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必须要承认,学校还是有血统和派系区别的。早在四五年前,我就听说了“爱文”这个名字和它的种种传说。

这所位于纽约曼哈顿的艺术中心切尔西的私校,从诞生之初便显露了它的“野心”——首先,什么样的学校会叫自己World School?

据说爱文纽约的学生家长多是科技公司的高管、企业家、投资大佬以及时尚设计师。连汤姆·克鲁斯的女儿Suri也在爱文就读。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纽约校区

爱文纽约创立第3年,在校生人数就达到了1200多名,达到可与纽约百年私校比肩的地步。

在爱文世界学校的版图中,爱文纽约校区于2012年启动;2018年,巴西圣保罗校区启动;2019年,爱文落户中国深圳,开办幼儿园;2021年,爱文深圳计划要迎来它的小学至高中部的全学段开放。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学校深圳校区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报道爱文了,在进入中国的第二年,爱文的模式究竟落地得如何?如何去理解爱文这所 “世界学校”?在全球疫情的新形势下,它又该如何面对教育的挑战?

我和爱文深圳校区的校长Ted Faunce 方泰德(前香港汉基校长)、爱文深圳校区副校长、中学部执行校长Matt Scott 施明道、幼教部及小学部执行校长徐吉Angela Xu深入聊了聊爱文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并总结出了8个关键词,以便家长和读者按图索骥。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01 。 城市

爱文的英文名Avenues,不禁让人想到纽约的第五大道Fifth Avenue,有一种强烈的大都会感。

爱文世界学校,的确也是城市感、现代感强烈的学校。

实际上,无论是纽约切尔西,还是巴西圣保罗的Rua Pedro Avancine,亦或是深圳南山区的西丽湖国际科教城,还是未来即将开放的加州硅谷校区,可以看出,爱文的每一个校区,不仅仅是一串大都市的名字,更是某种代表未来的世界地标。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圣保罗校区

具体到校址的选择上,爱文也颇具良苦用心。基本都在城市中心,又闹中取静,贴近自然,周边更有丰富的资源有助于学生的学习和探索。

爱文纽约校区,就在哈德逊河边上。河东岸是曼哈顿,西岸是新泽西。一边是金融中心,一边是艺术世界。据说每天看着哈德逊河日升日落的学生里,就有发起“过滤哈德逊”环保项目的孩子,才6年级。而切尔西随处可见的画廊,耳濡目染培养出来的孩子审美该有多好?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深圳校区,周围则环绕着清华、北大、中科院的研究生院、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文化和科技氛围浓厚。一路之隔的深圳大学城体育中心,将是孩子们体育活动的基地。这里长大的孩子,又会不会成为未来中国的硅谷建设人?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深圳校区周边社区

有了好的校区,更要建设好的社区,而不是孤芳自赏,这是爱文打动我的另一个地方。把学校视为一个社区的有机组成部分,让学生们融入这个生态圈,了解和改变自己生活的社区、城市、国家,这比任何高大上的口号都要实在。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爱文最终选择了深圳。这里的父母年轻、开放、而且具备某种 “大世界观格局”,对于爱文想要做的面向未来的教育,他们更容易理解和接纳。

爱文深圳的孩子们会如何建设他们的社区?值得期待。

02 。连接

 “教育事业的本质是搭建桥梁,而不是树立高墙”,这句值得深思的话出自爱文深圳的校长Ted Faunce。

桥梁代表连接,而“连接”这个心理学上常见的概念,在一所学校的建设里并不多见。

爱文的建筑、文化和理念,也无不体现着“连接”二字。

爱文深圳校区的总建筑师Aybars Asci把爱文深圳的建筑理念归类为“连接的建筑”。

这不是建筑大师的炫技,而是深刻理解爱文教育理念后的呈现。 、无论是建筑空间的连接:连廊、攀爬架、楼梯;还是和自然的连接:树屋图书馆、会呼吸的植物墙;又或是文化上的连接:完全互为镜像,通过一个洗手间连接的双语教学教室,这是我见过的把“连接”运用得最出神入化的学校建筑。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我们不是传统国际学校的‘一个品牌,多所学校’,而是‘一所学校,多个校区’”,Ted校长强调。

