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差的美国大选是怎么造成的?

前些天,我与藤校硕士研究员、加州大学政治学博士生彭碧声进行了一次有趣的对话。
咱们脑洞开得大一些,假设如果你,而且只有你,能够决定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你会选择谁
彭碧声
我谁都不想选。
我当时就想:简直道出了我的心声!
彭碧声:藤校硕士、研究员,加州大学政治学专业博士生在读,曾分别在美国中西部某州政府,以及美联邦政府实习。
在美国总统竞选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的这个当口,我和这位曾在美国政府内部实习过的中国博士生同学,聊了聊美国大选的那些事儿。

01 。今年大选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礼崩乐坏”

要说我对今年美国大选的印象,就是“礼崩乐坏”。
2004年我刚到美国,当时也是恰逢大选年,小布什在竞选总统(注:2004年,共和党人乔治·布什击败民主党参选人约翰·凯瑞,获得连任)。
当时我在媒体上收看了不少竞选片段,最深的感触是:哎?国家领导人居然可以被这样嘲笑。
▽点击视频,看小布什在节目上被总结的10大好笑场面▽
但和现如今比起来,那时候的激烈辩论简直不算什么——我记得当时人们都把布什尊称为“总统先生”,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即使一些媒体不喜欢他,也只是把“总统”两个字去掉,降格为“布什先生”。
如今的竞选,双方已经没有文明礼貌可言了,在公共场合可以嘶吼,在推特上可以随便撒野……什么话都敢说,基本没有下限。
另外,特朗普总统也是个十分特殊的人,他在社交媒体发出的信息,经常和内阁,和手下人发出的信息都不一样。常常发生总统先来“点个火”,别人赶紧来“灭火”的事情。
史上最差的美国大选是怎么造成的?
△特朗普10月6日共发、转推特62条(数据来源观察者网)
以前的美国政治家不是来自有政治传统的名门望族,就是曾经在议会或者州长职务上经受过历练。比如小布什,他的父亲以前也是驻中国大使,也当过美国总统。
十几年前的美国领导人是有气质的,现在这位完全没有。
再来看拜登,他仍然是比较传统的领导人,但是许多美国人又觉得体制积弊已久,需要外面的人来焕然一新。拜登如果当选的话,大家可能会觉得又是原来的那一套又来了,心理上会有反弹。
史上最差的美国大选是怎么造成的?
我接触得比较多的美国人,开放的美国人,他们是期待改变的,期盼着政界能有更多不同的元素,比如黑人啊,女性啊。如今的两个候选人,都不是。

02 。总统竞选,表演成分越来越大

每个国家,无论革命还是改革,都不会一劳永逸。美国社会也是在发展中,不停地产生着新的矛盾,比如如今的“贫富差距”的问题,其实是现在的政治模式不太容易纠正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举个例子。
我曾经在美国的议会当过一段时间实习生,我有个同学,在游说公司工作(注:游说公司,lobbying firm,为了社会上各种利益来说服立法委员会作出符合这些利益的决定,美国商界和各大公司会在华盛顿雇佣游说公司,帮助他们到政府去当说客)。
同学来找我,我就问他:“你为什么每次都可以大摇大摆地进来,然后跟政客们谈条件,要政策?”
同学就说:“企业是社会的一部分,我们都享有言论的自由,我的钱想给谁就给谁,我的声音想发给谁就发给谁,只要他愿意听,我就会去说。”
拿谁的钱,就给谁办事儿。所以你看,你根本断绝不了钱和政治的关系,如果体制已经是这样的体制,其实就非常麻烦了。
这里要插一句,美国的选举和英国不太一样,英国的选举和美国比起来,对传媒的依赖度没有那么高,但是美国的选举,没有钱你是造不出声势来的,和我们国内网红拼命吸引流量是一个道理。
为了吸引“流量”,竞选人就必须拼命表演,所以总统竞选表演的成分就比较多,而今年的表演成分会更多。

03 。我谁也不想选

你要问我今年愿意选谁,我只能说:非常难,不好选。
在我内心中,民主党是一个讲究“大政府”的政党,认为一定要靠政府对市场进行调节,来革除市场的一些弊端,比如说降低贫富差距等等。
而共和党有另一套自己的逻辑,他们始终认为“有能力的人就应该比没能力的人过得好”。至于你过得惨的那些人,我不会通过税收,或者通过福利来帮助你。总之就是:人应该靠自己吃饭。
但在我看来,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每个人生下来,都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家庭背景,而且他的天分也有差异等等……就要看你政府愿不愿意花费时间和资源去调节这种不公平。
在共和党眼里,这些都是不成立的,他们认为:你如果没有能力,我也不用去管。所以说,对比起来,我心里并不支持共和党。
不过,我的观点和一些在美华人的观点也是不一样的。
经过多年的观察,我发现不少华人支持共和党,因为他们可能更认同共和党的方针——这大概和那一批华人的特点有关系——他们来到美国的时间很早,而且都很努力,当然希望能够留下更多劳动所得,希望政府的税收干预少一点。
我记得非常清楚,2010年美国中西部某州州长选举。民主党候选人在竞选的时候,说:“我们一定要加强学区的建设,把教育质量搞上去!”
这就和不少华人的逻辑不一样。咱们中国人大多是“孟母三迁”的逻辑——哪儿学校好我去哪儿,我才不会等你十年八年,因为等到你把学区建设好了,那时候我的孩子都毕业了。

