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的“根筋” — STEM从娃娃抓起

STEM起源于1986年,美国科学委员会发表《本科的科学、数学、和工程教育》报告。20年后,美国前任总统小布什在任期内提出知识经济时代的教育目标就是培养STEM人才,美国要大力发展STEM项目。

那么,STEM课程有哪些?

数学、物理学、化学、计算机科学、信息技术、工程、测量技术、心理学、食品科学等等,都被划分为STEM专业范畴。

近几年,部分教育人士希望将艺术也纳进STEM的范畴,不过目前甚少有人使用STEAM这个用法,大众还是更能接受STEM。

STEM存在的意义

全世界对于STEM的需求均在逐年增加,无论是从信息科技还是人工智能等超前技术的开发,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STEM,他在不断的沁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每一个国家和地区对于STEM人才的培养也都是不一样的。比如,美国愿意投资2.4亿美元来大力发展STEM项目。早年在奥巴马总统任职期间,政府更是加大力度,计划在未来十年,将美国基础教育的中小学里STEM教师增加到十万人,希望未来能有100万STEM专业的毕业生。

其实,STEM教育的核心计划就是加强K-12阶段的STEM教育。这种加强更多的强调一种质变而非量变。它并不是要在学校增加多少STEM课程,强制要求孩子学习这些课程,而是从教育体系上的改变和加强。

STEM课程走进高校

位于匹兹堡的中央天主教男校就是这样一所大力发展STEM项目的高中。作为单性别男校,男生对于工科的兴趣非常充足。所以,学校每年会组织学生参加大量的理工科竞赛。

宾州青少年科学委员会竞赛(PJAS)

过去十年,中央天主教高中连续参加宾州青少年科学委员会竞赛(PJAS),在全宾州的老师、学者和全州及全国的学生面前展示、阐述、分析自己的研究成果。中央天主教中学的指导老师Krotec先生也是第三十八年带队参加PJAS。今年,中央天主教高中将有望在四十到八十人规模参赛学校中跻身前列。约翰林奇就是其中一位,他是PJAS连续四年的参赛者。

约翰目前是中央天主教高三学生,对于那些认识他的人来说,他对STEM可以说是狂热分子。在他八年级时,约翰进入了他的第一次PJAS比赛,他发现参加PJAS不仅可以学习,还能与拥有相同兴趣的同龄人交流,之后变一发不可收拾。之后,他在Krotec先生的帮助下,和其他六十名学生连续三年参加了比赛。

“中央天主教中的PJAS训练营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你永远不会孤单,通过与其它同学的互动互助,我每年都能有更好的成果拿去展示。”PJAS项目中学生们的互帮互助互相鼓励是对中央天主教高中所强调的兄弟情谊的体现。约翰也强调了这种团队合作的重要性,“我们都互相帮助,当你做实验时,其他学生会帮助你养细胞,当你整理演讲报告时,其他人会给你反馈。团队合作是这一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PJAS让学生有机会接触尖端的科学。作为高二学生,林奇有机会与干细胞一起工作,测试酒对3T3哺乳动物细胞的影响。“实验非常耗时,但非常有收获。如果你仔细想想,有多少高中生有机会接触干细胞呢?所以我抓住了机会,我认为知道如何进行干细胞实验将在对在在未来几年的学习中都有帮助。”

Krotec先生致力于为中央天主教学生提供一切必要的资源,以满足他们对科学的好奇心,让他们有机会在各种科学领域进行各种类型的实验。 PJAS还缩小了了学生在学校学习的知识与现代科技领域间的差距。林奇说,“我喜欢这个比赛,因为我想看看我有多少改变目前世界的能力。”

STEM优势

自从STEM项目在美国大力推广后,这四个字母就已经成为了高薪、留美等关键词的绑定搜索。不言而喻,STEM能给学生带来无限的可能性和成就感。

留美机会大

非STEM专业在获得学位之后,只拥有12个月的OPT。而美国为了留住高科技人才,政府规定STEM专业学生在12个月opt结束之后,还能额外申请24个月的延期。换句话说,STEM专业的学生找到工作之后,可获得三次抽取H1b的机会。H1b的抽签时间为每年4月份。

职位空缺多 薪资高

随着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社会对于STEM人才的需求与日俱增。部分STEM热门专业薪资待遇优厚。例如,计算机科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为68000美金一年,远超其他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