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家庭没一个在减负

随着新学期即将临近,“教育减负”又成为了家长们热议的话题。记得今年3月两会之后,教育部长陈宝生谈到学生减负时就表示:减负再难也要减,否则宝宝不高兴。宝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也有家长认为,相比国内应试的、填鸭式的教育,美国的教育减负做得很好,他们推行“快乐教育”,对孩子的压力小很多,也更能激发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事实果真如此吗?奇怪的是,在我们这么想的时候,美国人已经开始投了反对票。
1我是10岁才去的美国,既读过中国的小学,也读过美国的公立学校,所以相对来说,我对两国的基础教育都有着切身的体会。
在中国,除了常规的课堂时间,孩子们放学后还会上课外辅导,晚上回家常常有做不完的家庭作业。而在美国,中小学课堂的学习时间都比较短。比如我当时入读的公立小学,每天上午8点半才进学校,下午3点半就放学了。放学之后,学校不会硬性安排作业和课外活动,所以,很多美国孩子放学以后就直接“放羊”了。
因此,和亚洲国家相比,美国学生的上课天数是很少的。从数据上来看,亚洲学生平均每年的上课天数在260天左右,而美国学生只有180天,不到前者的七成。
另一方面,近期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全美40%的八年级学生(相当于国内的初二学生)阅读能力不符合相应的标准。这说明如果不是标准出了问题,就一定是教育没抓紧。
要知道,自上世纪50年代起,美国的基础教育水平在全球就排名第一了。但近几年名次已经滑落到第13位。而美国政府在教育上的投入一直是全球第一的。这说明虽然你花钱最多,但很显然结果并没有最好。
由此可见,美国的基础教育(K12教育)的确不如想象般美好。只侧重于激发创造力而不注重基础教育是很危险的,没有坚实的地基再漂亮精巧的建筑都只能是空中楼阁。尤其像数学、物理这些科目,美国孩子明显比中国孩子弱很多,这也导致相当数量的美国学生在报考大学时不愿意选择理工科。
这一现状使得美国人近十多年来一直在反思基础教育上的一些缺陷。很多人承认,教育过于宽松的确导致了很多问题,正因如此,美国近几年正逐渐尝试对教育模式进行改革,“Charter School”就是其中的一项尝试,它意思是“改良后的公立学校”,这类学校的教育路线有些地方反而很接近中国的教育模式。
2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我们所说的仅限于美国的普通教育。事实上,在美国,普通教育和精英教育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曾有人统计历年美国常春藤名校的生源,发现那些最优秀的学生通常来自于两个方向,一是顶尖的私立高中;二是富人区的公立学校或者天才学校,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学生来自所谓穷人区的公立学校,这是美国教育资源配置中一个普遍而有趣的现象。

这两类学校的学生,又是怎么学习的呢?

我高中时曾就读于一所公立天才学校,名字叫:北好莱坞天才高中(North Hollywood Highly Gifted Magnet),它位于加州洛杉矶的圣费尔南多谷。
有人可能好奇,天才学校的入学标准如何评定?智商是第一位的。被挑选进入的学生,智商测试一般要高于145分。这样的天才学生约占全美学生总人数的12%-24%左右。
其实,中国也有类似的重点学校或者“尖子班”。那美国的“天才班”和中国的“尖子班”有哪些不同呢?我觉得有这么几点:
1课程设置
美国的高中阶段是9到12年级,读四年,学制上来说要比中国多一年。课程设置上,除了必修课以外,还有各式各样的选修课,只要你有时间,有兴趣,就可以尽可能多地学习不同的知识。这点和国内的高中稍有不同。
2师资
“天才班”采用和大学接轨的学分制,它会开设一些相当于大学一二年级的课程。那可想而知,老师的水平也必须与之相匹配,你必须既能教高中的课,也能教大学的课。所以,当时我们班的老师,一个是耶鲁毕业,一个是普林斯顿毕业,还有从柏克莱毕业的,基本上都是从顶尖大学毕业的老师,可谓师资精良。
3主观能动性
美国的家长一般不会替自己的孩子做任何的选择,美国的学校也是如此,没人会强迫你读任何课程,如果你在学校一门AP课程 都不读,或是只读一两门AP课程,那也完全可以,一切全凭自觉。
正因为进入“天才班”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来自家长的压力,所以就形成了很好的学习氛围,当你周围的同学们都非常优秀,在学习上非常拼,你的老师又那么棒,给你的机会又这么好,那你毫无例外也会非常努力。
3“天才班”的学生没有一个“减负”的,相反,他们都在为进入顶尖大学而忙着“加码”。
比如我的很多同学在8、9岁时就开始备考或正式参考SAT。想象一下这有多恐怖?美国的尖子生从小学开始就参加高考!
他们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获取考试经历,使自己的学习成绩快速提高;另一方面,SAT成绩会成为你进入顶尖夏令营的敲门砖,还能提前得到顶尖大学的青睐。美国的常春藤学院常常会在暑期推出针对不同年龄层的“精英夏令营”,这些夏令营一般不收取费用,但甄选的标准非常严格,SAT成绩就是必备的条件之一。
此外,很多人从小学开始就忙着参加各种比赛。比如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物理竞赛、各种演讲比赛、作文比赛等等。同时,他们也会自己组织一些有趣的校外活动小组,并且在其中扮演领导角色,可想而知,那些在课外活动中战绩彪炳的优等生,最后大多进入了哈佛、耶鲁这样的顶尖大学。
此外,在四年的高中生涯里,天才班的学生除了必修课程以外,还会抓紧一切时间,修尽可能多的AP课程。我当时总共修完了15门AP课程,每门功课的分数都达到了4到5分之间。换句话说,在还没有进大学之前,我就积累了15个大学学分,差不多是大学前两年的学分总和。
(注:AP课程全称Advanced Placement课程,美国大学预修课程,该课程也适用于全世界各地计划前往美国读本科的高中生。)
也正因为如此,天才班才会拥有漂亮的升学率。
我们那一届总共有50名学生,有三位考入了哈佛,四位进了普林斯顿,八位进了耶鲁,十一位进了斯坦福。也就是说,大部分同学都考入了常春藤名校。
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美国顶尖大学的生源最多来自于两个渠道,一个是顶尖的私立高中;一个是富人区的公立学校。而这两类学校的学生是不享受“快乐教育”的。
为什么?因为哪怕美国是一个大学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他的招生机制,也是先看成绩,再看其他方面的表现,无一例外。
因而,即便你有能力把孩子送往美国接受教育,如果希望他能考入好一点的大学,那他面临的学业压力一点也不会比在国内小。
说到底,在任何一个国家,快乐教育都是“相对的”,在学习这件事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孩子可以不付出努力就获得成功。
黄征宇著名跨国金融投资专家、宇沃资本美国董事长、首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白宫学者、亚洲协会21世纪青年领袖、考夫曼基金会学者、萨尔兹堡全球论坛学者、《征途美国》及《终身学习:哈佛毕业后的六堂课》作者、英特尔前董事总经理10岁随家庭从上海移民至美国,在斯坦福大学的四年半时间里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工业工程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还在哈佛商学院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拥有特别的东西方经历,对中美关系有深刻的认识,也对华人融入美国社会、职场、学校的种种挑战了如指掌,他一直致力推动资本、商业、科技和文化的全球化融合。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