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川普连任,我还有书读么?

早上和编辑部的小伙伴们开玩笑说,昨晚大概率有三个人失眠:川普、马云,以及等不到大选结果的小编我。美国当地时间11月3日,2020届总统大选投票日如期而至,无数美国人将在这最后一天投出他们决定性的一票。如今,川普和拜登的对决势均力敌,充满着戏剧性,更是吸引了全世界吃瓜群众的注意力。

不过,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由于新冠疫情叠加2020年大选,通过邮寄选票的人数大大超过了往年,相比于现场投票,邮寄投票处理环节更复杂、耗时更长,很可能导致选举结果推迟揭晓。国内各大媒体也在实时播报美国大选最新选情。

在坐等吃瓜的同时,“爸爸真棒”特邀长期生活在美国西海岸的华人家长hummingbird,来谈谈当地人对于美国大选的态度,在她看来:
如果拜登当选,对于深受特朗普政府签证限制、专业限制的中国留学生来说,确实是利好,根据纽约《世界日报》的报道,拜登表示亚裔美国人使美国变得更强大,将确保美国继续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和最聪明的人。
如果特朗普连任,那么对于留学生来说,不论是赴美留学还是留美工作,都将是继续充满不确定性的四年,就在上周,特朗普政府计划施行“H-1B按工资标准降序排列抽签大法”,大幅提高H-1B申请门槛。
但与此同时,就像纽约时报近期发文“A Country in Turmoil, No Matter Who Wins(一个动荡的国家,没有人胜出)”,在Hummingbird看来,不论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很难改变“两极化”和“撕裂”的美国。
*为方便阅读,下文以第一人称表述
很多年前,刚到美国的时候,我去一位加州白人邻居家玩耍,聊天的时候,她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不要叫我美国人,

请叫我——加利福尼亚共和国公民。

 

当时我只把邻居的话当成一句笑话,慢慢地,却发现确实有许多加州人是这么想的,他们还会兴高采烈地宣称要争取加州的独立,特别是特朗普当选之后。

今年总统大选,在轰轰烈烈的选战之下,美国的分裂和矛盾凸现得就更加明显。

 

我有同样身在美国的中国朋友,他们说:“真的是让人筋疲力尽的一年啊,希望总统选举快点结束,快点消停吧。”

我说:“先别高兴得太早,大选的结束,可能意味着另一场抗议的开始。”

无论是谁当选,另外一派都可能拒绝让步。特朗普早就宣布,如果他失败,可能不会接受选举结果(参考资料:he may not accept the outcome.)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在对选举结果的模拟中,模拟结果显示——除非拜登“断崖式”落败(差距很大),否则所有的结果都会导致“街头暴力和政治危机”。

当然,这段时间身在美国的中国朋友们也不要紧张,暂时远离各大城市中心地区就好。前段时间的BLM抗议、打砸商铺和“零元购”其实都集中在市中心,郊区居民区和华裔聚居区多数仍然十分安全。

有人说,如今美国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还有人把这样的现象称之为“撕裂的美国”。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美国的“两极”和“撕裂”呢?

 

先看美国大选的科普

01 。“撕裂”隐藏在基因里

230年前,美国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在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就在“如何制衡联邦(中央)政府和各州政府的力量”这个问题上费尽了力气。

美国《宪法》的主要制定者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相信:各州若要和平相处,就要充分自治。

所以美国的联邦政府权利实际上非常有限,许多重大问题的决定权都在各个州政府的手上。

比如,在今年的疫情当中,每次当特朗普政府作出决定、发布命令的时候,总有各州州长跳出来和他唱对台戏。这就导致联邦政令的执行毫无效率。

联邦政府做不了州政府的主,同样的,州政府也很难影响联邦政府的决定。

比如,环保问题。多年以来,美国民主党都十分关注环境保护。在民主党“铁盘”州加利福尼亚,州政府一直在积极应对空气污染问题,包括制定更高的燃油标准,安装催化转化器和推广零排放车辆……至今为止,美国有13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已和加州一起,共同签署了环保备忘录。

 

这本来是件好事儿,但特朗普政府却不愿意将这一做法推广。而且因为民主党州长总是和他作对,特朗普政府一气之下,甚至决定撤销加州对环境问题的决定权。

结果,作为反击,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与四家汽车制造商(福特,本田,宝马和大众)达成了自愿协议,继续执行严格的排放标准。

特朗普政府是如何回应的呢?美国司法部攻击这个协议,说它违反了“反托拉斯法”。

从建立之初,美国政治体制中其实早就隐藏了“撕裂”和“纷争”的基因。

02 。美利坚“分”众国

不仅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撕”,美国有许多州,也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在各自发展,这进一步加剧了州与州之间的分歧。

结果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现在更像美利坚“分众国”。

我在中国的朋友经常问我这样一个问题:“美国人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养老怎么养?医疗保险要交多少?等等等等。”

这些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一个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其实和他是不是美国人关系真的不大,反而和他生活在哪个州、哪个城市、哪个地区……息息相关。

举个简单的例子,已经在全美推行的奥巴马医保(正式名称是《平价医疗法案》/ the Affordable Care Act),看起来像是一个“被统一执行的法案”,但每个投保人究竟要交多少钱,其实是由他们所在地的州政府,而非联邦决定的。

2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决定扩大奥巴马医保的补助计划,以便惠及更多穷人;14个州决定不扩大补助;还有10个州选择使用“混合方式”。

这也就意味着贫穷的美国人,会因为居住地的不同,而获得不同的医疗保险。(参考资料:decide whether to expand the Medicaid program)

