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在最新教育形势中,“五育并举”全面发展素质教育已经被教育部及各小学、初高中乃至大学高度重视。

时至今日,对于“不久的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音、体、美课程?”等等方向性问题,我们已经能给出确切答案:音体美课程不应再局限于对学生专业技法的培养和审美能力的养成,应推动学生人格的完善和对真善美的追求,促进学生的国际理解、多元文化包容、全球胜任力。

但对于更为硬核的问题,我们往往失语:为了抵达我们所描摹的理想,如何将素质教育融入学校发展?如何将音、体、美更好地融入学生成长?

历时半年,我们放眼全国,追至虞山脚下、昆承湖畔,寻觅到一个可以解答这些问题的样本,它以“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为理想,以“胸怀世界”为宗旨,为来自全球的青年学子提供自由的求学环境,让学生穿越艺术殿堂,走向人格完善,通向自由人生——即,常熟世界联合学院(以下简称UWC)。

1

将育人科学植入戏剧艺术

•Zac老师和他的诗词意蕴

苏州近中秋之际,常熟UWC行政楼二楼的黑箱剧场异常热闹。来自南美洲、欧洲、非洲、亚洲的学生分成两组,正在“众筹”两个短剧——戏剧老师Zachary Meager(以下简称Zac),将两首诗分享给了两组学生,要求大家在十分钟内明确主题,用戏剧语言将两首诗的意蕴呈现出来。

学生们很快在诗歌中找到灵感并转化。

第一组表演的主题是Different degrees of love(不同程度的爱):一是母亲对女儿的过度关爱,一是少年对网络的沉迷之爱,一是青年对毒品的堕落之爱。

第二组表演默剧Personality destruction(个性泯灭):讲述一个特立独行的青年最终被伙伴抛弃的故事。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在课堂上,Zac始终扮演着辅助和观察的角色,让现场氛围愉悦轻快,头脑风暴充盈流荡在舞台上。他的课堂不会停留在讨论概念,或者对戏剧理论的研究上,而是通过让学生体验学习成长。通过体验学习,学生们会掌握导演、制作、剧本,灯光、服装、舞台设计这些实用技能,包括舞台某个角叫什么名字,哪个区域适合表达哪种情绪等。

当然,理论也很重要。Zac会跟学生探索世界范围内不同形式、不同风格的戏剧流派,思路开阔,备课选材也不限于莎士比亚或者各类音乐剧。在Zac的课堂上,很多知识点还不断有旁逸斜出的惊喜。上学期,Zac跟学生一起学习荒诞戏剧,大家从《等待戈多》中看到存在主义,戏剧艺术延伸到哲学话题。

戏剧课程的考核评估是比较难的。在常熟UWC的两年(DP1、DP2,相当于高二、高三)里,DP1只有一次评估,是小组合作项目并撰写书面报告。DP2有两次评估,开学初一次评估是小组合作项目和撰写书面报告,第二次评估是撰写和展示(presentation)“导演的笔记本”, SL标准程度的学生只需要前面这三次评估,而HL高级程度的学生还需要第四次评估——“Solo”,是个人演出一个短剧。

•只有面对内心的脆弱,才能更加勇敢

戏剧课程在一些学生看来,还有助于帮他们正视自我,释放压力,调节情绪。

来自中国广州的詹远回忆说:“Zac老师的戏剧课让我勇敢地走出了舒适圈,在一次次尝试表演中,学会在众目睽睽下“出丑”,学会面对内心的脆弱(vulnerability)。”Vulnerability的意思是“易受攻击的,脆弱的”。参与表演会受到攻击吗?是的。在戏剧课上会有一个恐怖的训练:上课开始,Zac老师先让学生找一块空地站着,用肢体来表达脑子里的任何情绪或物事。

在这个过程中你会不知所措,很难真正意识到脑中到底在思考什么,理清思绪的过程也非常痛苦。这个时候就会体会到vulnerable——你需要直面那些不知所措和你根本注意不到的情绪。

当训练进行一定程度,很多人会情绪崩溃。这时目的就达到了——你敢于直面和表达情绪,之后就会一扫雾霾,心境明朗。正如宗白华说的:你越能忘掉自我,忘掉你自己的情绪波动,思维起伏,你就会像一面镜子,照见一个世界,丰富了自己,也丰富了文化。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常熟UWC戏剧舞台上演昆曲

