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高同学劝我“别总再学习了”

一场疫情,改变了无数家庭的教育选择。
根据“爸爸真棒”近期对于800多位家长的调研:32.4%的家长因为疫情改变留学计划,包括推迟留学时间,改变留学国家,甚至退回体制内等。
为什么美高同学劝我“别总再学习了”
其实,教育选择的“退后一步”也是给家庭更多理性思考的时间:国际化教育的价值是什么?我们的孩子更适合体制内教育还是出国留学?
今天,我们邀请了经历过顶尖美高圣保罗中学,本科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工程专业的Allen同学,聊一聊他眼中的中外教育。
作者Allen: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如今的996民工。喜欢烹饪,喜欢数学,尤其对数学教育充满热爱。

我刚去美高的时候,是一个书呆子。到学校没几天,我在去食堂的路上遇到了比我大两届的学长Ben,他还是我们的宿舍长。一起吃完饭,他对我说了一些话,让我念念不忘。

“我啊,看你一直在房间里学习。为什么你总是不跟我们一起玩呢?大家想要多了解了解你啊。”

最初,Ben的话给我带来了困扰,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在学习上投入大量的时间(不然我怎么会是一个书呆子呢)。况且,我还有些内向。

不过,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开始考虑不一样的学习方式,而且我有些没得选择——如果我之后仍然窝在房间里学习的话,大家会不会就不理我了呢?

从那之后起,我渐渐地把一部分学习时间投入到了“玩”当中,不得不说,真的很快乐!

后来我渐渐明白,当时Ben并不是在指责我只知道学习。他是在说,我的生活状态过于封闭了。我在某一方面投入了过多的精力,而这个方面恰好是学习。我想,把这个方面换成玩游戏的话,他可能也会这么说。

后来,我回国接触教育行业,也看了一些体制内外的学校之后,才发现了这个小小故事背后所体现出来的,国际化学校和非国际化学校的巨大差异。

01 。 为什么国内学生“千人一面”?

想象一下,如果是父母想要表达类似的观点,会怎么说?

多数时候他们可能会这么说:“不要一直窝在房间里学习,要多和同学沟通,多参加活动,全面发展,这样对你更好。”

我当然知道父母的初衷是为我好,但是,他们的出发点似乎和Ben的不大一样。

他们更多是基于“好与坏”的价值判断——他们会认为过度学习是不好的,抽出部分时间和其他同学沟通、参加活动是好的。

反过来看Ben对我说那些话的初衷,当然也有为我好的成分,但更多还是基于他和大家的诉求。比如,大家希望更进一步了解我,又或者是,活动多一个人会更热闹。

而正因为我在学习上投入了大量了精力,没有时间玩,导致大家的这些期待无法被满足,觉得我很“没劲”,所以Ben才对我说了那些话。

你可能会认为,相比父母的话,Ben的话更容易让人接受。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带有“好”或“不好”的话,更像是由上级说给下级听的命令,自带上帝视角,让人感到不自由,反而从Ben的话中,我能感受到他的个人追求,更像是在寻求合作。

类似的情况,也同样会发生在学校里。我们常常会听到国内公立学校的学生说“这么做不好”,或者“我应该那么做”;而包括美高在内的国际化学校的学生则更喜欢说“这样不够有意思”,或者”那很酷(cool/chill)”。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的观点是:

在大多数国内公立学校中,不同的声音集中在学生与教学体系、教育体制之间,而造成这种状态的原因是,前者偏离了后者的价值判断。

相比之下,在以美高为代表的国际化教育体系里,不同的声音集中在学生之间,而且主要是因为大家拥有不同的追求。这些追求没有哪个更好或者哪个更坏,更多的是哪个更有趣或更酷。

这样的差异也就导致了,在国内公立学校中,学生们因为需要迎合教学体系、体制的价值判断而变得趋同,这也就塑造了相似的校园文化;

在美高,由于学生们的追求更加多元,且不大依赖于通用的价值判断(例如,成绩不好一定是坏学生),这为每个学生保留了自由和个性化发展的空间,让校园变得更有活力。

02 。“轮到你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不发言”

我高一的英语老师(Mr. Soule)给了我很高的分数(真香!),而且他对教学非常热情。

我对他印象最深刻的一点莫过于,有一次上课,他让班级的同学们按顺序轮流发表意见。不过,轮到你的时候,你也可以选择不发言。实际情况是,确实有一些同学选择沉默。

当时,我对这位老师的做法感到惊讶,因为大多数老师会采取随机点名的形式,而Mr. Soule竟然还让学生自己决定是否发言。

后来他解释说,那些课上积极发言的同学,肯定是有在思考的,对此他很欣赏。但是对于那些不发言的同学,他也表示尊重。有的人擅长通过语言表达进行思考,而有的人更擅长倾听和分析。

