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可能是未来中国真正的第一代精英

 

 

 

本文授权转载自“爸爸真棒”

 

“我对电脑科学有一种非常执著的热爱,在Exeter夏校时,我以比较初级的编程知识完成Project,我喜欢这种能突破自我的感觉。”

- F同学(上海)Phillips Exeter Academy (菲利普斯埃克塞特中学) 9年级

“亚裔学生很多时候不是不被友好地对待,而是被遗忘,我觉得好的方法可能是先跟几个朋友一起做Leader。”

- D同学(杭州)Pomfret School(庞弗雷特中学) 12年级

“我觉得亚洲学生、特别是中国学生,学习好这个优势不能丢。”

- S同学(马鞍山) Portsmouth Abbey School(朴茨茅斯修道院中学) 11年级

 

2017年国庆期间,“爸爸真棒”和国内最大的第三方美高数据平台FindingSchool一起,走访了以安多福、埃克塞特为代表的14所最顶尖的美国寄宿高中。

探访期间,“爸爸真棒”团队对谈了3位美高学生,我们试图从此找到3个问题的答案:

1

为什么要读美高?

2

什么样的孩子适合读美高?

3

比藤校还难申的寄宿美高申请,怎么进?

今天,我们把这3位个性迥异孩子的真实故事整理成文,以期为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美高学生生活,为您教育的思考方向和孩子的培养建一个全新的参照系。

F同学:“电脑男孩”淡定进入埃克塞特
· 对电脑科学有执着的热爱

· 教育策略优化 - 规划前置,多见顾问

· 自我管理能力很重要

Phillips Exeter Academy(埃克塞特中学)和安多福轮流登顶寄宿美高榜第一的位置,其实难分伯仲,可谓是学术全美最顶尖的代表。

总体来说埃克塞特更具科技感,堪称科技新贵发祥的摇篮,代表人物自然是绕不过去扎克伯格。

埃克塞特的课程以“多”和“难”傲视所有顶级美高,一千多门课,每个学生全覆盖,这里最难的高中课程已经与大学研究生是一样的水准了。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申请私立寄宿美高的中国学生约1万人,而Exeter发放给中国籍学生的录取名额只有1-2个。用资深顾问老师的话来描述Top10美高的申请就是:

录取难度就算比不上哈佛,也不亚于康奈尔;简单来说,考这些中学比考清华难点吧!”

来自上海的F同学,在九升九的申请中,能得到埃克塞特招生官的青睐,他的故事真是让人不得不让人仔细揣摩。

▲埃克塞特中学。

兴趣常有,志趣难得

F的兴趣成长路径,简直就是小扎的翻版:

  • 天生爱编程: F觉得自己出生前大概就会编程,第一次看到电脑就觉得这是个神奇的东西,对其充满了未知的好奇;
  • 6年级在乐高机器人班接触模块化编程;
  • 8年级参加汇集Top 5%早慧儿童的CTY夏校;
  • 9年级参加Exeter夏校,拿下数学、机器人、电脑科学三个学科奖;
  • 9升9入读梦校Exeter。

F之所以能打动Exeter 招生官,其实就是因为他有对电脑科学执着的热爱和不断挑战自己取得突破的精神。

▲埃克塞特学校的实验室。

1
在CTY棋逢对手 - 见识最厉害的美国人

鲁迅曾对许广平说:

不敢爱你,是因为我自己明白各种缺点,深怕辱没了你这样的对手。”

爱情需要匹配的“对手”,同辈之间的学习,也需要势均力敌的“对手”。CTY夏校每年都会云集世界各地的天才儿童,F在这里主修编程和电脑科学,也在这里遇到了同样痴迷电脑科学的“对手”。

在CTY,F和另外一个小伙伴,需要一起完成一个Project - 一个小游戏。当时,对于编程,F是零基础,合作伙伴来自硅谷圣何塞,出身编程世家。

两个喜欢挑战的男孩子,不满足于只是写一个在命令行里运行的文字游戏,他们想写一个有用户界面、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版游戏,于是,他们把这个想法大胆的向夏校老师提了出来,但因为他们一点关于Python用户界面的知识都没有,助教老师便劝他们不要这么干。