04 。两党都失去了“学习的能力”

尽管我比较认同民主党的逻辑,但如果单来讨论今年的竞选,我是有些失望的,我觉得两党表现都不好,都失去了学习的能力。
你看咱们中国,从十九世纪末就有了“改革”二字。咱们中国人,长久以来,在潜意识里就担心自己会落后,有了危机意识,所以一直在求变。可能有时候步履慢一点儿,有时候走得急一点,但总是想要做出改变。
美国人呢,可能是天下第一当惯了,好像从来不觉得自己国家大的体制能有多大的变化。
其实你要真的想解决问题,身边就有很多事情可以去改变。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投票。
你看看投票有多艰难,投个票要费多大周折,你能不能让老百姓不要费那么大力气去投你一张票等等……很多事情可以去改变,但他们没有改观的惯性,就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史上最差的美国大选是怎么造成的?
△美国政府网站上的选总统流程
我在大学工作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会讲美国的民主制度如何运行。其实每个学生在上高中的时候都会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但并不是每个州都教得很全面,而且每个州的做法也不尽相同。
结果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相信这也是美国大学里的普遍现象)——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到了大学里,并不知道应该怎么投票。
说起来很简单,弄个信封。但事实上很多美国人都觉得很麻烦,信往哪里写啊,信封怎么拿到啊,票我怎么填啊……挺繁琐。
所以美国很多基础的东西,他自己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他们这个体制如果运行得不太顺畅了,应该怎么着手去改革?
史上最差的美国大选是怎么造成的?
△就……挺麻烦的

05 。精英阶层很难代表普通民众的想法

在我所就读过的大学里,我的同学们,支持民主党的还是占多数。其实,在美国,那些大家喜闻乐见的知名学府里,基本都是支持民主党的占多数。
支持共和党的肯定有,但他们处在民主党支持者的汪洋大海之中,也不敢随便抛头露面。
当然,同学里确实有极个别的同学支持共和党,并且能够非常勇敢地谈论自己的观点。
为什么说他们谈论支持共和党就是勇敢呢?你看现在选举到了这个阶段了,你表示支持共和党,就相当于支持特朗普,但是特朗普这个人在种族方面的言论,又跟少数族裔不可调和,特别是非洲裔美国人,他们会觉得:你支持共和党就是支持特朗普,就是支持对我们的压迫。
怎么谈?没法谈。本来关系挺好的同学,都能马上翻脸结仇。
不过我们现在也明白了,知名大学里最聪明最精英的教授和同学们,很可能反而恰恰忽视了广大美国老百姓的需求。
四年前的美国选举,精英阶层都觉得希拉里赢定了,可是结果又是什么?
作为名校毕业生,以及作为华裔移民,很多人其实都不太认识特别蓝领的美国人,或者是因为跨国贸易而失业的美国人。所以在“精英”们的眼里,这部分人好像特别少。包括在路上见到流浪汉,你很可能都躲着走,你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成为流浪汉的,还有他们都在想什么。
精英永远是少数人,我们永远是看着少数人,以为他们是风向标,但多数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并不了解。
政治心理学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科。你会发现,在人们已经非常认可某个人的情况下,这个人无论怎么表现,他的铁杆儿支持者都会一直认可下去。
比如说特朗普竞选,即使在台上骂脏话,支持者也会说:“你看这个人多洒脱!”“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一定要选这样的人成为总统。”
所以说如今的竞选辩论已经无法给人们带来更多新的信息了,一般人都只是去看看热闹而已,大家不会去想:“这个候选人的政策是怎样的,他许诺了些什么,我要看着他兑现自己的诺言……”
不会有,因为很多印象已经固定了,竞选反而很可能会强化固有印象。
有时候中国人会很难理解美国人,为什么会去选一个说话那么没水平,看上去也没什么文化的人当总统?
我采访过很多美国同学,发现美国人对精英的要求和中国传统不太一样。比如我们中国人,对领导者的期望,是字也好,书也读得好,人也善良,很有正义感……总之最好是个完美的人。这才是咱们所说的精英。
但美国人认为:你可以是精英,但当你站在一个体育馆里,在发表演说,或者和其他人聊天的时候,你不能上来就说“我是从哈佛/耶鲁毕业的,我工作了三年,都取得了这些这些成就”。你这么一说,就很难和普通人产生情感上的联系。
所以特朗普有一个优势,就是他说话没什么水平,都是大白话。你看,一个亿万富翁,为什么居然能够赢得很多蓝领,还有失业者的票?我就只能说,可能因为他看起来就像你家的邻居。他虽然很有钱,但是他说的话你都能听得明白。他的词,不优雅,接地气,很像我们平时能接触到的人。
而传统的政客们,可能从一开始,就看上去太“高大上”了。
「 美国真的在衰落吗?」
如果和自己相比,美国如今肯定是不如以前了,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它不是一个很开放的国家了。
记得以前坐出租车,我遇到过很多移民司机。比如说伊朗的、墨西哥的司机,他们会回忆七十年代,说那时真是美国的“黄金期”,只要努力,就能赚钱,确实能实现“美国梦”。
可现在普通人的上升空间越来越小,而贫富差距也越来越大了。从这一点看来,美国确实在退步。

转自爸爸真棒公众号,ID:babzhenbang “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国际化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中西融合教育探索。联系:VX(Hanzhang_Mo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