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虎爸把11岁儿子送进大学

平时代万人敬仰的英雄集体,不管是石油高管,还是码农IT新贵,都比不上海淀的家长,毕竟人家的娃跑得快呀。海淀家长,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海淀家长这个群体,绝对可以在中国当代史上被记上一笔。如果没有海淀家长把娃往前推,哪来什么奥数狂潮,金坑银坑粪坑班,人大附早培班又怎能招生如此猖獗,学而思又如何有资本在纽约上市。所以如果把海淀家长和我们匹兹堡家长集体换防,那么中国一板,二板,三板的教育股票价格估计会马上腰斩,因为不仅缺了土壤,还缺了每天都要给孩子上有机肥的需求。
作为一个小学,初中,高中,高考都在北京市海淀区的标准海淀学生,也没咋想起自己当年咋被爹妈推了,只是记得初中自己报名参加了海淀区少年宫的计算机班。
在海淀黄庄,每周末去,还都要坐50分钟的320公车。
海淀家长这个“新物种”的出现,想想当年没有啥征兆呀,这到底是基因突变,还是外星人集体入侵海淀区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聊聊我家土生土长的美式散养娃
我家只有两个娃,老大女儿,今年刚16岁,开学10年级,相当于国内高二;儿子11岁,开学6年级,小学升到初一。这两个孩子,在我眼里,虽各有所长,但都是平常娃。儿子在匹兹堡本地的公立小学读书,女儿到了初中,上的是私立学校。两个学校离家都不远,也就开车5分钟左右的距离。

之前聊过女儿在学拉丁文,暑假去了北京儿童舒缓治疗中心义工,以及布朗医学夏校的故事,所以这次重点来聊聊我的小儿子。我儿子所在的那个学区,将四所小学中共15名数学好的学生集中在计算机教室,安排每天上午 8:30 - 9:30数学课的时段由一位中学老师远程给他们上课。学校里的学业对儿子来说应付起来并不费劲,所以他也在这个数学快班。

开始我们还怕这样讲课的效果不好,毕竟远程和面对面比起来还是有距离感,沟通起来可能也不够方便,不过后来发现,只要老师好,就算不见面,学生们也照样喜欢。

就像我儿子,他就超喜欢这个数学快班的老师,说是很funny。这位数学“独特雷”老师  的课我也听过,所以理解儿子的形容。他简直就是个活宝,为了让学生们对数学产生兴趣,特意把数学概念编成歌,上传到油管上唱。我儿子他们听了都哈哈大笑,听了几遍后自然而然就都会唱了。

当然,除了平时在校的学习,我们也给儿子安排了课后的补习。每周三送我们都会把孩子送到一个写作老师家里,上一小时的课来提高写作和阅读能力。这个老师也很喜欢我家儿子,每次还给他一些“小恩小惠”,比如魔方什么的。
孩子他妈曾经做主,要送儿子去上美国一个有名的课后补习班—— “苦忙(Kumon)”。“苦忙”其实就是日本洗脑式的题海方式,用来毒害中印韩裔下一代思维方式的反动辅导机构,这所机构上海也有。

这个“苦忙”课被我因会限制孩子思维发展,花钱多为由给及时制止了。除了这些主课补习班外,原来儿子还每周还会去中上提琴课,不过后来因为兴趣不高就取消了。我们还送他去过游泳课,但是花时间太多,我和太太嫌麻烦,他自己也不是很喜欢,最后也夭折了哈哈。

当然,凡是儿子真心喜欢的兴趣班,我们都会鼓励他去学习。像儿子喜欢打乒乓球,我们就在每周末带他去匹兹堡的乒乓球俱乐部练习。每次都要三个小时。有的时候打得不够尽兴,周末两天都会去,一共六个小时。这既是兴趣培养,也是种消遣,毕竟孩子每天上课也辛苦了一周。每次打完球后,我们会一起去吃披萨,或是冰激凌,或者两者都有,一起享受周末。
不过可能每次只跟老爹打已经不能满足儿子的需求,他还报名参加了几次比赛,与同等级的对手较量。美国的乒乓球赛制很人性化,不用年龄区分,而是根据分数段划分,每人一个分数,从50分~2000+分不等。达到两千分就基本上是专业水平了。但他们绝对不会让200分的和2000分的同台比赛,要不一个国家队的成人,和一个初学的孩子根本打不起来,相反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年龄来限定对方的实力。

初级和初级打,中级和中级打。大概每500分一个分数段,各自比赛,各自发奖。所以不管年龄,只要是持续打,总能积分,看到进步。

儿子平时的业余时间很丰富,过去的这个暑假也不例外。
他喜欢读书,我们就买了个Kindle,拿到后他爱不释手,一整个夏天都抱着,读了大概二十多本书吧。
除此之外我们还根据他的喜好给他安排了几个夏令营,其中包括人工智能学习营(这是他老爹公司ReadyAI办的,自然要去),以及辩论营和几个疯玩营。还别说,他去的Shady Side Academy疯玩营,还被美国评为过最好的十个夏令营之一。所以只要儿子喜欢,我们作为爹妈的在后面鼓励就好。放养美国娃,天下太平。