所以,你在我的课堂上不发言,并没有关系,只要你在思考就行。这样一来,他就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学生。

虽然这样的教学方式得益于小班化和走班制,但是在多数国际化学校,这更多还是来源于老师的个性,而不是学科或者课堂本身。

举一些搞笑的例子,我的高中数学老师常常沉迷于他讲课的内容无法自拔。

有时候,有同学悄悄溜出教室去一趟小卖部再回来,他都没有觉察到。还有一位物理老师,上课总是给我们做一些有趣的实验,有时候去地下室,有时候去天文台,虽然报的课程是AP物理,但是课堂内容跟AP试题关系不大。他让我们课后自己去备考。

于是,在国际化的学校里,很多时候学生会感叹:

这样的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更加启发式的,而不是千篇一律、纯粹基于教学内容的。老师通过展现自己有趣的一面,丰富的个性,让学生感到平等、亲切。

每逢我碰到有趣的老师时,我经常会想着,我也要成为像他一样酷酷酷的人,但不是通过模仿他,而是通过不断地探索自己的个性和兴趣(这里不仅仅指的是学术上的探索)。

03 。 自由是学生的权力

我高中所在的州-新罕布什尔州,允许机动车驾驶员或乘客在任何时候都不系安全带。在州车管所发放的驾驶牌照上,除了印有州名之外,还写着一句话:live free or die.

这样程度的自由可能有些过激了,但在国际化学校(包括我的高中)能找到一些相似之处:对于学生而言,自由是一种立场或是权力,它不需要被争取。

我并不是说这样的自由是无边无际,不受规则约束的;我是想说,这样的自由意味着学生在尝试新事物之前不太需要去作出“请示”,也不太需要去满足什么“条件”或是“要求”。

举个例子,在我的高中,每年的春节到来之际,中国学生们都会提前张罗,然后在春节前夕的晨会上举办一场演出。

至于说演出要达到什么目的,起到什么作用,宣传什么东西,学校并没有跟我们提什么要求,指导表演的老师也没有任何明确的指示。

于是,感兴趣的同学纷纷报名,各种奇怪的节目都给安排上了,有舞龙的,跳街舞的,表演功夫小品的,演奏古典乐器的,大家只是单纯地希望把这个演出演好。

不过,不是所有的学校都有这样的环境。在目前大多数学校,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时候,活动必须起到某种作用,而社团要做的事情常常是行政化的,像是上级派来的任务。这会限制学生们的自由,阻碍个人的追求和灵感的产生。

这个特点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呼应了开头我想表达的:在大多数非国际化学校中,不同的声音集中在学生与教学体系、教育体制之间,出现这样的冲突大多是因为前者偏离了后者的价值判断。

而这种价值判断的偏离,实际上会扭曲学生对自由的理解。

04 。抛开“个体”差异

什么才是国际化学校的价值

在谈到国际化学校的价值时,有多种多样的角度,比如说学术角度:课程设置如何?学习氛围如何?教师的教学水平怎么样?又比如个人体验的角度:需要学生非常自律吗?除了学习之外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讨论常常涉及不同学校的风格和文化,以及不同学生的性格和学习习惯。

抛开这些“个体”差异,我的观点是,在国际化学校:

  • 教育是更加价值中立的,也就是说,它不大规范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这有利于学生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培养独立思考能力。
  • 老师们通过展现自己有趣的一面和真实的个性,以更多启发和更少说教的方式鼓励学生变得更酷!
  • 学生可以享受更纯粹的自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可以更少地顾忌它应该达到什么作用或是目的。课外活动和社团活动不会显得过于行政化。

「写在后面的话」

我的一位老师在参观了一所美国的蒙台梭利幼儿园之后,发现那里的师生关系好像和国内的不太一样。

她发现,尽管年龄差距巨大,几十岁的老师和几岁的孩子更像是朋友关系。

她解释说,一旦老师把自己当成老师之后,就会形成所谓的师生关系,而在师生关系中,权力是不对等的,于是,这就几乎不可能让老师和学生成为朋友。那么,如何让老师和学生更容易成为朋友呢?

就是在一开始,让老师不把自己当成老师。

 

转自爸爸真棒公众号,ID:babzhenbang “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国际化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中西融合教育探索。联系:VX(Hanzhang_Mommy)

更多AP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