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医学院学习见闻

随着大巴的奔驰,成列的房屋不断远去,取而代之的是越发清脆茂密的灌木丛和一望无际的平原。身边的同学突然发出了惊呼——网络断了。

随着大巴逐渐停下,一个个小脑袋好奇的探出车厢,像刚出壳的小鸟一样,探索着这个新世界。

只见一条滔滔白练横挂在天边,其余的部分则由绿色填满。这绿色不是嫩绿,不是翠绿,更不是藏绿。而是千百种绿色融为一体,浩浩荡荡,随风摇曳。更有点点繁花不甘落后,给这条锦带妆点上细腻的花纹。

蓝天白云则填满了另一面,放眼眺望无边无际,根本不能将其尽收眼底。

在这两者之间的则是古色古香的校园建筑。在一排排的房屋中央耸立的是高高钟楼,塔尖直指天空,仿佛将触手可及的天空戳了个大窟窿。

但当老师将我们带到宿舍时,所有人都沉默了。每四人一间的寝室,公用的卫生间,阴暗悠长的走廊……更可怕的是这里根本没有信号,我们需要走到教学楼才可能连上网络!

但满校热情洋溢的外国友人令我们放心不少。时不时响起的欢笑声和击掌声更是令我们不由得期待起之后的校园生活。在分班考试后,我们便加入了各自的班级,当看到教科书后我不禁吸了一口凉气。上面的内容都是三四年级就学过的!我顿时对自己的考试成绩倍感担忧,直到当我发现我们仅有的两个九年级都在这一个班时我颤巍巍的心率才回归了正常。

上午的课程一转眼就过去了,下午的破冰船活动在万众瞩目下开始,破冰船活动是为打破各国学生之间的隔阂而特别定制的。每组八人,将会去寻找藏在校园里的六位老师,并在完成老师指定的挑战后完成该项任务,共有三小时的游戏时间。我们组有四名“自己人”、两位以色列“小哥”、两位俄罗斯妹妹。两个最多十一二岁的小妹妹一下子冲出了集合点,游戏开始了,我们一群平均身高一米七的男孩子在后面望尘莫及,徒劳的追赶着。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我们在和两位以色列朋友一起机械移动双腿的过程中建立了坚实的友谊。什么?那两个俄罗斯小女孩呢?她们在找第四个老师时就跑没影了,还带走了我们的劳动成果——活动卡片。

尽管如此,我们最后还是竭尽所能完成了所有任务,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在一天午餐时,我突然惊讶地发现只要有人跟我打招呼,我就会非常自然地跟他聊天,即便是完全不认识的人跟我们说“High Five”,我们也会很乐意跟他击掌,而我们在游览伦敦时却没有一名当地人会跟我们这些明显的“异乡人”打招呼。我想这可能就是学校的魅力吧。不同国家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都知道对方在想方设法地提高自己的英语能力,也都知道对方想要交新朋友。

所以即便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但都感觉彼此无甚差别,所以才能将友善和兴奋明显地挂在脸上,毫不担心是否会被他人“敬而远之”,当成怪胎。现在我也理解学校为何每天虽然都有专人打扫宿舍,却仍然时或没电、没水、没网。这是为了逼我们走出自己的“小窝”,去笑、去闹、去挥洒青春、去见识来自世界各地的善意和热情

一天上课时,我们正按小组活动,我却惊讶地发现老师正和旁边小组的以色列人讨论着骂人的方法,老师神情严肃,认真讲解着一个个不同国家是如何用语言和手势来取笑和羞辱他人。我好奇的走上前去,问一名中国学生到底发生了什么,经过他的一番解释我才明白。原来尽管绝大多数人都对各国同学一视同仁,但仍有少部分人因为历史原因或个人原因对某些国家的人抱有歧视。老师希望我们能够识别他人是否尊敬自己,并及时告知老师哪些人做了不恰当的行为,让老师能够对他们进行及时的教育与惩罚。

尤其是关于微歧视这一块老师做了详细的说明并举了大量事例。微歧视是指有意或无意间做出、说出带有种族歧视的行为或话语。微歧视的范围极广,一般与当事人种族有关的一切令其感到不适的行为和话语都算微歧视。例如外国人大多认为中国人数学很好,所以有时一些外国学生会开玩笑说你能不能帮我做数学题。其实这也算一种微歧视。由于微歧视大部分都是发起者在无意间做出的,所以当事人一般不会表示不满。但重复多次后,当事人往往便会与发起者发生冲突。老师为了不让这样的事件发生,特地用上课时间为我们科普。这次事件也让我意识到不管我们和外国同学关系多好,我们终究已经走出了国门,面对着一群与我们有着截然不同文化的人,一举一动都要小心思量。这不仅仅是对他人的尊重,更是对中国,对中国人,对自己的尊重和重视。

时间是相对的,快乐的时候过的快些,难熬的时候过的慢些。但在RHS学校,这里既有亲切友善的同学和幽默负责的老师,又有需要思考讨论的严肃问题和对自己人格的建设与修养,所以时间的流速总让人费解。有时一个上午仿佛在眨眼间度过,又有时几分钟的思考就好似沉浸了几天的沉默……请各位家长、老师、同学宽恕我笔力有限,不能将这一星期中的见闻与思考全部展现出来,只好选择几个较为重要的事件进行描写,不过我相信人人都在这次旅行有所成长和进步,他们会讲述一个个更加真实的故事。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