吸收到海淀家长的引力波
近期,我家孩儿他妈每每在网上看到勤奋的海淀父母种种神迹和所作所为,就积极转发给我。美其名曰是让我了解业务,实则是疯狂暗示我作为老爹不够勤奋,给孩子花在补习班和小灶的时间不够多,监督和制止儿子上网不力,而且鼓励女儿社交,而不是去刷SAT等等等等。让我应该早早督促他们。
我只好安慰她,我不仅了解中国的市场,而且还认识一些写这类恐怖文章的人。恐吓和蹂躏家长的神经,是他们的拿手好菜,他们的唯一目标就是流量和眼球。这就好比好莱坞大片里给Jacky Chan 设计的精彩对打,如果电影场景真实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话,即使是成龙,恐怕也早死了100回了。所以这些写海淀家长的微信号,做的是吓死家长不管送终的买卖。
你看北大附小牛吧?海淀妈妈的孩子们,大多数拼命都挤不进北大附小。幸而北大附小的5年级学生,这8年间每年都会来匹兹堡,咱也有机会亲眼见识一下。每天上完一天美国学校的课程后,他们晚上还在营地补习语文和数学两小时,自带数学和语文教师。

对比了一下,咱娃看起来比他们也不差,除了作业写得比他们少多了而已。而且咱儿子成绩单不都是满分的吗,还要咋补呀。
去年咱私自想让儿子跳级,不是被多个新旧学校的老师们都喊停了吗。
为对抗大魔王“海淀家长”,我心生一妙计
我虽然各个方面都解答的滴水不漏,可惜咱家一把手是俩娃的妈,主管思想正确的书记,就是不信校长这业务一把手的话。我说我们家儿子也挺好的呀,在宾州排名第一的小学,

毕业班大概也是第一名,而且在班上还特别受喜欢,是老师和学生们公认的酷娃。连北大附小都不敢说自己是北京市第一。所以咱儿子最棒(我是咱娃娃们的头号粉丝)。然而“领导”说,你少臭美,咱上宾州第一的公立小学又不是考进去的,那全是因为她眼光好,买的是匹兹堡的学区房,自动入学。

撇开学校不说,北大附小娃们的家长那可都是北大清华中科院的教授呀!

我听后心里直犯嘀咕,怎么说我好歹也是在美国拿了几个硕士的精英呀,但是忍了一忍,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最后没办法,我只好拉出上次接到咱家的那个北大附小的孩子来挡,那娃的爸爸是煤老板,也不是啥教授呀,但同样很优秀不是吗?结果这一议题也被咱“领导”否决了,就因为那是几年前的黄历了,她声称每年都和附小的带队老师们聊,打三年前北大附小就只招北大直系子弟了。咱孩子智商不如人家,再不多做个勤奋的爹妈,让孩子以后怎么办?真去收垃圾吗?

面对如此强大的逻辑,我哑口无言。其实我儿子小时候,还真萌生过长大要当收垃圾这个专车司机的梦想,因为每次看到收垃圾的卡车都很大很威风,我当时还给他找过如何开这样卡车的视频。

当然,后来这块理想的土壤被“领导”生生清除,再浇上一个英寸的水泥,在18岁大学之前的“领导”统治时期内,永远不会再有发芽。于是我偷偷和儿子商量,咱不当垃圾管理WM(美国最大的垃圾处理公司)的司机,可以当他们老板呀。就这样,他在自己的教育金投资账号里买了10股WM的股票。如今他的1000美元,已经涨了15%。现在我才发现,海淀家长这个牌位,简直太完美了,好比童话里的王子,或者是流星花园里的高富帅道明寺,专供纯情单一的非海淀妈妈们敬仰,而且绝不可能达到。凡是沾到和别家娃比的这件事,不管多干练的妈妈,智商指数都会立刻下降到50。

但对我来说,海淀家长这个头衔就像是希腊神话里那个多头怪物海卓拉(Lernaean Hydra),要想碾压他们,传统武器装备是不成的,只能靠体制优势,用激光刀应对。于是一条妙计应运而生。
于是我对“领导”说,下周咱就带着儿子去考大学!海淀家长让孩子每周上两位数的补习班,我们让咱11岁的儿子直接上美国的大学,这总成了吧!做妈做爹的脸上这下该有面子了吧?中国的娃,在18岁以前,本就是用来给爹妈长脸的!(家长心理,不就是这么点事吗?)我家“领导”嘴上没说啥,但从那闪烁的眼神中,我读出她心里瞬间又燃起了希望。就连我,都在要用卡车碾压海淀家长的前戏中有点微醉,终于可以为我们这些呆在美国的家长们出口气了!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