可是信念坚定、足够自信的两个电脑奇才相遇,没有电光火石怎么能行!为了完成项目,两人到处找资料,默契配合,拼命写程序、做调试,攻坚战的时候每天只睡4个小时、眼布血丝。

最后三天,为了攻克各种技术难题,从早到晚他俩的手指都沾在键盘上,最终完成了连老师都说“很麻烦”的事情。

▲埃克塞特的学生们围在“哈克尼斯圆桌”前进行讨论。

2
在Exeter 明确目标:让梦校看到自己

F在Exeter的夏校,最后三周还是要完成一个project - 做一款名为Space Conqueror(空间征服者)的小游戏。制作这款游戏,F同学面对的难题是:

① 知识储备不足以完成这个项目;

② 已掌握的编程语言和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编程语言完全不一致,这个Project需要运用面向对象的计算机语言来制作,但F当时只懂面向过程的的编程语言。

而用面向过程的思路解决面向对象的问题,就好像用微波炉这个西式厨具做了个中式大餐一样困难!

为了攻克这些难题,F提出来的解决方案是运用二维数组来实现面向对象的效果。这个设想提出来的时候,不同的夏校老师却是一样的不支持,因为二维数组会涉及到循环嵌套的高级别问题,初学者是非常不容易掌握的,老师觉得F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无法完成这么复杂的工作的。

但F用结果conquer(征服)了老师,出色的完成了这个征服者游戏。

在制作游戏的三周里,F为了能挤出更多的时间编程、调试程序,天天吃一模一样的意大利面,就因为意大利面的打饭档口总是排队最短,这样从吃饭这一环节还可以节约一些时间。

除了上课,F每天从早八点编程到晚上十点,码耕不缀,最终完成了这份心血之作。

▲Space Conqueror游戏界面。

两次夏校,两个程序,两份心血之作,让Exeter 招生官看到了F:对电脑编程发自心底的热爱,获取知识的能力,还有坚持的韧劲。

最终,F斩获了Exeter offer, 入读梦校。

申请顶级学校更讲究策略

敢于申请Exeter的学生必然都是天赋异禀的,不管是异禀在学术能力,还是兴趣特长,甚至是家财万贯,总之,申请这样的学校,首先要有自己独树一帜的绝对优势,其次就是万全的准备,能申请成功的一定是零失误。

我们复盘一下F的求学、申请过程,不难发现想上这种好到极致的学校,还是需要一个善于管理、规划、做决策,执行能力强的人来做“操盘手”的,F爸爸在F求学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1
升学规划前置,学校三级跳

F的升学路径每一步都称得上鲤鱼跃龙门:

菜小 -> 沪上公立名校 –> Exeter

能考上这所公立名校的学生毋庸置疑都是上海小升初最优秀的一批学生,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要练就十八般武艺的。能把孩子培养到这个份上,不但家长要执行力强,恐怕连祖辈都要上阵全家打配合吧!

公立名校虽然很好,但其实F爸爸还有更深远的打算,就是大学还是要去美国读。于是爸爸在F六年级的时候,开始为读美本作倒推规划,父子俩就这样一步一步把梦想变成现实。

▲F的留学规划路径图。

2
甄选顾问,多见多聊

在七年级的时候,F和爸爸就决定去读美高,因此着手申请准备的时间要比一般八年级开始的学生整整多了一年。在这一年时间里,除了走访目标学校,他们还见了很多顾问。见得多的好处在于:

① 在充裕的时间线里,多安排见几个顾问,使申请的节奏张弛有度,缓解焦虑,心态从容,这对申请帮助非常大;用F的话就是“欲速则不达”;

