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富豪择校观念:不仅要读国际学校 而且圈子更重要!

“ 
只要是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居住的地方,大家对孩子教育的关心度都是相当高的,香港更是如此。在香港,2、3岁的小孩子要去幼儿园都要通过面试,市面上更有各种幼儿园面试秘笈之类的书贩卖,只为了孩子可以从幼稚园开始就比别的小朋友占据优势。
香港的学校可以分为本土学校和国际学校,本土学校为学生提供本地课程,部分私立本土学校在课程编制上,拥有极大的自由度,而香港的国际学校衔接相应国家学制和课程,并提供国际文凭。香港的国际学校,其国际化教学已成国际教育界的模范,其国际办学之成功深受海内外人士的信赖。

 

尽管香港有超过50所国际学校,但名额长期满足不了需求,每家以英语为教学语言的国际学校都有长长的候选名单。名流、富商和精英子女是国际学校的重要生源,学生隐私在这里得到格外保护,但并未阻止外界好奇的目光。

 
 
富豪教育基金起码需要多少钱?
为了赢得一个进入常青藤名校,或是英伦名校剑桥、牛津的机会,亚洲的富豪们愿意为子女付出多少资金?新加坡银行董事总经理兼财富规划主管李文修表示:

 

一般来说,亚洲高净值人士用于教育的资金占其可投资资金的15%左右,具体还要看需要做出教育安排的子女数量,像中国高净值人士一般只有一个孩子需要做出规划的话,教育资金的占比大约在10%~15%之间。

 

以可投资2,000万美元资产的富豪为例,这意味他至少为子女准备了200万美元的教育资金。看起来很多吗?和实际需求相比,这还只是基本部分:

香港的国际学校学费基本保持在每年10万——15万港币左右,有几所是低于10万港币的,例如一种称为”英基ESF“的学校就是很多香港家长的心头之好,以英文教育为主,师资力量和教育质量都深受好评,因为得到政府的资助,和香港一般国际学校相比,学费便宜许多。

 

以上只是子女就读国际学校的基本开支,而到读大学的时候,所需费用就看所选专业和大学了。而以上上百万的费用仅仅是孩子的基本开支,还有一些费用,比如学校集体活动,游学等费用等并不包含在内。

 

所以,很多高净值人士会在子女出生没多久时开始设立这样的教育基金。香港“千亿媳妇”徐子淇生下儿子后,公公李兆基就为小孙子成立了3亿的教育基金。谢霆锋也给两个儿子设立了3亿港元的教育基金,供他们到外国读书,若学有所成,该笔基金更是儿子创业的本钱。

 

当然,对于身家超过千万美元的富豪来说,后代教育支出需要考虑的还不仅仅是基础教育。

 

很多企业家,特别是在资产配置方面已经开始做全球规划的人士,对后代教育一开始就看得很广,他们考虑的不止是读书、学英文那么简单,对子女学习音乐、戏剧、舞蹈等也很早就做好安排。

 

郭晶晶和霍启刚的儿子霍中曦,也是从小开始忙才艺技能。两岁半会说英语、粤语、普通话。几个月大就开始接受游泳、跳水训练。霍启刚接受采访时还说,会带孩子去学网球和滑雪。

 

香港富商许晋亨的宝贝儿子许建彤,3岁就懂6国语言,不仅英文说得特别好,国语、粤语、日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及法文也是杠杠的好,5岁就学会了体操、游泳、国际象棋。

 

最近几年,亚洲富豪的另一项高额「教育支出」是向名校捐赠。包括侨鑫集团董事长周泽荣向悉尼科技大学捐款2,500万澳元,潘石屹和张欣向耶鲁捐赠1,000万美元,高瓴资本的张磊向耶鲁捐赠888万美元,李兆基给英国老牌贵族名校哈罗香港分校捐了一大笔捐款,为李家2010年出生的三胞胎长孙预留学位。

 

虽然不能说捐赠本身旨在为后代就读名校铺路,不过,这样的捐赠毕竟是一个加分项,尤其在后代报读竞争程度较高的专业时。

 
 
高净值人士的圈子文化
一位在香港外资投行工作的银行家在颇费心思研究了香港各所国际学校后,给这些学校做出如下分类: 

新加坡国际学校是学霸学校,小孩子是学霸,通常父母读书的时候也都是学霸;

 

耀中国际学校以土豪居多,多豪车、保姆接送;

 

弘立(书院)是香港金融、法律之类专业人士云集的地方,通常父母见面都可以聊起手上在做的项目;

 

本地有名富豪的后代则云集香港国际学校。

 

这样显著的区别,也反映出高净值人士的一个择校标准——圈子。

 

虽然每一个富豪对于后代的教育规划模式受其价值观和背景的影响而千差万别,但亚洲超高净值人士通常会比较看重培训后代处理人际关系、建立人脉的重要性,这也决定了他们希望后代从小就有机会与同一个圈子里的其他人一起接受教育。

 

对于亚洲的富豪而言,在择校时,也比其他地区的家长更希望子女能够在海外接受教育,获得国际视野。胡润研究院的《2016 至尚优品—中国千万富豪品牌倾向报告》显示,中国的高净值人士是最热情的国际教育实践者,由于有较普通人更为雄厚的财力和更为开阔的视野,高净值人士往往在留学上表现出非凡的敏感度,他们身上反映出的留学趋势可以被视为未来整个留学市场的发展方向。

 

超过80%的中国富豪热衷于将子女送到国外接受教育,这一比例全球最高。超过30% 的高净值人士认为应该在高中阶段即送孩子出国读书;大学排在了第二位,占比23.14% ;初中以13.76%的比例排名第三;而小学阶段的比例甚至也超过了研究生。这说明在高净值人士心目中,低龄留学已经是一种主流的价值观。

 

想来,亚洲富豪青睐海外名校,主要还是希望为子女开阔视野,即便日后回到亚洲发展,眼界更开阔的后代也有助于家族事业的长远发展。

 

本文选自“邻港生活平台”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

 

 


任何择校/备考相关问题

欢迎扫码联系下方翰林择校顾问李老师

翰林学院升学顾问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