常熟UWC对学习戏剧课程的学生非常友好。在学校文化中本就有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和敢于创新实践的理念。开放包容的语境,给了学生空间,去创作各种话题的作品。

•浸入式戏剧告诉我“宽容和理解”

学校浓厚的戏剧氛围,对学生的性格养成和学业走向也产生重要影响,来自上海的巫亦乐就是个中代表。

今天的巫亦乐个性内敛,思路清晰,颇有领导者气质,然而在入学前,她还是任性自我的家伙,跟家人关系紧张。到校后,她开始接触演出活动,并主导了中文戏剧社的第一次浸入式戏剧表演。演出结束后,巫亦乐意识到,善良与善良之间也可能相互伤害——矛盾往往来源于沟通不畅。随后,她开始修复与父母的关系。

在中文戏剧社里,处理任何事情都要用智慧、用心、用庖丁解牛的方式。2019年,巫亦乐参与话剧《雷雨》演出,她发现必须处理好队员的性格问题,时间问题,做好科学的排练计划,处理得好,皆大欢喜;处理不好,唱独角戏。她还发现,团队要有民主决策,如果一定要有领导力,那就是自我领导力,或者甘当配角,服务好大家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巫亦乐(左一)饰《雷雨》中的鲁侍萍

除了戏剧课程,巫亦乐主修了地理、英语、语文和设计。她认为人要有全球视野,首先得了解地球的物质构成、气候变化,人要有“设计思维”,有高阶审美能力,所以兼修设计课程。然而巫亦乐大学计划报考的却是心理学专业,因为看到同龄人中出现抑郁问题,痛苦万分,她希望通过心理学去帮助更多人。

看见人间疾苦,才会闻鸡起舞。常熟UWC学子某个理想诞生的原因,不是风云变幻的国际关系,不是百废待兴的国家建设,而是看到邻家小妹沿着街角移动时的沮丧,听到一只流浪猫被风雨侵袭发出的哀鸣。

在常熟UWC,还有数百个巫亦乐,心怀天下,脚踏实地。来自中国香港的邱楚楠,来自意大利的Silvia Gardumi,来自津巴布韦的Anesu Mukombiwa,来自荷兰的Jacco,他们有的在学习艺术课程,有的参加了艺术社团,有的组织了“全球论坛”。他们对人生都有非常清晰的思考。Silvia Gardumi说,做表演家和科学家,没有谁比谁更崇高,关键在于您如何去达成目标,能为人类做出怎样的贡献。

在常熟UWC采访第一天,记者心中生成这样的画面:

若干年后,东西方两国边境对垒,战争一触即发。东方的统领是巫亦乐,西方的统领是同窗Silvia。巫将军横刀立马阵前喊道:Silvia,你还记得浸入式戏剧吗?Silvia回答:当然记得。巫将军又问:你还记得UWC的使命吗?Silvia高声回应:从未忘记。于是,两军阵前,常熟UWC两位校友重温旧日时光,抛开成见,寻求共识。

戏剧艺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吗?我们相信教育的力量,相信文化的力量。因为站在常熟UWC的高位,对垒双方就具备了特殊甚至排它的连接,这种高阶情感,正是常熟UWC学子在未来世界产生影响的独特基因。

常熟UWC通过戏剧舞台将育人意识扎根于学生心中,形成学生们携持终生的共同记忆。

2

“音乐是很学术化的学科”

走进常熟UWC剧院二楼的音乐教室,如入香奈儿邂逅清新淡香水的发布会现场。两台钢琴对角线摆放在墙角,有传统的木质黑板,也有LED屏、投影仪等智能化装备,墙壁上贴着每周课纲及主题。这里是全校韵味风流的母体和中心。

•弹钢琴的时候,你应该“人键合一”

2016年, Christophtoph Genz(后简称Christoph)来到常熟UWC,开始搭建音乐课程大纲。他还兼艺术系主任,协助戏剧老师和视觉艺术老师设计课程。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音乐老师Christoph Genz

“中国学生聪明,能够完美演奏一段曲目,但他们不知键盘背后的逻辑,不理解作曲家的创作情绪、不清楚其哲学基础和社会背景,以及旋律背后最精微幽深的味道,更不要说提出批评。如何从根本改善这种局面?就是要大家沉下心来学习理论、分析曲子、创作曲子,培养批判性思维。”

