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在留学申请过程中,父母应该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孩子在面对学习成绩上、时间管理上、同伴的压力等各方面的问题时,父母如何帮助化解呢?

《纽约时报》采访了一些美国大学的招生官,谈一谈在他们孩子申请大学的过程中,作为家长&招生官,对于孩子的选择给到了哪些建议?在申请方面又有哪些独特的见解呢?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麻省理工学院录取办公室主任

Stuart Schmill

为了兴趣而努力

 

我告诉我的学生和我自己的孩子不需要上所有的有难度的课程。比如,我上高中的女儿在上高级数学和高级科学课,但她选择不上高级英语和高级历史。

你需要挑战你自己,这对一部分学生来说意味着上高级课程,但更重要的是上最适合自己程度的课程。

申请者不需要在所有领域,比如艺术、音乐、体育等都有涉猎。麻省理工大学还有其他的具有竞争力的学校都希望看到学生参加的课外活动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课外活动应该是基于自己真实的兴趣开展。如果你只是为了申请大学而做这件事,对自身发展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你的课外活动内容不能帮助你的大学申请,那么你还会继续做这件事吗?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你可能并不应该继续做这件事。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耶鲁大学前高级招生官

Lloyd Perterson

我有几个有趣的故事要和大家分享,都是有关我是如何陪伴女儿度过她的大学申请阶段的。

 

★ 家长如何参与孩子选校

我女儿Jae和我当时对美国的主要大学校园统统游历了一遍。这很花时间,也很耗金钱,但不游历校园,又如何能真正体会这所学校的精髓?

游历校园,也是向学校“献殷勤”,表达对学校兴趣的最好办法。这是事实,有很多同学意外获得一些看似“高”过自己水平的大学录取,往往是因为之前安排过夏季项目或者面试,游历过校园,和校方有过接触。

我当时希望拜访女校,比如史密斯学院、威尔斯利学院和巴纳德学院等,这些学校享有世界级的声誉,被称为“女生常春藤”的“姐妹校”。

当我们结束史密斯之行时,我自己被导游的热情和设施的先进打动了。史密斯距离波士顿市中心不远,而且也拥有Jae很感兴趣的教学项目。我当时想,别选了,咱就申请史密斯吧!

不过,说到底这应该是女儿自己的选择,于是我问她:“你觉得史密斯怎么样?”她的回答让我有些小吃惊:“爸爸,我觉得我还是想去男女混校。”

不过我听出来了她的潜台词,她的潜台词是:“爸爸,我想要男朋友啦!”当时她其实已经和一个男生恋爱了一段时间,所以我想她应该是无法忍受待在“女儿国”的落寞吧!

 

★ 如何应对自己的弱点

领导潜质(leadership)是Jae的弱项。如果作为一位芭蕾舞演员在上千人的大场面上演出,对她来说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让她对上千人演讲,她也许连站到台上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她很难做一个Leader,但是她的执行力还是很强的。这个世界上也不能谁都是领导,也需要执行力强的被领导者。Jae应该是很不错的员工。正因为如此,我们觉得她不太适合在高中时候自己创立一个“艺术论坛”之类的组织。

相反,我们尽全力把作品集做好,并尽量让她的作品能够在各种艺术展览上参展。她做到了,她的作品在美国各大艺术展上获得精彩展出。

 

★ 作为耶鲁招生官,女儿并没有申请耶鲁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需要考虑的就是选校名单的问题了。这真是一个所有申请家庭都会遇到的问题,招生官的女儿也不例外。

很多人问我,为何Jae当初没有直接申请耶鲁大学?答案可能会令大家感到意外,Jae不希望被人误认为是通过个人关系获得常春藤大学录取。

是的,每一个常春藤大学的招生官都认识Jae,她如果申请常春藤大学应该会有较高的被录取率,但Jae恰恰是因为这个,放弃了申请任何一所常春藤大学。

我了解这种思维和不少中国家庭的思维是恰恰相反的,在中国,熟人关系是被趋之若鹜的,大家求之不得,怎么可能自动“避嫌”?

