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间升起的人间烟火

伦敦是个包容性很强的城市,无论你是否拥有财富,总能在这座城市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有钱的足可以过得像达洛维夫人,在清早的时候穿越伦敦的市中心,走过Bond Street上的诸多店铺,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在这座城市游逛,只为了晚宴的一束花。

 

 

 

没有那么富有也没有关系,在伦敦的某处照样升腾着食物的热气温暖你的心:各地的移民为伦敦带来多彩文化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美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除了各种高档餐厅,就是所谓街头小吃。从牙买加到泰国,再从印度到美国南部,总有一种能在或阴或晴的天气里让你的灵魂暂时舒展。

 

 

 

每周四在伦敦亚非学院旁边举行的Farmers’ Market就是一个集合了各地小吃的好去处。

 

我第一次听说这个集市的时候还是在冬天,微博上关注的美食博主转发了一条在早春时节发布的微博,草坪的绿、番茄的红、还有苹果上那一抹羞怯的橘粉色构成富有生机的画面,显然比窗外阴沉的天空要更有吸引力。然而想到下午4点就落日的情况,人即使再有热情也会被这样的生活压碎,于是作罢,直到今年4月末才第一次造访这个集市。

 

 

这时已经是伦敦的早春,几天前温度甚至飙到快30度,花朵早在不经意间盛放,草地也终于不是枯黄色,就连走过身边的女孩身上的味道也不再是沉稳温暖的木香,而换成了奔放甜美的果香。这样的天气或许是最适合生活的天气。

 

还没有走到集市的摊位我便闻到了食物的香气,远远地看到一辆小车面前排起了长长的队。朋友好奇,拉我去排队,走近才发现是卖意大利面的摊位,手写的菜单上只有简单的三道菜,有限的选择倒是便宜了选择恐惧症患者。我和朋友选了双拼,一种面的形状貌似猫耳朵,配上波洛内斯肉酱,另一种则是短粗条,配青酱,红绿搭配在一起甚是讨喜。

 

 

 

摊主的动作很快,一人收钱喊单,另外几个在后面煮面,熟练且利索。面的火候刚刚好,是意大利人经常强调的al dente的口感,爽利弹牙。红酱口感丰富,细细的芹菜末和番茄在一起相辅相成,削弱了肉末的腻,而意大利独有的pancetta则为整体带来若隐若现的烟熏味。青酱更是迷人,罗勒的清爽配上醇厚的松仁,上面撒了芝麻菜,微微带一点胡椒的味道,和春天简直是天作之合。

 

 

 

朋友是Farmers’ market的熟客,待买完意面之后又向我推荐前面摊位的泰国咖喱。上次吃泰国咖喱是在北京,夏天,闷热,自然没什么好胃口。这次对咖喱的味道仍旧存疑。吃惯了日式咖喱的甜,总感觉自己的味蕾被惯坏了。

 

仍旧是双拼,红咖喱和青咖喱配在一起,再加上一点点辣酱。鸡腿肉比英国人吃惯的鸡胸肥美不少,加在咖喱里很是多汁,一点也不柴。咖喱的味道据朋友评论也很地道,椰奶的味道中和了香料的辛辣,热带的感觉令人着迷,仿佛能看到东南亚的海浪拍在松软的沙滩上。

 

 

 

咖喱饭摊位的背面是甜点的摊位,布朗尼是特色,看起来卖的最好的味道是覆盆子圣代。拥有三层结构,最下面是黑巧克力布朗尼,微苦的味道埋没于馥郁的可可脂之中,很快被中层白巧克力布朗尼的奶香代替,最后是覆盆子糖霜的酸甜,像是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姑娘一样可爱。

 

 

 

吃街边小吃并不需要什么高档的场合,讲究得就是随意。那天天气很好,前一天刚好下过雨,于是当天正是晴天,太阳暖暖得照在身上。“一到这种天气伦敦的草坪上就长满了人。”朋友这样和我开玩笑。春风吹过,带来悬铃木的种子。就这样惬意地坐在草坪上,看着近在身边的烟火气,在那一刻没有什么比活在当下更有意义。

举起手中那瓶还带着凝结水珠的红宝石色覆盆子果汁,干杯!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