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饼子的和吃饼子的

1. 自古中国人,就有画饼充饥的习惯。

自己不曾拥有的,别人说了你能有,就自以为能有的,特别多。

留学行业里又未尝不是如此?

明明自己没那实力,却总看到身边人申请到了哈耶普,恨不能拼命找出和身边人的共同点,然后笑笑说,哈耶普,我也能上嘛。

如果碰到几个有小心思的人,再给你一耸恿,告诉你,你这,准行,你孩子这么优秀,定能和那谁谁谁一样申请到某某名牌大学,你准果断交钱,笑着说:那这事情,就麻烦你了。

2.出国留学,咨询机构,家长学生们最爱问的几个问题:我们要申请的专业,你们有没有做过?你们机构,申请到我们这个专业前有多少案例,能拿来给我看看?

这二个问题有二层意思:1)你做过,应该懂这一块里面的专业知识。能理解我的孩子做的事。还有一层,是基于内心的欲望,而不言说的:2)你的案例里展示的学生硬性指标,如果我的孩子也能达到,你就能帮我做出来。

第一层意思,感同身受。第二层意思,你不说,我也懂,人都有欲望。更何况这层欲望降临在了自己孩子或者自己身上。

怕的是有人借此欲望继续给你描绘,让你信以为真,欲望就是现实,仿佛哈佛的offer,剑桥的offer正在给你招手一样。

我可以和大家保证,行业内大部分从业者,初心都是善良的,并且大部分,依然坚持着自己入行初衷。但也有一部分人,看跟了什么师傅,背了什么样的业绩,自己的业务底子高低,然后走向了不同的地方。咨询时,总是会给你描绘一幅美好的蓝图,可怕的是,有的人,他不和你说为了这个蓝图,你要付出多少努力,而是画着画着跟你讲:这事情,你是二流XX大学的水平,我保证能给你做到清华北大似的。

饼子,就此画成。内心认同这种虚荣感的,高兴地吃了起来。

这种事,向后影响的,是后端团队。我曾见过几个案例,客户估计前面的饼子吃的特别踏实,后来一看,噫!这事情没那谁谁谁描绘的如此美好!擅言辞的文案老师,会好言相劝,这时候理智的客户开始回归冷静,理性回顾自己,好好准备申请材料。不理智的,要求各种投诉,追究当初的过度承诺(当然,在我看来,这也没错,谁让你之前给别人画这么大的饼子);行业里,不善言辞的后端老师占大多数,最后结果不尽如人意,还要背负所有的骂名,要么就是暗自抱怨,被画饼子的顾问怼回去:我们要有梦想;他的爸爸妈妈人很好;我们为什么不努力呢;好offer来提升我们的知名度的。

细细一想,上纲上线,还真无法反驳。

这么看来,“未来留学行业只有21%的人能活下来”不是假话,他们既能提供咨询,又能提供全程服务。文武双全,客户安心,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至少自己给别人画的饼子,含着泪也要画完,别给其他人找麻烦。

当然,这样的人,应该也不属于这21%的人吧。

3. 人总觉得,你是专业的,就应该啥都懂。

留学行业的专业度,不在对专业的知识和细节了如指掌。而是对申请形势,专业背景和职业导向,以及专业的课程设置,申请难度等留学相关的业务知识,以及申请者的实际情况,有足够且清晰的了解。但恰恰如此,客户咨询时特别容易搞混。中国人自古认为:懂即是全懂,全知。却总把“术业有专攻”选择性忘记。似乎一个了解数据科学的顾问和文案老师,必须还会数据建模,还会使用R,MATLAB编程。故而当一个学生提供给老师的素材里,寥寥几笔写下自己的研究经历,被老师要求继续拓展的时候,居然也曾有人反问一句:

老师,你做这个专业做的这么多,难道你不懂我这个研究吗?

搞笑,我若是懂了,我还坐在这里?我为什么不去做你的教授?

4. 吃实在的饼是好事,但是我支持有偿吃饼。因为我们国人自古以来的一个陋习:对知识产权和消费他人时间的不尊重。

这也是为何我支持咨询收费这一观点。

你打官司请律师还要按小时收费,这不也是知识和专业的收费吗?

试想一下:别人陪你认认真真的给你讲解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港澳的留学事项,花了整整一上午3个多小时,讲的口干舌燥,最后你就一句谢谢,把今天别人讲的记下来,回去还想自己捣鼓。

劳动者的付出,应当被好好对待。

所以支持正版的呼声这么高,但是到现在效果也不是那么好的原因,我只觉得,有点道理。

说到这里,有人问我,你不是支持DIY吗?对,我依然支持,而且我也是这么做的,更何况,我所支持的DIY:是在专业Counselor的指导监督下,学生主动参与,实打实提升能力(Leadership,Critical reasoning等),感受留学申请的每一步,与老师进行思维的碰撞,闪现思维的火花,不断完成挑战,逐渐获得成长,从而成为一名优秀留学生的过程。和大家理解的“收集信息,自己瞎搞”应该……是两个概念。

有人说你不是致力于知识信息的共享吗?是,我到现在也一直在坚持这件事。但是减少留学信息差不是说你就能理所当然的“免费”接受他人的一切知识输出。几次平台上的讲座和国际学校/高校的巡讲,下了台都口干舌燥,甚至有次差点得了肺炎。你说这劳动值不值钱?

知识经济时代,知识理应得到起码的尊重,至少从物质上来讲。

就未来,我也有几个展望:

对留学家庭:理性面对饼子。你们该做的,是在老师的帮助下,逐渐认清自己,逐渐找准自己的定位,确认自己的目标,并在专业指导下,付诸行动。

对留学从业者:饼子画的少一点,更多提供专业的指导和建议,这才是有价值的地方。

对行业:尽早制定付费咨询,有偿指导(这已经慢慢形成了)的体系。对知识要有起码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