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本科留学丨哈佛大学遭受重击!必须公开招生数据

4月11日,位于波士顿的联邦地区法官 Allison Burroughs 下达裁决,给了哈佛大学当头一棒,命令他们在两个月之内公布一批招生数据,其中包括考生资料和哈佛招生办公室的内部通讯。

 

这是哈佛在歧视亚裔的官司中遭受的沉重一击!

 

法官同意保护学生隐私,所以要求原告和被告合作,向法庭提供两套文件:

 

一套未经任何删节;

另一套内容完全一致,但是把涉及个人隐私的部分覆盖。

 

法官还特意强调,只能删除确确实实暴露个人隐私的部分,不能删得面目全非。这部分文件最早可能6月中旬公开,其他数据也有可能在十月份开庭的时候公布,不过那要看法官到时候如何裁决。

 

2014年,华人熟知的Edward Blum先生和他的公平入学组织(SFA -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状告哈佛在录取过程中人为限定亚裔入学人数,涉嫌种族歧视。哈佛否认,并且在诉讼过程中提交了最近6年,多达9万页的招生文档,但是要求这些信息严格保密,理由是保护考生隐私。所以这些文件即使Blum先生本人也看不到,只有SFA的律师可以看。

 

但是SFA看过文件之后表示,哈佛提交的数据足以证明歧视亚裔的事实,他们在上周给法庭的信中表示,这些数据提供了显而易见的证据,法庭甚至不需要过堂(Trial)就可以裁决。因此,SFA要求法庭公布这些数据,因为美国人民有权知道真相。而且,其他组织看到这些事实之后,才能更好地决定是否加入诉讼或提供法庭之友陈述(amicus briefs)。

 

哈佛大学和其他藤校一样,每年接受纳税人大约60亿美元的资助!因此,哈佛有义务向公众保证他们的招生是公正和透明的。认为哈佛是私校,可以暗箱操作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事实上,常春藤联盟8所大学每年获得的联邦资助,比美国16个州拿到的还多!

 

所以法官今天的判决合情合理,公布真相,但是隐去个人信息部分:大家只想知道哈佛在招生过程中是否根据肤色限制亚裔考生,是否设定种族配额(这是最高法院明确裁定违宪的),而不是具体哪个学生获益了,所以覆盖能够追踪到某个学生的信息没有任何争执。

 

现在不清楚到底多少文件会公布。在哈佛提供的9万页标注着"保密"的文件中,只有一部分会作为样本公开,但是如果这些样本证实了哈佛压制亚裔的事实,多少也就无所谓了。

 

法官今天还把正式开庭的时间提前了,从原定的明年一月份,改在了大约今年10月份。

 

上周五,川普政府的司法部加入战局,向法院提交陈述,支持公平入学组织(SFA)的诉求,要求哈佛大学公开招生数据。

 

司法部目前也正在调查哈佛大学,这是回应亚裔教育联盟(AACE)对哈佛涉嫌歧视的政府申诉。司法部说SFA的官司和司法部的调查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法官的裁决有可能直接影响司法部的下一步举措。

 

根据1964年的民权法案,任何接受联邦资金援助的大学不得在招生过程中根据肤色歧视任何族裔。司法部有权调查涉嫌违反民权法的学校。

 

整个事件的背景是饱受争议的Affirmative Action(AA)政策,也就是大学能否在招生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最高法院的多次裁定,最近一次是2016年,认为大学录取可以"适当考虑"种族,但是绝不可以设定种族配额。

 

而哈佛等美国名校,在亚裔人口几十年稳步增长的情况下,亚裔学生比例却基本不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加州理工大学,同样是世界顶尖学府,抛弃AA录取政策之后亚裔学生猛增。

 

这个事实证明包括常春藤联盟在内的很多大学极有可能暗中采取了种族配额政策,人为限制亚裔学生的比例,而这种做法是明确违反宪法的。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