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师为什么不公开表扬孩子?

什么?美国老师不公开表扬孩子?美国不是最讲究鼓励教育吗?

 

这里上下文说的不“公开表扬”,是指美国学校不用国内学校常见的一些“公开表扬”方式。比如,小明同学课上完美地回答完问题,中国老师一激动,可能说:“真聪明!小明同学的表达能力就是强!”。再比如,考试结束,中国老师可能当着全班说:“小明同学这次考试成绩全年级第一,给我们班级争光了,让我们大家向他学习”。

 

为什么美国老师不会这样“公开表扬”小明同学?因为美国人认为这种方式表扬了一位同学,打击了一大片。当老师说,“真聪明!小明同学的表达能力就是强”,其他三十几位(也许更多)同学心里面可能都嘀咕:“唉,我要这么聪明该多好,我的表达能力就是不行。”再有,老师说,“小明同学这次考试成绩全年级第一,给我们班级争光了,让我们大家向他学习”。其他同学听了(包括班里前几名)心里肯定都不太舒服:“我们就没给班级争光,唉,只有向别人学习的份儿。”

 

即使对待成人,美国主流社会也绝不干这种“表扬一位,打击一大片”的事儿,又怎么可能这样对待未成年的孩子?受这种公开表扬的孩子毕竟是少数,其他大多数孩子的自信心怎么建立?他们的潜力如何发挥出来?

 

所以,不公开表扬少部分孩子,正是美国鼓励教育的表现。只有这样,每个学生才能都有机会受到鼓励,学校和老师才能做到“公平对待”每一个学生。

那么,难道美国学校就一点都不表扬孩子了,那荣誉感怎么建立?

 

美国文化强调“理性思维”和“就事论事”,表扬当然也一样。

 

比如,美国学校会搞“读书竞赛”。读15本以上的学生获得金牌,10-15本的学生得银牌,5-10本的学生得铜牌。获奖规则一定在活动开始就公示,然后,全校公开课的那天(家长老师孩子都出席),在礼堂里公开颁奖。颁奖时,也很有意思,校长的话是这样的:“本学期我们搞了读书竞赛,学生们踊跃参与,我们的活动硕果累累。”听到了吗,贵在参与!所有参与的同学心里都倍儿高兴倍儿自豪(其实老师一定会保证所有同学都参与的)。校长接着说:“有18名同学获得金牌,30名同学获得银牌,45名同学获得铜牌!祝贺大家!”全场鼓掌。

 

您听到了吗?校长的话没有对各种奖牌得主的主观赞辞,只有陈述客观事实。但是,有人可能又要说了,那金牌、银牌和铜牌,就是不一样嘛!还是少部分学生获得最大荣誉呀!大家别忘了,这是“读书竞赛”,而且不论书的厚度和难度,每位学生和家长(家长在家督促)通过努力都能得上金牌。没得到金牌是因为孩子没付出那么多努力。这和“学习成绩排名”不能同日而语,那可不是靠努力都能得上金牌的。所以大家对这种表彰只能心服口服,没得话说。谁付出谁光荣,难道不公平吗?

 

有人可能又要说了,那奥林匹克数学和体育竞赛呢?这些是精英竞赛,和人人都该有份儿的基础教育当然不同。在美国,大家都能理解这些竞赛是只有从群众中选拔出的精英才能参加的。

 

大家可能又要说了,这“理性思维”好难,在美国当老师可真不容易,一不小心就可能踩雷,就要落个“不公平对待学生”的帽子,吃不了兜着走吧,听说严重的还要被学生家长以歧视罪名起诉。

 

其实,对美国人来说并不难,他们从小就是被这种“理性思维”和“公平原则”训练出来的,早已“融化在血液中”,实施起来根本不用过脑子!连我们这些长期在美国生活、工作过的人,都能“习惯成自然”呢!

 

那么,没有公开表扬,孩子们怎么知道他们和别人比如何呢?家长们又如何知道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比如何呢?

 

事实上,美国学校就是要淡化孩子与别人相比的结果。孩子还没定型,没有能力正确看待生活中的坎坷,找到内心的平衡。如果知道自己不如人,就会有挫败感,这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一生,这是不公平的。

 

家长是可以知道自己孩子和别人比学得如何的。每学期都至少有两次“面对面,一对一”的教师与家长的会面。这是家长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但是,美国人一般不会问第几名,而是问在班里前百分之多少(Percentile)。

 

私底下老师也会有一些评语的。这些评语挺有意思,很能反映他们“鼓励教育”的理念和实践。如果听到美国老师说“Good”(好),千万别太高兴,因为这也就是刚合格;听到“Very good ”(很好),不要激动,这也就是平均水平;听到“Super”(超好),您心里可以高兴一下,因为显然高于平均水平了;听到“Fantastic”(太棒了),心里可以激动一下,因为毕竟成就不凡嘛;听到“Amazing”(惊人的) 或“Unbelievable”(无法相信),就可以心里偷着乐了,因为孩子的成就已经相当惊人了!我觉得还是心里偷着乐为好,别振臂高呼万岁,老师振臂不等于您该跟着振臂。还有,千万别忘了感谢老师的付出,这方面美国人的嘴可是很甜的。所以,美国人也是讲谦虚讲感恩的。

 

那美国老师又怎么号召大家向别的同学来学习呢?

 

想起发生在我孩子瑞身上的一个实例。那是四年级的一个学期,学校要通过“狂欢节”来募捐,每个班级都要负责一个“游戏”摊位。摊位上必须立一个牌子说明游戏种类,又要设计得别致精美,因为要给班级撑门面。老师让全班同学每人都设计一个牌子,然后大家投票选中的设计就被录用。您看,不是指定哪位擅长设计的同学负责,那就成了少数人的特权。这样全体同学都参与了,而且公平投票选举大家心服口服。

 

瑞的设计非常荣幸地被大家选中了。他和爸爸学过写立体字,用到了班牌的设计上,结果大家十分青睐。两个月后,瑞要离开美国学校回中国了。最后一天,老师安排大家向瑞学习立体字,作为告别的特殊活动。老师当然不会表扬说:“瑞的立体字为我们班级争得了荣誉(主观判断),让我们大家向他学习(忽视孩子感受的召唤)。”老师说:“大家很欣赏瑞的立体字,现在瑞要走了,大家想学这个绝活儿的,今天有可能是最后一个难得的机会。”于是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学了。学习过程中,孩子们体会到写这个立体字儿还是有点儿小难度的,这样大家更加心服口服了。

 

您喜欢美国老师这种鼓励方式吗?


任何择校/备考相关问题

欢迎扫码联系下方翰林择校顾问宋老师

翰林国际教育升学顾问李老师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