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HER | 惊艳全球的18岁华裔牛津女学霸:我所接受的教育只会让我更努力!

最近在牛津大学的一场以“科技帝国的崛起威胁社会发展”为主题的内部辩论赛上,18岁的华裔女学霸一出场便被全场聚焦,作为反方辩手的她有观点有态度,举手投足间的自信优雅性感让很多网友都大呼,这才是真正的集才华和美貌于一身!

 

发个视频感受一下牛津大学辩论赛现场。

你以为她一出生就开挂顺利走进牛津吗?

当然不是,9岁开始赴英留学,

门门科目都是A,

她所就读的中学全校只有她一个人考入牛津,

各种体育项目信手拈来、音乐素养也不俗···

这些都不是偶然。

 

除去自身的优势和努力之外,

长达10年的英国留学经历才是她无形的财富,

像我们经常说的那句老话“醉过才知酒浓”一样,

自身的经历才是最好的财富。

 

关于赴英留学身边的大多数家长基本上分为两种:

家长们要么觉得孩子小学出去留学太早,

心理上不放心;要么是虽然已经确定了大学留学的想法,

但不确定中学出去或者提早出去对孩子是否有益···

 

针对以上问题下文是来自在英妈妈切身育儿体验,分享给各位家长。

 

 

Part I

 

英国初高中与大学的衔接是非常紧密的,10-11年级GCSE阶段11门课,IGCSE每门2-3次考试,包括不同主题的试卷。12-13年级即A-Level 阶段,其中12年级修4门与大学可能的专业有关的科目。到13年级4门中修3门。第一学期填志愿、看校、面试;第二学期备考、看校;第三学期:考试。

 

大女儿上高中之前,我就很好奇,从每周上11门课一下子到只有4门课,而且都是自己选的最喜欢或者最擅长的课,这高中上得特舒服吧。可是考大学怎么也得有压力,那压力来自于哪里。

 

 

没想到的是,第一压力居然来自于她最喜欢的学术课。比如她选的数学和高等数学其实是3块内容:统计数学、工程数学和纯数学,每周14节课,每节课35分钟。学校倒是在第一个学期就把高中第一年的普通数学教完了,第二学期交纯数学,第三学期考试放假,学业紧张,但进度不慢,要不然也不能一学期教完一年的课。所以她用了一个学期适应这种快节奏、脑子全开的学习进程。

 

但老大最喜欢花时间聊的是每周的讲座和公开课。

 

 

这些高一的学生们在每周有一个40分钟的讲座(Friday Lecture),和两节各35分钟的公开课(Senior Elective)。讲座由副校长、高中部主任主持,主题从时政到健康,无所不包;公开课的主讲人全部外请,一半以上是本校毕业生,其他的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翘楚。

 

有趣的是,说是行业翘楚,但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供职于大公司,或者正确地说,没有一个目前任职于大公司。

 

Why?

 

 

是学校跟业界联系不够?但是她们去参观谷歌和苹果,接待的是市场部或者技术部总监;她们做了一个跟音乐有关的慈善项目,请来项目评估的是索尼音乐的战略部总监。

 

除了分享人,讲座上的主题也是很有意思。

 

 

 

本校毕业生,2个A1个C进了牛津大学,毕业后任职于英国著名的中高档巧克力公司,后来厌烦食品业的道德底线,出来创业,做绿色有机饮料。

 

拥有勋爵爵位,金融城多家公司高管履历,对政治感兴趣后去伦敦政经读了一个博士学历,转行做外交官,现在又转做欧洲养老慈善基金研究。

···

 

 

按大女儿的说法,这些人活的很有趣,因为他们一直有想法。而我看到这些讲座浸润后的她对于大学和专业的思考变成了:我将来要做什么样的人,我的优势能让我在哪些方面做出不一样的事。

 

对她而言,上什么大学、选什么专业,其实只是她用来实现自我的桥梁,不是她的目标。她会津津有味地复述,牛津本硕连读的化学老师在27岁时叹息,这辈子我也拿不到诺贝尔奖了,然后转行教书;博士毕业的数学老师的博士主修专业居然是哲学,也因此她学到数学研究的终极,其实是哲学研究;科学的研究也是如此,因为,研究的最终是人如何来看这个世界。然后她挑了两个方向,注册成为英国行业协会会员,每周看给会员的邮件,以确定自己对这个行业是不是真的那么有兴趣。

 

你可能很难想象,她才17岁。

 

我再次惊异于英国这种教育能启发一个孩子成熟如此,对她、她们而言,在高中第一年,没有什么比认清楚,自己是谁,要做什么,更重要。

 

 

 

 

Part 2

 

大女儿所在的学校在复活节假期组织了4天3夜的爱丁堡公爵金奖计划[1],在南威尔士国家公园的Brecon Beacons,爬了两个800米的高峰,每天步行18-20公里,每人背自己体重1/4的行李,里面带上所有的衣食住行和帐篷、器皿,每天背2升水,白天生火做饭,晚间自己搭帐篷,没有向导,自查地图,还需要带垃圾袋把每天的垃圾带着扔到山下。

 

Brecon Beacons因为交通不便利,一直是英国的军事训练基地之一。这次野营只是正式申请的试演,但所有要求与正式考核时要求是一样的。

 

 

 

大女儿学校全年级有近1/5的女生参加了,只有一个没坚持下来,在第3天离队回家了。牢记上次银奖野营时脚底感染的教训,大女儿这次特意带了6双袜子,而且用厚垃圾袋把睡袋包扎了两遍,后来她说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决策,因为保持干燥,只有在最后一天脚起了水泡。而第2天整天的大雨,70升背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湿了,包括衣服,但晚间睡觉时,睡袋是干的,因此才“活”了下来。

 

本周赶上英国天气骤变,第一天只有7度,上山、下山走起来就不觉得冷了。第2天下一整天大雨,三餐都找不到地方生火,所有的行李全部湿透,背在身上重量都增加了很多。晚间所有衣物全湿透,凑合擦一下,钻进睡袋取暖。幸运的是第三天暴晒,一上午就把背包里东西晒了半干,到晚间,没擦到防晒霜的手背和鼻尖红肿刺痛。第四天大雾,漫山白雾到看不清楚路的状况,山上只有她们小组5个女生,自己都觉得有点害怕。这期间还走错路,走上了偏僻的羊肠小道,窄,一个趔趄就会滚下山,她们也因此走得特别慢。

 

在金奖计划里,有着恶劣的天气,才是露营地的必备条件。考虑正式考核也在此,但换两个山峰,她强烈要求买根登山杖,这样起码可以把自己拉上各种坡峰。

 

问她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或者说最有价值的部分,她说是生存能力和坚持。在野外,没有大人,遇上各种情况都要活下来,每天还要走18公里以上,不停地吃、喝水,没有一定的自制力,恐怕就会放弃。而这次野营最可爱的是,看到了很多春天生下来的小小羊。

 

到家后,从鞋到裤子到袜子,头发里、指甲里全是泥,她自己说,爬山泥泞,走一步滑两步那种,回头想起来还后怕呢。她自己说倒没想家homesick,只有civilisationsick。

 

小姑娘对夏天完成野外考核很有信心,金奖在望。她说,做完了,就可以(在人生历程上)打个勾。而以后遇见打过这个勾的同侪,她就能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了。

 

对她而言,音乐考级、体育奖牌、DOE奖项,以后还有专业、学历,如同我们成人世界的车、房子或者包包那样,意味着一次次的通关,一道道的门槛。

 

还是那句话,课业,只是学校生活的一部分。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