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上国际学校成为越来越多家长的选择?

伴随着“英语退出高考一线阵地”这一大的演绎趋势,许多高中学校比较畸形的“国际班”也将面临政策调整,给中国的语言学习环境以及真正融入国际化教育带来一袭春风。那些多年来一直尝试在中国开辟“真正国际学校”的朋友们要积极迎接这一发展契机,我们曾经探讨过的“国际教会学校”或许也真的要到来了。中国市场需要真正的国际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让孩子与世界同行。

近日,在北京北三环边一家五星级酒店,北京鼎石国际学校举办了一场宣讲会。

招生主任Rachael Beare用3D效果图向家长们展示着二十公里外、位于顺义郊区的全新校舍。仍在施工中的校园占地超过120亩,配备了最为先进的教学设备和空气净化系统,还有哈佛大学建筑系的教授专门设计的表演中心。这所投资过亿的学校将在今年秋天迎来第一批学生。

超过100名家长陆续到来,有企业主和外企高管,律师、演艺人士或全职家庭主妇。他们要为即将读小学的孩子选择一所学校。一年22万人民币的学费并不构成择校的障碍。

“关键是师资。”一位律师向校长提出疑问,北京空气如此糟糕,“如何才能保证外籍教师不会频繁流动?”她的大儿子在国内的公立学校读完小学和初中后,已在美国开始了高中学业;小儿子则打算彻底离开公办教育体系。

“中国教育的问题,大家都知道”

在北京一家媒体就职的郭女士也为孩子选择了国际学校。她自己毕业于北大,对中国高等教育的弊端了解深刻,“孩子肯定要出国去读本科。”

然而,中国官方话语体系中的国际学校仅指为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外籍儿童开办的学校,采取外国学制、使用外语授课。凡中国籍学生,必须接受以国家教育方针为准的“中式教育”。此举被认为关涉国家教育主权,也与中国教育“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政治定位密切相关。

尽管中国在进入WTO之时承诺将开放教育市场,但在基础教育和高中阶段,教育部门的态度依然谨慎。到目前为止,当初承诺“有限开放”的高中教育阶段,全国仅审批通过了不到100个合作办学项目;未作承诺的义务教育阶段,更强硬禁止西式教育的输入。

政策层面的有限开放,远远落后于中国家庭对国际教育的需求。在2014年,北京教委明确表态暂停公立高中国际部的审批;政策之外,目前大量面向中国学生的“国际学校”“国际班”发展迅速。

告别“填鸭”

在公立学校和普通私立学校间犹豫再三后,郭女士最终为女儿选择了北京鼎石国际学校。

她的女儿最早在北京海淀一所老牌名校就读。由于学校扩张过快,教学资源被严重稀释,师资也不够稳定,女儿在五年级时转入了海淀区一所寄宿制的私立学校。没想到的是,这所以外语教学为特色的私立学校,有着比公立学校更为强烈的应试倾向。“孩子每天在学校要上八九节课,作业量是公立学校的三倍。”孩子压抑的学习状态,让郭女士对小升初的选择非常纠结,直到她接触到国际学校的概念。

国际学校语言上的优势自不待言,高比例的外教授课、沉浸式的语言环境,唯一要担心的是孩子的语文能力会否退步。

更重要的,是国际学校截然不同的课程体系。以高中为例,目前最为主流的课程体系是英联邦国家所采的课程,和被国际文凭组织所认可的(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课程。此外,还有不少学校开设课程。这是美国大学的先修课程,优秀的高中学生可选修这些大学水平的课程,以增强自己申请时的竞争力,同时由于的学分为大多数美国高校所承认,还可以缩短大学时间、节约学费。

相较中国学生在高中阶段必修的九门学科,无论、还是,都给学生更为广泛的选择。通常学制两年,包含70多门课程,学生第一年选择自己最感兴趣的三到四门来学习,第二年继续选择三门学习;的课程则分布在母语、第二语言、人文科学、实验科学、数学和艺术六大模块中,学生必须从每个模块里选择一门课程进行学习。

若排除语言因素,仅仅从这些课程内容上来看,似乎相对中国的课程较浅。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国际课程学起来更容易。一位曾在上海的私立学校学习课程的学生回忆,国内的理化训练,往往是让学生学会使用公式去做不同的题;而课程中的理化课,则一定要让学生理解一个公式究竟是怎么推导出来的。对习惯题海战术的中国学生而言,后者反而难度更大。

在普通中国高中,学习完九门课程(大多数学生在文理分班后仅学习六门课程)几乎就是高中生活的全部。但在体系中,学科类的学习仅是一部分。体系下,还要求学生完成90个小时的CAS课程,即创新、行动和服务,鼓励学生参与社会活动、志愿服务,培养团队协作和实践动手的能力;另一门重要的课程是哲学基本课程“知识理论”(Theory of Knowledge)。此外,学生还必须完成一篇论文(extended essay),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独立研究。“课程更能帮助学生适应大学的生活。”另一位在香港完成课程学习的女生Natalie说。

在国际课程体系下,学生的学习方法也与传统公立教育截然不同。“国际学校”大多采用走班制,根据学生具体的学业水平分层教学。与公立学校每天从早到晚安排八到九节课不同,上述上海学生介绍,他最少时一天只有一节课,多时不过四五节,大量的时间是学生自己在图书管理阅读、查找资料、团队讨论。“我都不记得自己一学期要做多少presentation。”Natalie说。

“这是完全不同于填鸭式教育的体验。”Natalie介绍,国际学校的核心理念便是以学生为学习主体,“最锻炼的,还是我的独立工作和思考的能力,以及创新的能力。”

 

在王鹤霖看来,中国公立教育的国际化程度远远不足。当公众还在讨论是否要取消英语高考、弱化英语教育的同时,被忽略的是中国未来社会对国际化人才的巨大需求。而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认为,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中国需要更多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他们需要多方面的能力,包括语言沟通、理解多元文化、终身学习、持续创新等。而中国的传统教育依然以应试为导向,学生普遍缺乏动手和社会实践的能力;无论从小学还是大学,校园文化的多元性都不足。“中国其实需要更大众化的国际教育。”王辉耀说。(来源:凤凰财经)


任何择校/备考相关问题

欢迎扫码联系下方翰林择校顾问宋老师

翰林国际教育升学顾问李老师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