爱文确实试图把“一所学校”做到极致,确保全球各个校区共享招生标准、课程体系、师资培训、校园文化。

这可能是理解它“世界学校”的一把钥匙,也是理解它“连接”文化的关键点所在。

在课程上,总部研发中心会根据统一的学术标准设计课程大纲。

师资上,爱文的老师能申请去其他校区授课,在全球各校区之间流动。

招生上,爱文的学生一旦被一个校区录取,就意味着也被其他校区录取。比如你要从深圳转到纽约,只需申请,不必考试。

目前,爱文校区已落地三个大洲,并且正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这个连接世界的全球教育体系。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03 。梦之队

爱文的创校团队和师资力量一直是吸引市场目光的头号招牌,因为它实在是一支“梦之队”。

Ted Faunce方泰德博士爱文深圳校长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刚刚加盟的爱文深圳校长Ted Faunce方泰德博士,拥有普林斯顿大学古法语博士学位,是大名鼎鼎的前香港汉基国际学校校长,还是支教项目“美丽中国”(Teach for China)理事会成员。走访过国内200多所国际学校,参与过包括云谷学校在内的建校顾问工作。
Matt Scott 施明道爱文深圳副校长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深圳副校长Matt Scott 施明道,纽约爱文的前课程和运营总监,曾在美国特许学校 Harlem Village Academies 工作十年,因公益教育组织Teach for America进入教育行业。(吸引我注意的不光是两位校长的履历,更是他们都曾参与公益教育。)

教师团队则动辄来自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60%的老师具有硕士以上学位,80%的老师拥有6年以上教师资历。

更厉害的是爱文的教学研发团队The Tiger Works。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这是由NASA科学家、哈佛大学教育学博士、美国顶尖私立学校Phillips Exeter Academy前校长……31位科学家和教育学者组成的“秘密武器”。

那个爱文最著名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就是他们发明出来的。(爱文世界元素,即爱文独特的全球课程体系)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光看图可能没什么感觉,倒是强烈建议家长可以点进这个链接,看看每个“元素”的定义、希望产出的成果、以及该元素会在几年级的课程中体现,应该更有收获。(链接:https://awe.avenues.org/table.aspx)

“一开始你可能看得很晕,实际上这些元素是被精心整理出来的,这些核心能力适用于3-18岁的孩子。同理心、批判性思维、创造力是爱文首先关注的三项元素,其他还有认知能力、抽象思维、相互连接、道德、意义、文明等。”Ted校长自豪地说。

没有所谓的最佳教育模式,创新是永不枯竭的能量来源。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11种学习体验贯穿2-18岁教育

04 。基于经验,而非实验

就像很多创新学校问世时面临的追问一样,我也同样问了校长:爱文世界学校算不算一种教育实验?

Ted校长说:“我不认为爱文是一所实验性的学校,相反,倒是很有经验。”(Not experimental,but experiential)

我们确实没有AP,没有单独的数学、语文、英语课,但我们是一群富有经验的教育工作者,基于过去30年对学习和教育的研究,应运而生的一所创新学校。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这点倒是真的不假。从爱文进入中国前打磨7年,到招聘师资的严格,再到从幼儿园逐步开设学段的做法不难看出,爱文一方面打破窠臼、始终创新,另一方面又低调细致、不忘教育本质,自始至今,爱文学校都走得谨慎而踏实,这在创新口号遍天飞的当下,更是难得。

05 。 跨学科的项目制学习

在采访中,两位校长都再三强调了爱问的“跨学科项目制学习“(interdisciplinary projects based learning)。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纽约爱文10年级学生完成的Tiny House项目了。

在爱文纽约校区,10年级的学生们利用大半年的时间,在黑石森林里设计了一座完全环保,采用太阳能电力和实现生物降解的小木屋。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从木屋的结构设计,到材料购买和打磨,到大家合力安装,哪怕是一小块木头的角度问题,都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重头再来。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当小木屋最终在森林落成时,每个学生都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项目管理、建筑、手工、电力、环保、物理等跨学科知识和坚忍不拔、团队合作等品质。而同学们齐心协力、克服困难,造出了一个房子,哪怕很小,内心的那份成就感,是纸上谈兵难以比拟的。”副校长Matt对我说。

越是项目制跨学科学习,不但对老师的设计能力要求高,更有资金要求。我问,钱从哪里来?