② 与顾问见面的过程,其实也是在模拟面试,不知不觉中,面试技巧会不断提高,可以更好的表达自己;F说,“见过众多顾问后,在正式面试时,就好像跟招生官聊聊天,非常游刃有余”;

③ 所谓货比三家,谈的多了,才能找到跟自己、跟整个家庭最匹配的顾问;升学顾问、爸爸和F最后选择的升学申请策略就是:冲击顶级名校,因为有上外附中这个王牌保底,学校就只选排名靠前的学校,年级选择九升九。

管理能力使美高生活有条不紊

F特别感谢爸爸在个人管理方面对他的要求和影响。

1
时间管理

F说,“我从爸爸身上,真的意识到了规划时间的重要,因此,我每天都会按日程安排给自己设好几个闹钟提醒,每天的任务就一样一样的按时完成,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在Exeter时间管理也特别重要,我从宿舍到教室要横穿几乎整个校区,多瞄两眼手机都会迟到。”

2
个人管理

F还特别感谢爸爸一直以来要求他把房间整理干净,他非常骄傲的说,“在夏校,我的房间是整幢楼里最让人觉得惊艳的一个!”

D同学:叱咤Pomfret中学的中国女孩
· “玩”出来的企业家精神

· 善于处理多种关系

· 出众的思维能力

 

Pomfret School(庞弗雷特中学),排名50-60,2016年取消AP课程, 感恩节和圣诞节之间有特殊课程体系。

那天采访时,D关于领导力和构建权威的金句实在太多了,出个“D语录”都不为过。比如下面这句:

作为9年级的新生入校,如果特别喜欢出风头,被高年级嘲笑是很正常的事情,枪打出头鸟嘛,初来乍到,试探边界的过程肯定还是需要的。

D真是自带企业家光环、领导力呼之欲出的那种人。她说出来的话,经常让我这个30几岁的人都自叹弗如。

当天,D穿了一条白色牛仔小脚裤,头层植鞣牛皮长靴,背了一个大号托特包,因为所有logo不是没有就是米米小,也看不出是什么牌子,但D整个人着装和气质,简直应该去给Tommy Hilfiger代言 - 美式休闲,个性知足,青春有活力,简单却不平凡。

▲充满艺术气息的庞弗雷特中学。

未来企业家的校内实践

D从16年春天在校内开了一个二手服装店,一开始“玩”起来是因为处理旧衣服这个事学校刚好需要,然后她刚好喜欢,现在D则希望把这个店做成Pomfret的商业实践传统,让学弟、学妹们一直做下去。

运作这个二手店,在两方面让人成长特别多:

  • 解决问题的能力(problem solving skill);
  • 跟别人打交道的能力,因为钱加进来之后,跟大人打交道就要另外一种说话方法。
1
全商业链运作的“小”生意

D对商业链上每个节点的把控、考核都非常清晰明确,经营思路犹如商学院的教科书。

● 原材料“采购”

学校分春、秋和冬季学期,在每个学期结束之际,D就和小伙伴们在学校里收集旧服,旧衣全部来自donation(捐赠)。

● 产品加工&分销渠道

收回来的旧衣物会分成三个大类:

① 品牌、质量比较好的物品,拿到店里卖;

② 跟一个在当地比较有名气二手店做置换,使店里的品类更均衡;

③ 捐赠,比如发生过自然灾害的地方。

D最近刚跟一个学校所在区域负责流浪人口的“头头”打了交道,她发觉其实本地就有很多需要这些衣物的人,所以她打算把第三类衣服直接就近分发给当地无家可归的人,因为康州的冬天特别冷,而且很快就来了,D的发放工作又提上了日程。

● 供应链管理之库存

有生产制造业经历的人,肯定特别理解,库存管理是多么令人头疼的一件事情 - 实物盘点跟账面对不上,库存跟收货单对不上…… stock(存货)到底是怎么moving( 周转)的,这些问题分分钟都能要了库管会计的命。

