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择校之战:生了个孩子 却累的像自己重活了一辈子

“抢跑”,或许就是对中产阶层家长和孩子的最佳描述。


教育部数据显示,2015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2.37万人,与2014年度相比增长了13.9%。美国之外,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国的低龄留学市场也很火爆。


“抢跑”,或许就是对中产阶层家长和孩子的最佳描述。都说要“赢在起点”——可她觉得,当大家都在抢跑时,起点线只能越划越前。竞争的焦虑感像鞭子,孩子和家长就就是陀螺,日复一日被抽打着,永远停不下来。

01

早教这个坑

“上课啦!”年轻的小伙子在走道里扯着嗓子喊。


“上课啦!”大厅里一个小男孩扯着刚还在打打闹闹的玩伴往回跑。


面包、葡萄、糖果、卡通杯……和疼爱的眼神一并被家长们陆续收回。五分钟后,喧嚷的大厅安静下来,几十个成年人排排坐,百无聊赖地低着头,目光游荡在手机屏幕上。


王艾习惯了这样的周日早晨。儿子瑛瑛刚上小学一年级,已经在这家位于上海五角场地区的少儿培训机构上了两年课外培训班。幼儿园大班时学数学,上小学后转了语文,王艾觉得内容太简单,最近正考虑着再换一家。她要保证儿子“至少二年级结束前不比同龄人落后”。


她打算到三年级后,如果能保持名列前茅,就继续在国内上小学;如果落入中下游,就干脆直接出国读书。两条路殊途同归——“无论如何,小学毕业后都是要出去的”。这意味着最快再过两年,瑛瑛将成为中国“低龄留学”大军的一员。


教育部数据显示,2015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2.37万人,与2014年度相比增长了13.9%。


美国之外,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国的低龄留学市场也很火爆。


UK Boarding Schools Admissions Service (英国私立寄宿学校申请中心,以下简称UKBS)项目拓展经理陈曦辰介绍,近年来中国大陆赴英低龄留学生数量稳步增长,2015年超过3000新生入学,在校总人数超过7000人。但是很多传统顶尖寄宿学校(例如哈罗公学)每年在大陆只招个位数,竞争非常激烈。


王艾和丈夫从2014年开始考察,最终选定了澳大利亚。“中国的教育体制不适合他(瑛瑛)。”王艾很明确地说,“竞争又那么激烈,对孩子的压力、自尊都是考验。”


她自己也受够了平时被三天两头请家长、周末都耗在带孩子上补习班的日子。


“你没得选择”


如今,王艾普通的一天始于清晨五点半。起床梳洗做好早饭,六点半叫儿子起床,七点半出门送他去学校。回到家中处理大小事务,下午两点又开车到儿子的小学——提前两小时抢车位。这是一天中的休息时间,在车里补一会儿觉,刷刷手机,很快过去了。


待瑛瑛放学回家,盯着他吃晚饭、做作业,哄他睡下,王艾打开微信班级群,看到几位家长关于今日作业订正的讨论。“烦也烦死了”,她心想。这还算好,上次学校老师让做字母卡片,还要配图。儿子倒是认认真真写了字母,但裁纸、画格子、上网找图片、画图……都成了她的任务,熬了一整个通宵才做出来。


王艾怀念上班的日子,觉得比现在轻松。可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自打生瑛瑛,她就做了全职妈妈,生活重心全部放在儿子身上。本以为儿子上了幼儿园就能轻松些,谁成想,“早教这个坑,踏进去就出不来了。”


瑛瑛从8个月开始上早教,培训班、补课班、兴趣爱好班……数不清多少个送完瑛瑛的上午,王艾是开车四处“考察”度过的,反正折腾六年至今,王艾对各种少儿教育培训机构都能有理有据地点评一番,堪称半个专家。



02

赢在起跑线

都说要“赢在起点”——可她觉得,当大家都在抢跑时,起点线只能越划越前。


“哪有自己的生活?没那个时间和精力呀。”她感叹着。


这也是复仁平的心声。复仁平和妻子都有工作,儿子凡凡在公办小学读二年级。“晚托班”帮了大忙,接孩子的时间从四点延迟到六点半。但每晚的复课是逃不过去的,各科检查一遍起码一个小时,若是没有督促好就签了字,老师第二天就会在家长群里点名:“第XX号家长注意……”。


凡凡每周六8:30起床,9:30 -11:30 上奥数课,13:45- 14:30是钢琴课,15:30 – 18:00 补英语。复仁平和妻子一起送,一个负责停车,一个负责带进培训机构。周日给凡凡报了他自己喜欢的体育类项目,算是锻炼身体。“我双休日比上班还累!”复仁平摇摇头


比比别人,他又觉得自己还算轻松:“我们家还好,只有基本项。这不是兴趣爱好,这是必要技能。”


“基本项”是家长们心照不宣的科目,指英语、奥数,加一门艺术类。


复仁平没夸张。和凡凡一样,王华军的女儿伊伊也在公办小学读二年级。除了三个基本项之外,她还有跳舞班、书画班、小记者班,从3岁开始陆续上,一年年科目只多不少,补课费每年都要近十万元。如今周末之外,平日也有一两个晚上四处奔走。加上作业、弹琴,睡觉时间总在十点之后。


跳舞是伊伊自己喜欢的。夏天小区搞纳凉晚会,她上去跳舞,收获一片掌声,自个儿挺嘚瑟。“跳舞也蛮辛苦的。但是不学呢?什么都不会,你就只能站在下面看。”王华军说。他上大学的时候,看着别人什么都会,自己什么都不会,心里惭愧又羡慕。如今女儿争气,他也得意。


