《给学生无限的可能——细说美国教育》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编后记

某些中国的学校教师在根据“探究式”学习的理论研究出的一套教学法以后,发现确实比“满堂灌”的教学方式好多了,于是,就写很多批判性的文章,来批判方老师这篇文章了。那么,这些教师或者专家的问题出在哪里呢?

首先,方老师一开始就说了,“建构主义”作为心理认知理论是没有问题的,起码得到了大部分学者的公认。但是,把这个心理认知理论用官方诠释弄出来一套“建构理论教学法”,就有大问题了。相信批判方老师这篇文章的作者们,绝不会认同“小组探究就是做数学题不需要得出正确答案”,或者“小组探究就是好学生教差学生”这样无稽的东西。

其次,所有怀疑或者批判方老师的作者们,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美国大城市公立学校教过书,根本就不知道美国公立学校所推崇的“探究式教学”真相是怎样的。他们完全无视方老师告诉大家的真相,自己去钻研出一个根据他们本校的实际情况,结合探究式理论而得出的非常好的教学实践,然后就用来反对方老师的观点,这完全是南辕北辙了。

最后,批判方老师的作者们也完全无视中国的实际情况是跟美国公立学校完全不一样的:在中国,基础知识的教授基本上是保证的。加上中考的选择,读高中的学生假如还不懂100以内的四则运算,在中国是绝无可能的。但是,不懂100以内四则运算的学生在美国的公立高中,完全就是常态。不要说美国的高中生,就算是美国的初中数学老师,不会解自己正在教的数学的应用题的也比比皆是。这个情形,任何中国教师只需要参加一下美国公立学校的教师培训活动就明白了,不仅是参与的老师好多对自己教的科目的知识(尤其是数学)所知有限,甚至连担任培训的教师也一知半解不求甚解。假如中国学生可以成功使用探究的方法来学懂并掌握知识,那是因为他们不仅仅有学习的动力,而且有比较一致而且坚实的基础知识,很多学校甚至使用了入学考试来分班,让每一个班级的学生的程度都是相近的。然而,在美国,一个“微积分”班的学生里面,有的只会解简单的一元一次方程,有的只会四则运算,有的连分数都不会,有的还在学10以内的加减法,请问这样的水平差异,如何进行“小组探究”?

总而言之,任何一个教育理论,都有适用范围和不同的诠释。怎样去应用,很可能就会让一个理论成为垃圾或真理。对照美国公立学校的课堂实践,然后再反思自己的做法,才是正确的“拿来主义”。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