在D拿自己店里的衣服和另外一个二手店做置换的时候,就非常考验库管的能力,哪一方的衣服丢失了,都是损失,都会牵扯到赔偿的问题。因此D需要花很多精力把双方衣服做标签、开列清楚、追踪衣服流转、记账。

● 营利

虽然这是个非营利项目,但商业运作也还是需要一种财务表达。D对整个店的运作还是比较满意的,从营收角度看,日均都过百 - 16年开业三天,赚了大概四百多;17年营业了一天,赚了一百二;周转率也很不错,大概三分之一的房间已经清空了,还有三分之一衣服的捐赠工作也完成了。

▲F和她的二手衣店。

2
挑战处理各种关系的能力

运作这个二手店,特别考验平衡各种关系的能力,其中跟学校社区服务老师“相爱相杀”的经历让D笑称为:

处理问题需要跟大人吵架的,很凶的。”

美高里有很多以学校为主导的社区服务项目,譬如,收集洗漱用品给受到自然灾害侵害的人们。以学生为工作主体的这些项目,老师也会协助,比如帮助目的地接送等。相应的,老师也可以根据学生参与社区服务的工作量,来进行任务分配。

二手店是D的自主项目,与前述学校统筹项目性质不太一样。但社区老师一直不太理解这个点,他总觉得D的社区服务工作量不够,要分配其他工作给D。

可是,D希望可以专注于二手店而不是分散到多种社区服务活动上,因此双方花费了很长时间在协商解决方案,最后还是D argue成功。

成熟的思考路径让成人汗颜

选什么作为一个人的职业,不要说对于一个高中生难于回答,对成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而D却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异常清晰的思考路径:

1
职业选择:明确大方向、细节再调整

D经过对优劣势的梳理,还是觉得自己最适合经商:

▲D的“职业规划”思路。

像其他小女孩一样,D也曾经喜欢过很多职业,比如家庭主妇、老师、心理学家、牙医、律师,但一一被她排除了:

牙医
从市场需求的角度被叉掉了,需求量并不大,不好找工作。

律师
国际生做律师市场前景不够好,一个亚裔在美国打官司,会找美国律师;讲中文的律师固然有市场,但会说中文的 ABC很多,就业前景也不乐观。

家庭主妇
选这个等于social suicide(社交自杀)。女人一定要经济独立。

讲真,这份理性和务实,是多少D口中的“大人”都没有的通透。

2
大学的选择:专业、个人特质要匹配

经常会遇到一些被排名或藤校绑架的家长,我想D对选大学的思考,非常值得大家借鉴,她认为如何选大学排名不是关键因素,“适合”最重要。她说:

我不想去university(综合性大学),因为不合适。Pomfret也不是很大的学校,在这样的地方,我可以发光、发亮,如果去了大学校,我可能会缩头乌龟一点,我的空间可能被减少。所以大学我也想选相对规模小的文理学院。”

此外,选大学还要看个人兴趣与学校专业的契合度。

比如,17年D去了Babson college(商科专项牛校,创业课程最为出名,学校会出钱让学生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常年傲居USNews本科最佳商学项目专业排名第一)的夏校,参加了他们最著名的Entrepreneurs(创业者)课程,学到了几乎所有关于开一家公司所需要的基础知识。

她说她喜欢这个学校是因为:

  • 课程体系完善,内容扎实,第一年要自己亲自操刀做一款产品,从头到脚做完,从市场分析到年度/月度预算一项不落;第二年学习全套的理论知识;
  • 毕业率、就业率双高,毕业生薪水全美排名前十,便于申请美国申请工作签证。

其实,学生和学校匹配度高也特别有利于录取。D在17年12月,不但顺利拿到了Babson college EA录取,还喜获了该校Presidential scholar半额奖学金。

▲Babson college。

3
解决问题:他人只能给建议,决定靠自己

遇到问题,首先要判断是什么类型的问题,然后才能知道从谁那里可以得到帮助,比如,健康问题就求助医生;需要指导意见可以联系advisor,但你得明白advisor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他/她只能给你看问题的另外一个角度,解决问题始终是你个人的功课。