Christoph的观点虽很合学生胃口。很多学生喜欢Christoph老师带领大家一起从时间线,作曲家的背景等对作品进行解剖分析,写分析报告,因为这时候离音乐大家很近。

今天,Christoph这堂课的主题是巴洛克时期(Baroque)的音乐—— “赋格”,针对不同水平的学生会有不同要求。他还邀请学生上台弹奏,助教的学生也很调皮,有男生光着脚丫跑上台弹奏,也有小女生撒娇说:我可以弹,弹得不好不要打我屁股。中途为了缓解大家的学习压力,Christoph还弹奏了一段Lady Gaga的《Bad Romance》副歌部分。

课后,Christoph说:“学生在这个阶段都会觉得作曲很难,很挣扎,但这正是常熟UWC教育的美好之处,我们鼓励学生通过体验去学习。”

UWC的创始人说:“你要比你想象的更强大。”所以Christoph理直气壮地对学生说:“你们必须作曲。” Christoph还推动学习音乐的学生跟学习戏剧的学生合作,如果后者创作了一个戏剧片段,前者就要来为这个片段作曲。这样要求下来,即使有些学生不演奏任何乐器,也开始尝试谱曲,包括演奏小提琴的,演奏笛子或者唱歌的,通过作曲,获得实战体验。

•掌握四国语言,却唱不了一句白茆山歌!

常熟UWC的艺术氛围浓厚,由学生自发组织的音乐会非常多,比如中国文化晚会,“同一个世界”音乐会,还有各个不同洲际学生组织的各种文化节,比如北美文化节,非洲文化节,欧洲文化节,亚洲文化节,极其丰富。这些区域化强烈的音乐节,极大地带动起了全校师生的参与热情。

常熟UWC中国文化中心还带师生学习常熟本土艺术文化——白茆山歌,结果好多懂多国语言的学生纷纷败下阵来。当然昆曲和京剧又是另外一回事。在常熟UWC中国文化晚会上,各国学生会组合表演京剧或昆曲。这些生动经历也成为这群孩子的青春记忆,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与全球接轨的纽带。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学生(中)表演白茆山歌

除了学生组织的活动外,每一次全校大会也有音乐表演, Cicc(张昕玥)就曾多次为大家表演钢琴独奏或伴奏。

•音乐其实是很学术化的事情

在Christoph的课堂上游刃有余的学生不多,欧阳真真和张昕玥是其中两个。张昕玥经常客串Christoph的小助手,前面撒娇说“弹得不好,老师不要打我屁股的”就是她。

进入常熟UWC,张昕玥发现,学校提供了大量实践机会——她每周都要为很多合唱团伴奏,成为各社团争抢的对象,还要参加学校举办的大型活动。

“学音乐绝不是为了图享乐,音乐课要学很多东西,也非常难,我的梦想是做一名音乐家,我的理论修为还不够,音乐是很学术化的学科。” 张昕玥说。的确,音乐是很学术化的。它的测评也带着学术化痕迹——理论知识考核只占总成绩的25%,乐器表演占25%,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音乐之间的联系,用英文写2000字论文占25%,作曲占25%(注:本标准为高级程度的考核标准)。

与张昕玥一样,欧阳真真也做了严谨布局,主修了三门高级课程:中文、英文A和音乐,三门普通课程:哲学、数学和生物。她还参加英文创意写作社团,聚集爱好者,探索不同的写作类型。她认为,作为艺术家或者创作家,应该有更高的眼界和丰厚的知识。

欧阳真真还是学校篮球队、足球队和排球队的成员。想象一下,上一秒还在音乐厅十指纤细演奏优美的曲子,下一秒就在蓝球场上快速奔跑,单手运球,双脚起跳,凶悍地盖对手一个帽。这种事情,就真实地发生在常熟UWC。

常熟UWC学生不过580名,所以很多学生会身兼数职,相互站台形成交叉网络。多重身份的好处在于,没有人会被丢到墙角里默默无闻,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成为局外人。

在UWC校园里,万事万物都跟美感和韵律相连。它的建筑、园林、雕塑、景饰以及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散发着特别的乐感和“韵味”。有美学家说:一切的艺术都趋向于音乐。在UWC这句话就验证了。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常熟UWC图书馆