Matt校长说,爱文的“种子银行”(Seed Bank)就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为6-12年级的,想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学生提供专业知识、技术与资金的帮助。爱文的家长、老师也会参与其中,为有创业或实践能力的学生提供意见与支持。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06 。最纯正的沉浸式双语环境 

作为家长,你是不是早就对“沉浸式双语”这个词审美疲劳了?

我是和徐吉校长(爱文深圳幼教部及小学部执行校长)聊完后,才觉得自己过去对这个词没理解透。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深圳幼教部及小学部执行校长徐吉

“我们常见的低龄段双语教学场景就是一个外教加一个中教,对不对?但这种双语教学其实有很大的毛病,如果英语老师说的孩子听不懂,孩子很容易直接去找中文老师,中文老师就会变成翻译的角色,因为中文老师反正会“喂饭”给他吃;其次,这在文化输出上也有问题,很多双语学校会让英语老师做主教师,中文老师做辅助,生活老师,这在文化输出上会给孩子一种什么印象呢?”

作为“沉浸式”双语教学专家,徐吉校长早在2012年加入爱文纽约后,就没有停止过对于双语教育和孩子跨文化理解力的思考。在纽约,徐吉老师担任中文沉浸式项目的主任,她还为纽约校区制定了中文能力系统评测标准。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那么爱文会怎么做?

“我们不是“教语言”,而是“用语言教”,这种教学方法对空间有很高的要求,在幼教部,孩子会交替使用两个布局相同的教室,两个教室通过一个共同的洗手间相连接。但两个教室的语言,一种是纯中文,只有中文老师,一种是纯英文,只有英文老师,这样孩子才会绞尽脑汁地去主动吸收语言环境带来的挑战,而孩子在每个教室里都能够无缝衔接地进入一个语言环境。”徐吉校长说。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当然,最大的挑战留给了老师。两个班级的老师的教学进度必须紧密相连,这对老师备课的进度把控,课程的计划,对孩子的了解,要求都很高。

同时,老师的工作量也多了3倍。因为爱文老师都是全科老师,做学科交叉和跨学科的计划,同班的两个带班老师如何分工合作,隔壁班的两个老师如何沟通教学进度,这都是层层递加的工作量。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但在这样扎实的双语课程基础下,到了中学,教学语言英文的比例将从50%上升到了60%。而对于要培养世界公民的爱文学校而言,这也是一颗必须从孩子很小时就要种下去的语言之种。

“精通语言早已不是语言学习的目的,语言习得过程对身份建立、自我认知、思维方式、沟通能力和国际视野的培养才是关键,而孩子们的所学所悟最终都需要回归他们的日常生活和与他人、周遭的关系当中。”Ted校长在一开始就强调。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07 。线上与线下

爱文在线是爱文世界学校的线上校区,为两岁至十二年级的学生提供教育。目前,在线校区的学生在秘鲁利马、韩国首尔、西班牙马德里等地学习。

“爱文很早开始开发线上课程了,疫情期间,在线课程的注册人数增加了十倍,这毫不奇怪,特别是在美国,你知道回到学校有多让家长紧张。”

“学校不是一个四面围墙围住的地方,如果我们的线下校园关闭了,我们还总有一个地方可以在线学习。” Ted校长说。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在线的学生Victor在德州学习

浏览爱文的在线课程网页,我为它课程设置的超前和实用惊讶:“惊喜阅读+广泛创造”是一个跨学科课程,要求学生带着问题和点子去阅读文史哲科学作品,并倒推自己的创造和实验;“数学探究”是一门数学圆桌课;“全球护照”是任务型多国语言课程, 更有一门“心灵与身体”,为全球学生提供直播健身课,通过瑜伽、HIIT运动都达到身心健康。

这场疫情中进一步加深的反全球化趋势,让Ted校长看到了国际教育可能面临的严峻挑战,却也更加坚定了他对培养真正的世界公民的信念。

爱文的在线教育,也许正代表了某种趋势和方向。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深圳校区学生疫情时期的在线教育,在地球日时学习垃圾分类

08 。全球与本土

疫情以后,“全球本土化”Glocalization这个源于商界的词再度热门起来, Think Globally,Act Locally翻译过来不就是教育界被提及多次的“植根本土,放眼全球”?