D曾选过一门comparative government(政府比较学),刚上三节课时,老师就布置了四篇essay,这个工作量跟大学课程很相当。

D觉得接受不了这个工作量,于是她就会跟advisor商量是不是应该放弃这一科,当时advisor建议她留下来,留下来之后,她发现这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所以,老师可以凭借经验给学生意见,但是不是要身体力行修这门课,这个决定、这个努力还是要个人做。

S同学:从“游戏宅”到学霸
· 不断寻找挑战

· 注重学习方法

· 讲究策略

 

Portsmouth Abbey School(朴茨茅斯修道院中学),排名在50名左右的、以管理严格和学术见长的教会背景的学校。

这所学校的校园坐拥1.24英里、风景如画的罗德岛塞特湾海岸线,招办的白色小楼就坐落在与海岸线相连的绿色草坪上。在招办能嗅得到海水咸味的阳光房里,我们见到了S,他的睫毛和眼神让我想起了《像雾像雨又像风》里的陈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PAS坚持保有1500年历史的圣本笃修会古典传统教育,S身上有一种特有的低调,给人稳稳的感觉。

S在给我们做校园向导的时候,途中遇到一个小师弟,这个小师弟就一脸崇拜的要跟着S,不难察觉S在学校里一定是个领袖人物,但跟Pomfret的D相比,S显得毫不耀眼。在接下来的访谈中,S说的每一句话都非常诚恳,让人明白原来学霸可以这么成长。

挑战才是努力的源动力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 The Road Not Taken Robert Frost

(”前方有两条路,我选择了少有人走的那条,这一选择使路上看到的风景完全不同。” - 少有人走的路,罗伯特.弗罗斯特)

传统教育总是在说“只有好好学习才能上大学,上了大学才能找工作”,这样的思维定势使S觉得人生是一条既定的轨迹,生活既没突破的可能性也没有努力的必要,因此S也一直找不到学习的动力,成绩也不理想,他戏称自己曾经是“游戏宅”。

直到初一那年,S跟妈妈、妹妹一起来西海岸旅行,看了斯坦福等学校,感受到跟国内完全不同的校园生活,一下子就明确了自己的求学目标 - 到美国来上学。

愿望是美好的,但申美高的路不可能是平坦的,标化考试就是第一只拦路虎。总的来说,SSAT是一个相当困难的考试,有的艰深词汇可能SAT考试都用不到,阅读里还会有Homer(荷马)、Shakespeare(莎士比亚)的连环轰炸,总之,想得到漂亮的成绩还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因为想来美高的信念特别坚定,学习很投入、学习的过程也变的有趣生动起来,经过大约一年半准备,S最终以托福111,SSAT98%的成绩申请到梦校。

进入美高,意味着要面对更多的unpredictability(不可预知事件),可S却非常enjoy(享受)这些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因为他特别喜欢这种自己可以做决定,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努力,自己对自己决定负责的感觉。

▲朴茨茅斯修道院中学内景。

学霸养成记

前面说到的Exeter 的D是天才型的学霸,属于怎么学怎么有的那种人;而S则是比较接地气儿的学霸,让获得A和A+变得有迹可循。

1
课程推进“颗粒”

国内的课程设计,其实是没什么进程感的,大家对课程随时间推移的进展没什么概念、非常的缺乏计划性。比如,一天排个2-3节语文也不奇怪,语文老师说体育老师生病了,给大家加个语文小灶,也没什么奇怪的,学生也对填鸭习以为常,没有求知的主动性。

但在美高,每天四堂课,每周六天课,一年六门课,也就是每周每门课也就只能上四次,一日千里,一去不返。所以,想当学霸,D建议大家:

首先要调整课程推进“颗粒”,用觉醒的意识把握住每一堂课,认真听讲、掌握课堂上的每一个知识点。

2
获得好成绩的功夫在课后

D觉得其实好的学习方法,国内、国外都一样:高效的课堂,使学习事半功倍,扎实的课前预习、课后复习,是好成绩的保证。比如,课后作业一定要认真做:

  • 美高的课堂是对接大学学习模式的,老师的讲解更多的提纲挈领、引导性质的学习,更广泛的知识,需要与作业相结合、自学而来。
  • 搜集来的内容,需要用批判的眼光来审视,理性的逻辑思维来进行总结、归纳、推演,每一份作业都需要完成这样的一个闭环。
  • 此外,提交给老师的作业,老师的批改,其实是对学生的二次启发或师生之间的进一步探究,对老师批语的积极分析、揣摩,会使学习深度进一步提升,这也十分重要。

▲朴茨茅斯修道院中学的教堂

3
学霸也要讲选课策略

在美高,学什么课都是学生自己选择的,但课程的难易、AP的数量和文理搭配等都直接会影响GPA,进而影响到大学申请,所以选课绝对是个技术活儿, S建议大家可以综合考虑一下两方面:

① 个人兴趣

探寻兴趣有三个阶段:

感官兴趣—>自觉兴趣—>志趣

如果选课选的太窄,会错过兴趣发掘,选的太简单、宽泛,则会阻碍兴趣到志趣的转换,如果选的太难,总是成绩不好,一方面影响大学申请,另一方面也使兴趣失去兑换价值的平台,使学习变得没有意思。

S刚入学的那段时间就有过挫败感很强的经历,第一堂预备微积分课上,老师提到一个数学名词,其实简单,如果是中文肯定一下就能懂,但是当时S花了半堂课才搞明白老师到底在说什么, 他回忆道,“对将来的学习都有种绝望。”

而到了第一学年结束的时候,S各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学习变得得心应手起来,还拿到了distinction(荣誉成绩),在结业典礼上被授奖,就特别有成就感,对接下来的学习就特别有信心。

所以选课综合考虑语言能力、课程难度、课程内容,对整个学习的的推进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朴茨茅斯修道院中学内景。

② 大学专业、职业发展方向

好的选课策略,也对职业探究起到积极的作用。S的职业倾向在选课中不断变化,从商科到物理,再到生化。

因为父亲是做生意的,所以他最自然的想法是去读商科;

  • 第一学年选修了物理,凭借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奖项,发现自己原来还挺适合学物理的;
  • 第二年选修了化学,然后发现自己其实在生化方面更感兴趣,于是把专业方向再次做了调整。

在不同科目的选择、学习的过程中,也是给自己机会不断调整到自己更合适的目标方向上。

美高学生有哪些“共性”?

▲ 庞弗雷特中学的艺术教室。

01

对自己定位清晰

这些孩子对自己的认识都特别清楚,F这样评价自己:

① 跟其他录取的中国学生正好相反,一不会钢琴,二没有什么一等奖。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对电脑科学有一种非常执著的热爱。

② 数学不够好的话,有可能电脑科学学不下去。

我回想了一下,我真的能明白数学之于编程和物理的意义,大概是在研究生的时候,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得了。

02

谦虚

F能考上上海最好的公立初中,毫无疑问,他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学霸,但是F说自己能考上是运气好,自己奥数、机器人都没拿过什么一等奖。

03

坚持

每个孩子都有兴趣爱好,而且都在兴趣上投入了非常多的经历,有人跳了10年拉丁舞,有人打了十年爵士鼓……

04

多数会从游学/探校/夏校试水

 

美高孩子,都有游学、探校、夏校的经历,这些经历给他们机会去体验不一样的教育模式,帮助他们找到申请美高的源动力,使他们明确哪所学校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学校,也为他们的申请充实简历。

美高之所以值得孩子们去,就是因为美高提供了教育的多样性,让不同特质的孩子都能找到适合的教育模式,使自己的长处得到发挥,最大程度的激发学习的热情,有意愿为之努力。

此外,美高让孩子学会自立、成熟、领导力、为他人服务。

 

