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国际学校的就一定是富人吗?

又到一年幼升小,找我唠10块钱嗑的妈妈越来越多了。焦虑、烦躁、内疚、冲动,情绪内耗让妈妈们吃不好睡不好,看孩子的眼神都不再温柔宠溺了。

其实去年这个时候,我也和她们一样。

我和她们一样,我想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我和她们一样,是照书养的娃,信奉育人育心,在能触及的范围内,以为国际学校就是最好的教育。我和她们一样,以战斗的姿态给孩子报辅导班,给孩子花重金买书。不一样的是,我是晚期重度患者:去年六月,我给孩子报了国际学校,几乎与家人决裂。

国际学校每年学费和我的年收入相当。付完学费后,我第一次事无巨细地记账,还因为孩子要买零食吼了孩子。

紧接着,去年八月,我失业了!即使不买棒棒糖也上不起国际学校了,而那时,孩子已经错过了民办学校的报名时间,我们只剩下一个选择——退回体制内的公立学校;而我们学区内的公立学校正是大家口中的“菜场小学”。

还记得那天,我牵着孩子去小学报名,孩子泪眼汪汪地说“我不喜欢这个学校,我想去国际班“。我用长期失眠后的暗哑声音安慰她“你看校园多大啊!……请给妈妈一点时间“。

时间过得好快!如果不是很多妈妈来咨询幼升小的事情,我几乎已经忘记了当时的窘迫。因为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和孩子都改变了许多。

孩子阳光自信,每天开开心心地上学,老师说她是”100分专业户“,让她当光荣升旗手和三好学生。更加难得的是,孩子热爱学习,善于学习,对于如何学习,如何克服学习上的苦难,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的元认知。我自己则在不断学习和实践中,让读过的教育理论落地,并通过各种渠道和妈妈们分享自己的教育心得,实现了二次成长,并最终走出了困境。


在这个过程中,到底是什么对我和我的孩子起了作用呢?

首先,我得感谢孩子的小学老师。正是她们让课堂充满乐趣,让班级有凝聚力,给孩子们荣誉感和自信心。

另外,我还得庆幸当时冲动下做的一个决定:我们放学后,上了一所线上国际学校。

真的不是我有意隐瞒。报名这所学校的时候,我心里充满着对孩子的愧疚。可以说这是一次冲动消费。更因为在我失业的当口,我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刷爆信用卡只为给孩子一个她喜欢的教育。每当别人咨询我的时候,我常常要狠狠压抑住内心的呼唤“就是她!就是她!你一定要给孩子试试这个!”

 

经过多方比较,我选择了世界上最难也是最灵活的课程体系——IB课程。PYP(Primary Years Programs)是整个IB课程的小学阶段项目。

https://baike.baidu.com/item/IB/3889152?fr=aladdin>IB

国际课程也好,探究性学习也好,这些都是在我们学完第一阶段的课程之后才慢慢有所领悟的。但第一学期的课程让我们切身感受到了什么是学习,遇到学习上的困难应该怎样不屈不挠、克服困难。

我们在大班暑假上了第一阶段的课——英语语言文学。外教大妞老师带领我们阅读了格林童话中的三个故事——《Cat and Mouse in Partnership》、《The Frog-king》和《Beauty and Beast》。

每个故事就是一套闪卡

 

关键词的闪卡是用点画图来呈现的

 

 

对话是在故事人物闪卡后面的

现在回想起当时和女儿斗智斗勇,还是很佩服自己。

当时女儿的英语水平也就香港朗文Welcome to English 1a的水平吧!听力词汇3000左右,不会读,不会写。听的基本都是日常对话,是无论如何上升不到语言文学的高度的。听英语课,用中文写作业是常态。

 

 

虽然只是每周六上一次课,但因为我们英语水平有限,每一课的学习周期都显得非常漫长。好在课程真的有趣,我们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复习并乐在其中。

因为课程是可以无限次回放的,所以我常常安慰自己,如果坚持不下去,我们就明年再学一次。但孩子的适应能力让我甘拜下风。无论如何,课程的强度和难度对她来说都是大的。可是她每周都在坚持。到后来是她推着我在走。

感谢努力过的孩子和自己,我们拿到了这个国际学校的荣誉证书。是的,陪读的妈妈也得到了认可。

 

第一阶段结束后,我们续费了第二阶段的课程:创意写作和科学课。

第二阶段的课程当然也必须对得起IB课程最难最灵活的名声。但经过第一阶段炼狱式的集训和陪读,我和孩子对英语课程的接受度明显提高。在遇到有难度的学习内容时,我们不会退缩,更不会焦虑,我们会握握手,开启“大女生时间”。我们交换意见,制定计划,列出阅读清单,阅读并讨论,最终完成作业。

 

常常有人问我,幼小衔接需要注意什么。我的建议如下:

 

 

 

作为人生学习之旅的开始,我们需要关注的不是学什么,而是如何学、如何用。

 

 

 

如果有机构告诉你不需要家长陪读,他可以大包大揽的时候,请远离他。

 

 

 

要重视培养专注、迎难而上、乐于交流的学习品质。

 

 

 

在这里,需要再次感谢外教大妞老师,如果不是外教惟妙惟肖的表演带来的强大代入感,我们是不可能听完这么难的课的。

还需要感谢蓝橡树未来学校的班主任。如果不是你在我每次想放弃的时候,非常“学术派”地跟我谈什么是探究性学习,我也不会坚持这么久。王菲有个段子“你可以说我不会唱歌,但不能说我不会打麻将”。我也有点同样的问题呢,你不能说我不懂教育,虽然我也没我想得那么懂。^ ^

 

爱因斯坦说过,教育就是当一个人把在学校所学全部忘光之后剩下的东西。

是的,学习不仅是竞争力,更是我们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