这一点对爱文世界学校尤其适用。

正如副校长Matt所言,“爱文不是一所国际学校,也不打算在全世界教授美国课程。我们在巴西教巴西国家课程,在中国我们也会使用中国国家课程。而且实际上各个国家的国家课程90%都一样,差别很小。”

爱文世界学校最核心的就是把全球共通的课程和各国本土的课程有机结合。如何拆解?如何都适用于爱文的世界元素?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深圳校区小学课程体系

来到深圳后,徐吉校长带领本地教师团队,与总部研发团队合作,设计出“根植本土、连接世界”的中国课程体系,让学生们既能掌握扎实的中国基础教育,又可以体验最前沿的教育模式和有效的教学方法。

可以肯定的是,爱文深圳并不是一所国际学校在中国的“分店”,而是和纽约、巴西、洛杉矶等分校紧密相连的、国际教育社区的一部分。

这所走在世界前面的学校,在“中国硅谷”长大了

△爱文深圳2020年首场OPEN.ed公开教育论坛上,爱文深圳校区校长Ted Faunce方泰德博士,上海纽约大学创校校长俞立中教授,松山湖机器人基地董事长李泽湘教授,以及凤凰卫视制片人与主持人于盈女士从他们所在的科技、媒体、教育领域出发,共同分享了他们对未来人才发展和教育的深度思考

“爱文深圳的学生家长已经开始咨询我如何转去硅谷校区的问题。我为爱文的孩子将来面临的机会感到兴奋。” Matt校长笑着说。

如今,爱文纽约校区已经有了5届毕业生。2020届毕业生里,有近20%的学生收到了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常青藤级别的offer,60%的学生斩获并进入全美Top 30综合大学或文理学院。这无疑是爱文创新教育成果的有力佐证之一。

👇2016-2020年的264名爱文毕业生👇

汇总录取院校列

十名或者更多毕业生就读院校New York University

纽约大学

Univ of Southern California

南加州大学

七至九名毕业生就读院校

Barnard College

巴纳德学院

Cornell University

康奈尔大学

Skidmore College

斯基德莫尔学院

Stanford University

斯坦福大学

University of Chicago

芝加哥大学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宾夕法尼亚大学

五至六名毕业生就读院校

American University

美国大学

Boston University

波士顿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

哥伦比亚大学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西北大学

Tulane University

杜兰大学

三至四名毕业生就读院校

Bard College

巴德学院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

Elon University

伊隆大学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乔治华盛顿大学

Howard University

霍华德大学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东北大学

Rensselaer Polytech. Inst. (RPI)

伦斯勒理工大学

Sarah Lawrence College

莎拉·劳伦斯学院

Savannah Coll of Art & Design

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

The New School

新学院

Tufts University

塔夫茨大学

University of Miami

迈阿密大学

Univ. of St. Andrew’s (Scotland)

圣安德鲁斯大学 (苏格兰)

University of Virginia

弗吉尼亚大学

Wake Forest University

维克森林大学

Wellesley College

卫斯理学院

Wesleyan University

维思大学

Williams College

威廉姆斯学院

Yale University

耶鲁大学

两名毕业生就读院校

Babson College

巴布森学院

Boston College

波士顿学院

Brandeis University

布兰迪斯大学

Brown University

布朗大学

Colby College

科尔比学院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

威廉与玛丽学院

CUNY Baruch

纽约市立大学柏鲁克分校

Fashion Inst. of Tech. (FIT)

纽约时装技术学院

Harvard University

哈佛大学

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

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

Oberlin College

欧柏林学院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帕森斯设计学院

Pomona College

波莫纳学院

Rutgers Univ.-New Brunswick

罗格斯大学新布朗斯维克校区

Scripps College

斯克利普斯学院

Swarthmore College

斯沃斯莫尔学院

Syracuse University

雪城大学

UNC-Chapel Hill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

Univ. of Michigan-Ann Arbor

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

Vanderbilt University

范德堡大学

Vassar College

瓦萨学院

Wheaton College (MA)

惠顿学院 (麻省)

爱文的角色就是帮助学生发现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版本”的自己,而不是成为其他任何人。

这也是三位校长在采访中反复提及的话。

爱文深圳,明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转自爸爸真棒公众号,ID:babzhenbang “爸爸真棒”是一个K12原创国际化教育平台,致力于理性、深度、有启发的中西融合教育探索。联系:VX(Hanzhang_Mo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