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天生就是哲学家

2018年3月7日,在耶路撒冷一场拍卖会上,爱因斯坦在1921年写给一个22岁的青年女科学家的小纸条,以4300磅卖出。爱因斯坦写这个纸条是想见一面这名女科学家,但被女孩拒绝了,因为女孩儿太害羞,不敢去见这么大名气的科学家。

学了《爱因斯坦与小女孩》,我引领学生与上面的文本对话。

“ 这位女科学家叫什么名字?”有学生发问。

Elisabetta Piccini。

“爱因斯坦的字好美啊!”又有学生赞叹。

“是的”,我问,“美在哪里?

“美在,比键盘敲出,比屏幕刷出的字,更有人情味!”

“这张小纸条为什么价值不菲,竟然拍出4300磅?”还有学生兴趣盎然。

马上有学生做出反应:“爱因斯坦是名人,是大科学家。”

“这不是全部原因,”另一个同学旋即提出自己的看法,“沉默的小纸条,让我借你的沉默与你说话。”

 

《生命生命》教学后,老师让学生写一写“时间”。

学生读罢。

老师说:“坐下。”

学生复起,问,“老师,你说时间是什么?”

“下课再说,”老师手心向下,高频率沉浮,"坐下!坐下!”

……

圣奥古斯丁说:“时间是什么?你们不问我,我是知道的;如果你们问我,我就不知道了。”

经过两三千年的思考,我们是否在时间问题上有了进展?

“如果将我死去的那一刻定义为我拥有了自己的全部时间的话,那么,我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而是一直在获得时间。”这个孩子真了不起,会独立思辨。

圣保罗说“我天天死亡”。这并不是一种伤感的表达。事实上我们是在天天死亡,天天出生。我们在持续不断地出生和死亡。时间问题不是形而上学的问题,而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问题。我是谁?我们每一个人是谁?也许我们有时知道,有时不知道。

圣奥古斯丁说,我的灵魂在燃烧,因为我想知道时间是什么?

我们的孩子天生就是圣奥古斯丁一样的哲学家,他在自觉与不自觉中燃烧着自己的灵魂——他在探讨什么是真正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