2019年,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的居民为最基本的奥巴马医改计划支付了449美元;而在仅30英里外的费城,成本降低了18%。2020年,怀俄明州、西弗吉尼亚州和佛蒙特州的保费是罗德岛州、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的两倍。(参考资料:paid $449)(twice as high)

美国开国元勋,宪法起草人之一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就曾经预言,美国蓬勃发展的能力,将取决于——拥有足够强大而负责的(中央)国民政府,这个政府能够对重要问题采取行动。

汉密尔顿还对美国现有的体制发出过这样的警告——把过多的权力交到各州手中,将削弱美国作为一个完整的国家所能发挥作用的能力。

如今,汉密尔顿的担心正在成为现实,而在全球化经济的发展进程中,美国所面临的挑战会变得越来越严峻。

03 。“地理隔离”造成“群体分化”

美国作家比尔·毕晓普(Bill Bishop)是畅销书《大分类》(The Big Sort)的作者。他阐述了一种在美国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之久的现象——美国人正越来越多地聚集在志趣相投的社区中,让自己身处于和他们有着相同认知的人的中间。

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教授卡斯·桑斯坦曾提出“群体两极分化法则”(law of group polarization,这个法则认为:当拥有相同意见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信念和共识会变得更加热情,也更加极端。

举个例子,如果反对枪支管制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就会更加支持拥枪;

如果志趣相投的环保主义者聚集在一起,他们就会更加投入地去保护环境……

换句话说,就是:不同观念和信仰的人,压根儿就不愿意居住在一起,而他们隔得越远,就越是对自己的信仰坚信不疑,也越是憎恶和敌视对方。

这就是桑斯坦教授所说的,随着“地理性隔离”的增加,意识形态的分歧也会被放大。

举个例子,我居住在民主党的“铁盘”州——加州。2016年总统选举的时候,在加州大学的校园里,无论是教授,还是学生,都高举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大旗,而对特朗普深恶痛绝。

加州的各所小学里,流传着各种为了笑话特朗普而创作的歌谣;加州的许多大学,教授上课前先抱怨特朗普15分钟,然后才开始正常讲课。

有没有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呢?有的。但这样的人绝对是少数,并且往往没有胆量公开表达自己“与众不同”的政治观点。

记得在一次政治集会上,一个学生突然跳到人群前,宣布自己支持特朗普,结果立刻遭到了其他人的攻击和辱骂。

如今的美国,“意见高度一致的超级集群”正日益壮大。2016年,白人福音派人士在2016年将81%的选票投给了特朗普;而曼哈顿人将87%的选票投给了希拉里,她在华盛顿特区赢得了91%的选票,在旧金山赢得了84%的选票。

现如今,将近80%的美国人,实际上是生活在“一党制”之下。共有36个州(15个民主州和21个共和党州)拥有“三连胜”政府——也就是说,单一一个政党控制着上议院,下议院和州长官邸。

唯一真正的“两党制”的州,全美只有明尼苏达这一个。

不同党派的美国人,彼此都很不喜欢对方。他们分开生活,不停地争吵……结果就是恐惧和愤怒的政治,两党充满怨气,反对对方。

政治评论员们称美国这种功能失调的政治是“冷内战”的一种形式。“冷内战”的结局会怎样呢?评论员们预测,其中一方最终将获胜,统一整个国家;或者,联邦分裂,真的成为像人们想象中的“加州共和国”这样一个个独立的小国。

04 。分裂的华人移一代和移二代

不光是不同党派,不同地区的人持有不同的政见,有时候,甚至连不同年龄段的人,也有不同的信仰。比如华裔移民,“移一代”和“移二代”之间,就存在很大的分歧。

我的大多数第一代移民的华人朋友,发朋友圈的时候都说要给共和党投票——倒也不是因为有多喜欢特朗普,只是因为看不惯民主党的许多做法,比如:对中产征更多税(根据计算,拜登上台后甚至会对高收入人群征收高达60%多的税赋),支持同性恋和更加开放的性教育,允许人们根据“对自己性别的认知”来选择进男厕所或者女厕所……这些做法都让勤劳、观念传统的移一代感到愤怒。

有意思的是,大多数“第二代”华裔移民,往往是民主党的忠实支持者。这主要是因为,移二代在美国出生长大,接受的是纯正的美国教育,华人聚集区又往往位于民主党执政州,他们更相信民主党的理念,不喜欢观念保守的共和党。

我一个朋友的女儿是藤校高材生,前段时间,她对妈妈说:“我支持黑人的BLM运动,抗议人群打砸抢的行为我也能够理解……”

朋友瞬间就发飚了,说:“爸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你当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可你现在居然在为流氓和强盗说好话!”

女儿说:“他们不是流氓和强盗,他们只是愤怒,他们太弱势了……”

还有一个朋友的儿子,认为民主党对他老爸征高税是正确的,因为这样就能用这些钱去帮助穷人。

气得他爸直拍桌子:“你爹辛辛苦苦挣钱,是用来养家的,不是用来养那些不好好工作,整天就指着靠福利过日子的懒人的!”

 

类似争论在华人移民家庭一直在上演,许多华人爸妈甚至为此切断了自家娃的大学学费供应,“让他们自己打工赚学费去!”

2000年以来,美国亚裔人口增长了70%以上,占总人口的6%。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按照这个速度,到2055年,亚裔美国人将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

而亚裔选民也是美国选民中增长最快的族群。从2000年到2020年,有资格投票的亚裔美国人增长了139%,翻了一倍多。

无论美国如何分裂,两个政党总会去争取更多人的支持。而亚裔只有自己壮大起来,积极投票,踊跃地发声,才能扩大影响,让美国政府作出有利于我们族群的决定来。

转自爸爸真棒公众号,ID:babzhenbang “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国际化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中西融合教育探索。联系:VX(Hanzhang_Mo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