我完全理解这个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但同时,作为父亲,我也必须尊重孩子的选择。而且如前所说,我们也不考虑女校。所以这样一来,选校名单就缩小到出常春藤外的前30名校,以及 “公立常春藤”可供选择了。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范德堡大学录取办公室主任

Doug Christiansen

★ 正视早申失利

大学申请给了学生自主决定人生重大问题的机会。作为家长我们清楚地知道孩子们不可能被所有他们申请的学校录取。

我建议学生们在早申请结果公布之前,对申请这件事还非常积极的时候把所有的申请都完成。

当你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即使结果令人失望,也不会遗憾。当学生收到拒信的时候,有的家长甚至会对学校感到愤怒。然而这个时候,你应该告诉你的孩子:这不是适合你的学校,没有录取你是他们的损失,你很棒,为什么不向前看呢?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UCLA学生注册办公室副主任

Youlonda Copeland-Morgan

★ 为申请大学增色的素质

社区服务一直是我们家教的重点。在我们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希望培养他们对社区的责任感:他们有责任让这个社区变得更好,他们也要学会回报社会。

我做的工作就是让他们理解社区服务的价值,了解社区服务的重要性,培养他们内心对社区服务的热爱。

如果是别人指挥他们去参加的社区服务,孩子们可能不会非常积极地参与到其中。重要的是要找到你所热衷的东西,如果孩子还太小不知道什么是他们热衷的东西的时候,就去找到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我们常常和我们的儿子讨论展现领导力的机会,我觉得父母需要在这个方面给孩子更多的指引。

我们常常问孩子:你认为你在哪些方面可以帮得上别人的忙?你在学校表现怎么样?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吗?你认为你的领导力可以在哪些方面体现出来?你很久前就加入这个团体了,现在你愿意做哪些行动展现你的领导力呢?这些都是能为大学申请增色的地方。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乔治亚理工学院录取办公室副主任

Laura Simmons

★ 关注自身的成长

作为一位招生官,我给孩子们的建议是在暑假里在加油站或其他地方兼职工作赚点钱。我不在乎学生在暑假做了多么特别的事情,我在乎的是学生通过他们做的事情获得了哪些成长。

我见过很多学生做出非常棒的研究,这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我也见过一些学生,包括我的女儿,每个暑假都在游泳池担任救生员。无论是做研究还是做救生员,他们都能从这些事情里面学到很多。

大学里有很多专业,如果学生的背景和一些专业完全没有联系,那么我们就很难预测学生在这个专业的学习是否会成功。

其实很多经验都能在学校的活动中获得。比如我的女儿对新闻通讯很感兴趣,她在学校里就常常练习写作,所以我们觉得她不需要在暑假再过多地做这件事了。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宾州州立大学本科招生办执行主任

Clark Brigger

★ 提早做申请准备

 

我告诉我的孩子不要等到截止日期才上交申请。

我们家有一个规定,如果孩子们在9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之前完成了申请,那么这些学校的申请费都由我支付。但如果他们在这之后才完成申请,那么他们就要自己负责支付申请费。

尽早准备好申请材料,尤其是标化考试,能减轻高三学生的压力。我希望他们能兼顾学业和课外活动,我更希望他们能够享受高中的最后一年。

为什么要用最后一年全部的时间来纠结申请这件事呢?作为一个招生官,每当截止日期临近的时候,我们都会收到一大批申请——通常喜欢拖延的申请者都会在截止日期快到的时候才递交他们的申请。

但实际上,早申请是有很大的优势的。仔细想一下,招生官需要阅读成千上万的申请和文书。如果你的申请早一点递交到了招生办公室,招生官可能怀着更轻松更愉悦的心情来阅读你的申请。

哥伦比亚大学咨询心理学硕士王教授表示:如果父母在送孩子去国外留学前,已经有意识地培养了孩子的自律和自学能力,那么这些孩子去了美国后会如鱼得水,即便短期内也会有惊人的变化。

 

翰林学院国际竞赛课程

翰林学院重磅2021国际竞赛课程

和优秀导师一起享受竞赛魅力

新的一年,让翰林发掘孩子无尽潜力

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吧!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咨询国际竞赛班课信息

请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添加资深顾问老师

一对一咨询详细信息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本期福利

2020《纽约时报》评选的美本优秀申请文书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部分福利预览)

 

我要领取福利!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星标【翰林课程】公众号

MIT、耶鲁、UCLA、范德堡招生官的“家庭申请谈话”,孩子竟然拒绝“走捷径”获得名校申请!

后台回复关键词“文书”

即可获取免费领取福利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