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加拿大夏校的一些感想

上面两幅图片是我们去年暑假带孩子们去加拿大参加夏校的精彩片段。至今历历在目,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近段时间以来,也收到了朋友们的一些反响,这让我坚定了把这件事坚持下去的信心。

海林学长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让他儿子跟我去加拿大参加夏校,这让我很吃惊,尽管去年我带孩子们去加拿大参加夏令营的时候学长就很关注我们。但是毕竟已经时隔一年了,他竟然还记得。嗯,此处要讲一下我的这个学长。读书的时候他比我高两届,后来他成了我闺蜜的老公,是我们读大学时候谈恋爱而且修得正果的典范哦。打电话来他吧啦吧啦说了很多,他问了很多关于去加拿大参加夏令营要准备的东西和注意事项。然后他说他尽量说服家里人同意小朋友参加。他感觉出去开阔一下视野和体验不同的文化比暑假上辅导班更有意义。听他讲了那么多,我当时内心的感受就是不亏同为师范院校出来的,不亏是多年的老朋友,果然懂我和我做的事情的意义。

还有前一段时间,跟北京的老朋友通电话讲事情,他突然说他跟若襄妈妈商量了,明年让小若襄跟着我一起去加拿大参加夏令营活动。实际上若襄现在才是幼儿园大班,下学期是一年级。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决定,他说去年若襄跟妈妈去了一趟新西兰,然后回来整个人的见识和谈吐都不一样了。所以,他认为如果小孩子在小朋友阶段学英语能够直接去英语母语国家去上短期的课程接受最地道,最直观和有效的教育方法。这远比在暑假的时候让孩子去上各种辅导班更加有意义。听了他的一席话,我瞬间感觉来自帝都且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硕士爸爸的视觉果然够透彻。再想想去年暑假在加拿大见到那些日本的六七岁的小孩子的各种优秀的表现(下图中的那个小男孩儿,名字叫GAKU)

还有我们自己带出去的孩子们十几天的加拿大夏令营的变化也非常大,于是我感觉这件事我要每年坚持推动,让我们的孩子们和家长们能够有更多机会理解和参与这远比暑假在家里闷头上几十天的课程的收获大得多的活动哦。

有一些家长担心孩子们出去会语言不通,绝对不存在的,不要说我们这些有一点基础的孩子们,去年一个来自委内瑞拉的孩子(下图这个卷发点小男孩儿)去的时候几乎一句英语都不会说,而且每天晚上嗨哭鼻子,但是后来几天之后它可以和来自不同的国家的孩子进行简单的交流,最后离开的时候,他日常交流已经没有问题。其实,就看你是否敢放手让孩子们去锻炼,抓的越紧,锻炼他们独立自主能力的机会就越少。

我们一起出去的张高源小朋友(下图中穿蓝色夏令营营服的小男孩儿)当时他是我们出去的几个孩子中年龄最小的,刚开始我处处不放心他,想要特别照顾他,后来我发现几天下来他完全可以应对自如,学习,沟通,课堂,睡觉喝吃饭,出去游玩,野营搭帐篷,他都做的得心应手。晚上的活动他也敢于主动参加和展示,孩子的这种状态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看到。其实,去年我也特别佩服张高源的父母,他们敢于放手让孩子去接受独立锻炼,而且他们也在那个过程中看到了儿子平时看不到的一面。

不同的理念决定了不同的行动,不同的行动决定了不同的结果。

今年暑假加拿大夏令营还有少量名额,有意向让孩子们出去锻炼和开阔视野的亲们,赶快行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