3

用视觉艺术课程掀起头脑风暴

2019年3月30日,在常熟UWC的慈善拍卖晚宴上,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常熟UWC毕业生Naba Ali创作的《无脸少女》在慈善晚宴上以5000元起拍,最终以60000元成功拍出。

《无脸少女》刻画的是穆斯林女性拥抱自由的主题,而不是在成长过程中一味遵循的标准。她们肤色种族各异,也不需要符合传统意义上对美的要求,但她们必须有爱心,并且有意愿改善自己受限的生活。作者希望借此表达出对自由与和平的向往。

•培养学生深度思考的分析能力

在常熟UWC的艺术教师队伍中,黄婷是“硕果仅存”的中国人,她在苏州一所国际学校做视觉艺术老师很多年。

今天视觉艺术课的主题是“艺术探索”,上半场,黄婷老师讲解如何分析视觉艺术作品,之后她在LED屏上展示各种简单和复杂的图案,让学生自由选择发言分析,再分享出来,形成交互学习的氛围。这与音乐教学异曲同工,让学生体验式学习。

整体上,常熟UWC的视觉艺术课注重培养学生的深度分析能力,而不是单纯的技法,这也对学生的创作产生深刻影响。他们通过视觉艺术作品,思考社会问题,环境污染问题、战争、瘟疫、灾难,并寻求解决方案,而这正是常熟UWC提倡的精神。正如UWC创始人说的: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帮助人们具备这些特质,积极进取的好奇心,坚忍不拔的意志,顽强追求的毅力和理性克己的开放心态,最重要的是仁爱之心。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黄婷和他的学生们

悬在头上的子弹壳

一名来自阿根廷的学生,他出生的地方有一个贫民区,经常发生枪击案,这一次又有凶手射杀很多人。因为这个事件,他想做一个艺术作品。他找了一些假子弹,用石膏把子弹模倒出来,一个个吊起来,变成装置艺术,悬挂在常熟UWC的过道上。行人从装置下面走过,能够感受到子弹的压力。

在DP2年级,学习视觉艺术的学生都要策划一场个人展,这是视觉艺术的三项评估之一,占据IB考核40%的分数。个人展的内容是学生选择两年来自己创作的8~11幅作品形成一个主题。比如来自台湾的一名女生喜欢日本动漫,她的作品展有一个故事线:一个小男生做了一个梦,掉入日本艺伎的世界,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她想表达的是文化的坍塌,因此小男孩在故事线走的同时,会有不同作品穿插进来。
当然评分者也会观察作品集的呈现形势和内涵深度,学生还要附一个700字的文书,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概念,受哪些艺术家启发。不过黄婷老师不会对学生做限制,学生也不必为赋新词强说愁,通过一个探索,表现自己几年来的经历和创想,也能达到考核要求。
“部分同学的想法一开始会比较肤浅,走来就想做大气污染的课题,我会稍做引导,希望他多角度考虑,比如你所在的环境是怎样的,是什么导致了环境污染?怎样的角度去表现,如何解决?”黄婷笑称,的确有学生想着“一来就搞个大新闻。

在作品中关注不同区间的弱势群体

来自荷兰的Jacco Harold Stefan Hoogvliets也是黄婷的学生,参加了3个“知行”项目,重心是关注弱势群体,比如不同性取向的人,自闭症儿童……也对视觉艺术作品的创作带来影响。目前,他正在做跟同性恋有关的作品。当然,他也关注中国乡村社会的变迁,以常熟农村为蓝本,绘制了大量中国农民的作品。

•虞山设计创新中心:头脑风暴中心

2018年,作为常熟UWC校园二期建设项目的一部分,虞山设计创新中心建成。同年8月,学校加入了设计技术课程,并在预科课程中提供设计相关选修课。设计中心包括现有的知行项目,比如机器人,编程,机械工程,平面及时装设计。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虞山书院

设计创新中心还为学生提供丰富的材料科学知识,如中国传统的纺织,陶瓷,玻璃和木制工艺。一切目的是鼓励学生们用设计思维,解决未来世界纷繁复杂的问题。目前,虞山设计创新中心的母系统——虞山书院已经完工,一栋栋低矮楼房黑瓦白墙,雕梁画栋,以极具中国传统美学的样子依偎在昆承湖边,旁边是杨柳依依,曲桥斗拱,正是江南好风景。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斜阳余晖,虞山书院和昆承湖浑然一体

