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七八糟要求这么多,美国名校究竟想要什么?

今天灯灯想来和大家聊个多数人非常非常关心的问题:怎么才能进美国名校?

以下是全宇宙都知道的五个基本要求:

 

非常高的托福

非常高的SAT

非常高的GPA

非常强的推荐信

还有最后一项...

当当当当...

 

有新意有价值突出个人能力的

课外活动

 

我们来假设优秀的你对于标化成绩毫不惧怕,和老师也从小谈笑风生获得了强有力的推荐信。最后一项“课外活动”怎么办呢?

 

 

这其实是我们出国时最头疼的问题,除非从小跟跨国CEO谈笑风生或是弹钢琴弹得感动了郎朗,你最头疼的要求一定也是没有出色的课外活动。

混混模联?假装支教?积极参与藤校夏校?大学招生官只想和你说:

 

 

塞子:所以Sophie,你之前是怎么考上大学的?(这是一个做作的问题,有一个很长但是很真诚的答案)

 

Sophie:

在国内的时候我也是模联支教啊补习班啊夏校啊,不过每次都抱着一个比较功利的心态去做,所以自己收获到的其实非常有限。去支教也很惭愧,没有真正给当地的孩子带来什么。

 

后来我高中转去了西雅图,我们学校有一个叫winterim的社会实践活动。大部分都是老师带队,然后10个人一堆左右,去世界各地参观玩耍。比如说去意大利了解欧洲艺术史啊、或者是夏威夷生态保护项目。

 

一开始我是觉得这真的是太浪费时间了,学校休课专门让我们去玩。我还不如多背背几个单词。结果后来嘞我就是这么一个不上进的人,我还是跟他们去了。

我不仅去了一次,我还去了好几次……第一次是去犹他州大峡谷无人区十天徒步,第二次去秘鲁的马丘比丘(Machu Picchu),住在当地人家里,从此有了一位“南美妈妈”;第三次在老师带领下跑进了美国监狱亲眼目睹了犯人的生活,还去法院旁听了庭审。

秘鲁马丘比丘

 

塞子:你玩得很开心吧

Sophie:

嗯,玩得很开心,但是后来惊讶的发现也学得挺开心的。这是和我过去所经历的国内教育,完全不同的模式。

这些活动是没有提高我的成绩,也没让我考出SAT满分,但是让我成为了一个有探索精神、有行动力、有同理心、能独立思考的人。我觉得这是为什么我最后进了Emory。

 

塞子:这么吹自己觉得尴尬么?

Sophie:好尴尬。(我还能再吹三天三夜你信不?)

塞子:没关系那你继续吧

 

Sophie:去犹他州那一次呢,完全“与世隔绝“的经历,真的是让我挑战了自己的生理极限,也理解了团队合作有的时候对于生存真的是很重要。

 

去秘鲁的时候和寄宿家庭的朝夕相处,我有机会锻炼的我的西班牙语(小编温馨提示:trilingual在申请的时候真的是很加分的),在西班牙语课上学到的南美文化和历史也不再抽象单薄。

 

去社会学老师组织的监狱参观和审讯旁听,看见那些和我们这么不一样和我们平常非常惧怕的人,逼迫我走出”象牙塔“,对世界的另一面有了全新的认识。

 

这些看似无关的”玩乐“活动潜移默化下改变了我,让我能够跳出我自己那个比较窄的世界观里,去了解世界的多元。我不再仅仅满足于书本里被动灌输的知识;面对我不熟悉或者有点惧怕的领域,我也逐渐形成了“不管咋样我先去了解一下这个领域再说”的态度。

犹他州羚羊谷

 

塞子:所以你觉得走出舒适圈是很重要的?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么?

Sophie:

是的是的。其实像我们从小到大,可能很多人都觉得“诶我成绩好已经很优秀了。”

但是追求高分并在学校里如鱼得水,这其实是一个舒适的“假象”。去挑战自己数学考100分不是挑战自我。要是仅仅满足于这些,很容易陷入唯成绩论的怪圈,能力没有提高是小事,失去了让自己成长的能力或者动力就很麻烦了。

 

塞子:你这个说的很玄幻了,我们的读者可能觉得你骗人。

Sophie:

但这其实确实不是假象。咱们举几个极端的例子,每年留学圈这么多优秀的留学生自杀、回国这么多留学生失业抑郁…他们不优秀么?他们很优秀。但是舒适圈碎了,生活和想象中落差太大,无法适应。这个时候要是能够有一种“不行,我这么优秀,一定可以跌倒了重来冲出舒适圈”的勇气,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阻止悲剧的发生。

 

塞子:那咱们回到怎么进美国大学的事情上,你的这些活动和世界观有没有让你收获什么具体的好处呢?

Sophie:

大二的时候我选修了《巴勒斯坦与以色列文学》。选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确实,我对中东文化知之甚少,不过我是真的很想进一步了解这片土地的文化。

 

进了班级里发现,同班同学们大多都有相关的家庭背景,作为对中东文化唯一的“外人”,这门课对我的挑战是巨大的。每一篇文学赏析,我都需要先花成倍的时间查阅历史背景,才能浅浅的理解一下作者说了啥。课后,我也需要常常与我的教授Ofra Yeglin面谈交流。

不过因为我这么不畏GPA被毁,还诚恳的经常和教授面谈,大二下学期我决定申请伦敦政经的交换生的时候我就问了Yeglin教授的意见。巧的是,Yeglin教授曾在剑桥大学担任客座教授,非常熟悉英国的教育体制,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给我写了一篇很有力的推荐信。

 

意外收获到英国大学教授的推荐或许是一定巧合。但可能如果没有因为之前高中的那些活动来挑战我的思维局限性的话,我甚至不会想要走出舒适圈,选修如中东文学这样的课,更不可能收获教授的赏识。

 

 

 

!划重点啦!

 

其实,Sophie没有说的还有一件更玄幻的事。在她接受不同校友面试的时候,有一位校友的老家正好就是马丘比丘。她在秘鲁的经历和对秘鲁文化的理解给校友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影响,也为她的申请加上了“点睛之笔”的亮点。

 

这件事情很凑巧,但像类似“马丘比丘的奇迹”却不那么稀罕的发生在身边的朋友身上。为什么?因为幸运总会眷顾准备好的人。

 

美国名校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搞一个什么“课外活动”出来刁难我们呢?它们并不想看见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参加了一个从没真正买过股票的“投资俱乐部”,也不想你去偏远的山区一个星期摆拍一百张照片然后潇洒地离开没改变一花一草。

 

他们想从你的身上看到你挑战自己的决心和改变自己的勇气,更想从你的活动中看到你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你对社会抱有多强的责任感。

 

这样的价值观是无法伪装的,也许有一百个活动可以帮你完成这个目的,但只有这一条思路能让你真正成为赢家。

 

这是开灯计划想要培养传达的价值观。它也许听起来抽象,但也正是美国大学想要寻找和传递的价值。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