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报》年度公立中学:家境优越与“学区房”并非这些学生斩获成功的敲门砖

成功有时离不开外力的影响——例如送一个孩子进入一所拥有优秀教学质量和声望的学校,这通常取决于父母是否负担得起学费,或者父母是否有能力搬入一个合适的学区。

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The Cardinal Vaughan Memorial School)却不是这样,他们成功的一部分原因由于信仰,这对学生而言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


在今年,有1036位候选人申请成为这所“年度公立中学”的学生,竞争124个录取名额。由于这是一所天主教学校,因此会优先录取受洗的天主教男孩。家长也需要定期参加弥撒,并且获得由教区牧师签署的天主教徒实践证明(CCP)。

学校有2至3个位置需要照顾到天主教男孩教徒,还有12个席位需要留给有音乐天赋的天主教徒男孩。除此之外,就读或曾经就读过该校的子弟有机会被优先录取(大约30名),因此最后只剩下80个录取名额。

每一位申请人都需要通过推理测验来接受能力评估,但是这所学校没有像别的文法学校那样,将考试分数作为录取标准。与之相反,学校会录取31名高于平均水平的孩子,62名处于平均水平的孩子,以及31名低于平均水平的孩子。


音乐特长生也符合这一录取标准:3名高于平均水平,6名处于平均水平,3名低于平均水平,被录取的子弟学生同样按照这一水平来划分录取范围。


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录取过程的一个特点还在于每个候选男孩都会拥有电脑随机生成的代码,数字越小,被成功录取的机会就越大。这样的抽签制度也让学校每年错过至少400名符合条件的学生,包括一些来自常年定期参加弥撒家庭的受洗男孩。

这一做法充满着不确定性。你可以争辩说,那些成绩稳居前25%的男孩,学业顺利,会在任何学校出类拔萃。但是对于处于中游的男孩,或者在测验中表现欠佳的学生,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也会为他们创造出一个不同的世界。

校长斯图宾斯(Paul Stubbings)称:“我们对能力相对不足的男孩和能力较高的男孩有着同样的期望值,并不会因录取条件而降低目标。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为收获优秀成绩而成为‘考试工厂’,而是帮助每一个学生以最快的速度进步。”

对于能力较差的学生,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的小班制度,以及较高的期望值,可能会促进他们的学业。学校没有选择将学生分为4个班,每个班30名学生,而是在7至11年级里,将排名靠后的30名学生中的20名分在一个班,另外10名分在另一个班。在更小的班上,有困难的学生可以受到更多的关注,从而获得更快的进步。

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共拥有975名学生,包括380名第六学级(the sixth form)的学生,后者也对女生开放,申请者同样需要受洗以及获得CCP资质,然后根据候选人的成绩,学校发放录取。

女生在这所学校的表现十分强势,她们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科目中表现优秀。在去年,有57名学生选择了STEM的相关本科专业,其中30名学生是女生;同时,女生占到了选择医学与兽医学总学生数的五分之三,也占到了去往牛剑学生人数的十三分之七。

总体而言,这所学校的成绩相当出色。就A-level成绩来说,获得A*成绩的学生高达17.5%,同时获得B以上成绩的学生高达85.9%,有13名学生收到牛剑的录取。95%的学生在大学与学徒录取中获得一席之地,77%的学生顺利进入罗素集团大学。(GCSE成绩同样令人称赞,A及A*的成绩高达43.4%)

这所学校开设于1914年,旨在纪念1903年去世的红衣主教赫伯特·沃恩(Cardinal Herbert Vaughan)。沃恩在英国创建了天主教真理会,创办教会期刊并建立了威斯敏斯特主教座堂(Westminster Cathedral)。相比于建立一座雕像或一栋建筑,他的精神使随者们决定通过为天主教男孩建立学校的形式纪念这位红衣主教。