奥数和英语比较痛苦,但必须得补。“不上?她如果跟不上怎么办?表现差怎么办?上课被老师训斥怎么办?”王华军发出一连串反问。他举例说,一年级第一节英语课,教师就带着大家唱英文歌,有小朋友傻眼了,因为ABCD都没认全。伊伊学过,所以毫无压力。


“大家都在比啊。小孩子如果始终在后面,她的自信心来自于哪里?总得有点让她骄傲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她就开始沮丧了。就恶性循环,就越来越差。”王华军说。


竞争的焦虑感像鞭子,孩子和家长就就是陀螺,日复一日被抽打着,永远停不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教育会变成这个样子。”复仁平说,他对凡凡的希望,是撑到最后,“(如果)其他人都倒在他前面,他就可以休息休息了。但从后面的人来说,谁也不希望孩子倒在前面。不这样做就是淘汰的,不是说可以给你选择。你没得选择。”



03

进名校?削尖脑袋挤破头

“打破头,死去活来才能进”


王华军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一早打定主意送伊伊出国:“教育不只是教育,它是生活圈。最简单的说法就是,国外空气好,食品安全,东西便宜。”只是陪读规划还没做好,又想着国内教育基础扎实,他觉得在国内读几年小学也好。


为了让伊伊上个好学校,他早下过一番功夫。当初,自家房子对口的幼儿园不错,小学却是“菜小”——上海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和家长对“菜场小学”的简称,指有大量外来孩子就读的学校。王华军不肯。他是律师,妻子在银行工作,家境殷实。民办小学学费一年几万至十几万,国际学校更贵些,但他们还负担得起,便想送女儿去读。


他的想法并非个例。上海统计年鉴显示,在伊伊2014年入学时,相比起2000年,上海义务教育阶段学龄人口减少了五分之一,民办中小学数量却增长了近一半,其中民办小学数量翻了近五倍。市场背后是需求。


“好的民办学校要打破头,死去活来才能进。”王华军说。2010年11月初,教育部网站发布指导意见,要求各地力争经过三至五年的努力,使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5年后,他感觉公办学校“择校费”已有缓解,“择校热”的火却烧到了民办学校。


交得起学费远远不够,还要考试:考逻辑、考英语、考表达。“零基础”小朋友是没有机会的。所以伊伊从3岁就开始学奥数、英语、特长和不怯场。临近升学,王华军和妻子上网四处查,有家里孩子在目标小学读书的朋友,就去要一份考卷回来让女儿做,揣摩思路。


报了4个学校,最终都没录取。王华军后知后觉:“有些培训机构也提供特定学校的专项培训。不知道,考试的时候才知道。”棋差一招。幸好他在伊伊读幼儿园的时候就做了后备方案:在一家好的公办小学附近买了学区房


复仁平考虑得更早,凡凡2009年出生,他2010年就又买了一套学区房。“当然也可以考民办,找关系,但是所有的操作都有不确定性。”他说。在孩子的教育上,钱是他的倚仗,也是唯一的倚仗。


他隐晦地提起“规则的不公平”:“学费不贵,但是要进去代价太大。进去的孩子,确实有特别优秀的,可能有30%,剩下70%都是在运维方面。”


“条子生嘛,谁不知道。”王艾毫不避讳。瑛瑛进了很好的民办双语小学,同学的父母中有妇产科主任、985大学教授、电视台的领导……她每天提前两小时去抢车位,看到的豪车和特殊牌车也不少。


在王华军看来,一样拼钱,学区房比“递条子”更划算。王艾却笑着说:“不是钱的问题。有钱没关系也进不来的。不知道底细,谁敢收你的钱?”


复仁平只觉得,不公平的制度下培养出来的孩子,就算有特殊照顾,也总是有缺陷的。这是他想送孩子高中出国读书的原因之一:如果竞争无可避免,他希望孩子在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去拼。


这是价值观的考量。王华军也有思虑。伊伊班级里有家长委员会,逢教育局、领导检查,都要配合教师写报告:多少次活动,多少次交流,多少家长会……王华军嗤之以鼻:“都知道是假的,都装得像真的。这一套从我们小时候就有,现在社会上也有,撒谎习惯了。”


他不想让女儿再继续接受这一套。女儿上到第二年,他更后悔了,因为明显感觉到学校课业量加大。“你拎拎,不轻吧?”他递过自己的双肩包,“我女儿的书包比我重!”他觉得这是拔苗助长,也心疼。


可这在民办小学,尤其好学校,是难免的。王华军伸出手指:“上海有四大名校(高中)——上海中学、华师大二附、复旦附中、交大附中,有几个民办初中要能(从初一就)进去,上这四大名校的几率就高多了。这几个民办初中,小升初太难了。一级一级,没有能让你轻松的时候。”


他选择不接受这套体系。但身在公办小学,伊伊不可能特立独行。“我可以不让她参加考试,少写作业,但后果呢?她在班里会立马被边缘化的。”王华军不敢冒这个险。


思来想去,他决定尽快把女儿转去国际学校。


未完待续


面对上海严峻的升学情况 出国or公办or民办

伊伊和爸爸究竟会如何选择?

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尽量减轻孩子的负担?

明天继续与您分享。


另外

新浪2018国际学校择校巡展震撼来袭!

本次 不是普通的展会

首届 五地办展 网罗名校的展会

北京 上海 广州 西安 成都

首届 与中国留学服务中心合作的展会

世界顶尖名校倾力加盟 更有 剑桥 的中国首秀!

快来扫码报名吧!

本文选自“澎湃新闻”

ID:thepapernews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点击“阅读原文”

报名参加 新浪2018国际学校择校巡展!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