4

解密UWC的教育理念

佩勒姆(Pelham Lindfield Roberts)校长来常熟UWC才一年多,他是资深的UWC教育人士,在UWC多个学校工作过,还就“世界的文明与冲突”开设课程。

他认为,常熟UWC在中国是一份难得的教育样本,能够让学生以更高的视野来关注国际问题和人类发展,而每个学生学校都得培养他们承担责任,发现内驱力,以及完成这个责任所需要的技能。

基于这样的理念,UWC核心的教学方式就是体验式学习。体验式学习适用于所有课程,包括艺术课程。学校并没有为艺术课程制订特殊的教学策略,语言、哲学、数学、地理、历史一视同仁——学生们必须亲身尝试获得学习体验,不仅仅自己来做,还要跟他人分享。

这种分享合作的学习,非常珍贵。佩勒姆说,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地方,要获得某种动力,解决一些问题,往往需要设置假想敌和反对面,用仇恨来激励上进,很多团队也一样,存在的理由是打败另一个团队——这样的动机和动力,不是UWC教育人的方式。

•多元文化认同

谈到多元文化认同时,佩勒姆认为,推动认同的关键在学生群体,而不是外力。学校非常幸运地将世界各地杰出的学生汇聚一起,成为一个浓缩的地球村,这也是一场意义重大的实验,希望学生去推动世界作出改变。在学习过程中,老师和家长的影响很重要,但最大的影响来自身边的同学。他们互为激励,生发为这个世界作出改变的理想。

在UWC工作这些年来,佩勒姆越来越发现多元文化的价值在哪里,为培养学生创造力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在常熟UWC,语言是多元化的,文化是多元化的,观点是多元化的,这样的多元化,让学生意识到,并非所有事情都是线性的概念,而是通过不同表达,去理解不同思想,去拥抱不同,去寻求大同。

• 自我领导力

学生们合作以后就需要互相依赖,这对他们来说也是挑战,他们会有不安情绪,因此这种挑战更多是心理的挑战。

UWC教育早期的时候,就主动让学生们去接受很多挑战,把他们放到危险的地方,比如参加救生员救援,到山区或者海滩去寻找失踪的人。而今天,这样危险的挑战同样存在。比如学生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完成一场舞台汇演,TA必须克服心理恐惧,与团队同舟共济,顺利展现这方面的才能。

佩勒姆校长坦言,学校的艺术课程还不够丰富,诸如电影、舞蹈等学科还没有。学校一边希望更多学生可以参与进来,进行艺术的创意、设计、表演和体验,一边也在开发项目,让学生进行“项目式学习”。为此,佩勒姆设置了新职位——课程总监,开发跟艺术有关的创意课程,并确保课程充分体现UWC教育理念及体验式学习。比如虞山书院的设计课程——不仅是实用性课程,还融合了美学概念的设计,因为在未来,不管是市场营销,建筑设计还是工业设计,都要融合美学概念和创意。

UWC提倡的“领导力”不是高高在上的、特别强有力的、英雄式的领导力,而是鼓励大家怀抱谦卑,进行合作式的领导力。UWC也鼓励师生们去踊跃地展现这种领导力。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佩勒姆端着青花瓷茶杯,凝神昆承湖。半晌,他微笑着说,他想策划一场别样的迎新仪式,让新生们在阳光明丽的清晨,从昆承湖对岸集体乘船过来,他与全校师生在此岸迎接。孩子们毕业了,他要率领全校师生,目送孩子们走出学校大门,登上来时乘坐的小船,绕常熟UWC校园一周后再驶离校园,带着UWC的精神理念划向彼岸。

本文节选自《新校长》11期杂志

《音体美的可能》

在美的彼岸,这所学校的教育拾得了全部的可能

世界联合学院

United World Colleges(世界联合学院,简称UWC)是当今世界独具一格的全球性教育运动,从全世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挑选优秀的学生。UWC创建于1962年,旨在通过教育,联合不同的国家、民族和文化,从而促进世界和平与可持续发展。在UWC,来自不同种族、文化和家庭经济背景的学生一起生活、学习,通过UWC的教育,培养学生成为具有国际视野和社会服务精神的未来领袖。

常熟UWC提供为期两年的国际文凭大学预科课程(IBDP)及为期一年的国际文凭大学预科预备课程。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