起初人们计划在威斯敏斯特教堂附近开设学校,但后来又将目光投向肯辛顿(Kensington)地区,并最终认为那里是一片理想的区域,可以吸引周边的天主教男孩前来读书。

申请可能需要凭借运气——从好的方面来看,候选者不论住在伦敦的哪个地方,都可以申请入读这所学校。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每年招收58到60名伦敦地区的小学生。


正如校长斯图宾斯所说的:“每一个男孩在来到这所学校之后,都需要重塑自己。在第一学期的12月来临之际,他们已能完全适应这里的校风。”


任何试图通过伪装自己的信仰,在录取机制上作假,以便让自己的孩子获得一流且免费教育的家长,也会发现他们这样做是“自不量力”的。信仰体现在学校的任何事情中,包括校内的人际关系、价值观、行为,对待个人和对待学习的态度。

正如斯图宾斯在7年级的开放日上对家长们所说的,“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首先是一所天主教学校,我们的首要功能是作为您的伙伴履行义务,将您的儿子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天主教徒,就是这么简单。”

学校每周会有两次弥撒,并且在10月和5月会使用玫瑰经进行祈祷。在这所学校里,每周都会有相关的仪式。学生们会帮助残障的朝圣者前往卢尔德(Lourdes),并为厄立特里亚和苏丹边境上流离失所的儿童筹款。

信仰是学校获得成功的关键。斯图宾斯称,天主教的精神和对学习的重视共同存在于学校的基因之中。“这两种因素实现了完美的互补。如果只有对学术的重视而没有对天主教精神的强调,学校将会沦为考试工厂;而如果只注重天主教精神,而不强调学术,孩子们将无法获得好的成绩去深造。”

“由于二者的完美结合,天主教的精神意味着我们把孩子们当作独立的个体,学术则意味着我们期望他们走得尽可能长远。我们在这里帮助孩子们成长,他们也会懂我们的良苦用心,他们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并与我们共同完成这些事情。我们处于同一个阵营之中。”


斯图宾斯称,对个人的关注具有双重含义。从神学的角度说,每个人都是上帝创造的,具有不可剥夺的自知和自尊;从实践的角度上说,他们也信奉个体组成学校这一理念。

“任何天主教学校都在帮助学生释放个人的潜能,这本身就具有一种整体的感觉,使学生具有明确的目标感,从而能够产生真正的动力。参与其中的每个人都能在理解的前提下,和谐地相处。

斯图宾斯认为这所学校是一所传统院校,然而传统不意味着倒退。传统意味着保持旧事物中最优秀的东西(比如分级的牧师系统和集会时工作人员所穿的学院袍),同时吸收优质的新生事物(创新、前瞻性的教学方法、使用科技设备作为教学工具)。


“我们对时间倒流没有任何兴趣,传统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培养2020年之后的公民,我们也并不是在经营19世纪50年代的主题公园。”


斯图宾斯28年前来到这所学校,与其它一流学校的负责人一样,斯图宾斯不仅为他的学生们感到自豪,也对“优秀且全心全意”的教职工们深感自豪。 “他们期望学生们能够尽最大的努力,同时作为他们自己,也在全力以赴。”

与此同时,红衣主教沃恩纪念学校作为一所教学学校,也会为该地区的其它学校培训教师,分享好的教学实践。

斯图宾斯会将天主教的信仰展现给态度日益世俗化,以及质疑教堂传统教育的第六学级学生。“第六学级的学生会被默认为比他们的父母更加世俗化,简单地宣讲永恒真理是不够的,你必须要向他们展示真相,并与学生们在知识的层面上进行交流,我对他们说的是,我们来辩论一下吧。”

斯图宾斯认为他的工作是一个天主教社区的管理者,这就要求他以一种学生听得懂的方式,向他们展示自己的信仰。“就像阿西西(Assisi)的圣弗朗西斯(St Francis)一样,我们时刻在传播福音,有的时候也需要使用语言。”


(作者:实习编辑狄智美惠 编辑:乔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