美高生存指南
来自学长、学姐们的建议

社交总原则:正向强化

美国人非常擅长Positive Reinforcement(正向强化),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永远说好听的”,无时无刻不用正能量鼓励对方。受访的同学门对这一点都非常认可,大家都表示学校里的人友善、亲切、可以交到朋友。事隔几个月,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F是怎么评价Exeter的:

这里的人真的非常善良,伪善是一眼就可以被看穿的。”

与陌生人自如的交流

S认为对于中国学生,融入美高最大的难处就是勇于开口跟他人讲话,其实只要积极主动的争取机会,融入也并没那么困难。美高也提供了很多机会让大家学习如何与他人自由的交流。

D如是总结自己在美高的蜕变:

美高最看重人的沟通能力,刚到美高时,我碰到你,我可能跟你路过了就路过了,但现在我会愿意坐下来跟你讲话。再比如说,在机场候机,通常我们不会跟旁边的人打交道,如果手肘不小心碰到了,会觉得好尴尬。但现在我就不会了,我可以跟他进行对话,‘嗨,你哪里人啊?’”

学会应对同辈、前辈、族裔的压力

知乎上的美高党这样描述美高一年级和二年级的生活,

一年级每个人都是虚伪的,每个小伙伴都需要这样的方式适应环境、结交朋友。二年级就是一场戏剧。”

我想,这应该就是D所说的表演性人格 - 没有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只会模仿别人。这种人格,通常是因为内心的不安全感造成的。连D这样的天生领袖,当作为美高低年级的学生时,面对peer pressure(同辈压力)、senior pressure(前辈压力),也曾有过表演性人格倾向。

作为亚裔,我们的孩子在美高里还有第三种来自被遗忘和忽视的压力。

面对这些压力,新生需要学会构建自己的权威,D想给低年级小朋友三个意见:

① 作为亚裔,遇到人要勇敢的Say“Hi”,让别人记住你的脸,跟大家熟络起来,建立自己的威信;

② 学会适时运用有引领作用的领导力:谁演讲完了第一个拍手;谁打喷嚏了,第一个讲“bless you”;

③ 学会在出风头和leadership(领导力)之间权衡。

▲埃克塞特的图书馆前也有一张“哈克尼斯圆桌”。

高年级重新解读领导力

S说,“机会都需要自己争取, 而且领导力更是一种付出,是对别人的奉献。“

  • 高年级学生去俱乐部,帮助老师去负责管理其他一些同学;
  • 自己去创建你自己的小组,比如S现在创了一个化学俱乐部,做一些小实验;
  • 申请做舍管,管理这个宿舍里面的学生,要对宿舍里面的其他学生负责;

……

这些都是领导力的体现,这些也都是做领导的机会。

与老师打交道

西方的体系其实更讲人际关系,只不过这种关系你不能靠物质交换一蹴而就。

有个顾问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某美高学生,非常聪明可爱,梦校NYU,但她SAT阅读分数怎么考也不过500左右,在她最沮丧的时候,她经验丰富、人脉极广的counselor(升学顾问)说了一句“交给我吧”,抄起电话就开始跟NYU招生办里的老相识通话,以人格保证这名学生能用行动证明她值得NYU录取。然后她就被录了。

就算这只是个故事,你也不难体会,在美国,如果你的老师愿意为你的资质能力背书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而你的老师为什么会为你背书,除了能力还要看你如何经营这种关系。

有位同学这样讲述了她美高的初体验,

跟老师搞好关系真的很重要,入校第一周有个测验,试卷反面的一个五分题我没看到、没答,我就问老师能不能通融一下,因为跟老师交集不多,结果就是被很官方的拒绝了。其实去拍拍老师马屁,结果还是会不一样啦,哈哈……”

总之,虽然社交这个事在美高没有学分,但是事实上社交能力就是美高的核心。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