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国际学校有自己的艺术教育武器

随着素质教育的要求日趋完善,以艺术教育为首的美育教育受到的关注日益增加。然而,许多学校却在开展艺术教育时频频陷入误区,无锡南外国王国际学校则展现了自己在艺术教育上的丰硕成果——开校短短半年,学生就举办了视觉艺术作品展,并上演了百老汇经典音乐剧。

作为一所新校,如何将艺术教育做成素质教育,甚至育人教育的重要一环?怎样避开其他学校容易陷入的误区?设计课程有什么诀窍与经验?听听学校的三位外教怎么说。

 近年来,随着唯分数论英雄的时代逐渐落幕,艺术教育获得的关注日益增长,还被纳入STEAM教育。作为学校美育教育的关键一环,艺术教育对于学生的全面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就曾指出,美育的目的在于陶养人的感情,认识美丑,培养高尚的兴趣、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研究也表明,音乐教育不仅能提高儿童的乐感和韵律感,对语言发育也大有脾益。可见,艺术教育不仅是培养艺术家,每个人都能在学习中获益。
 尽管许多学校都在改进艺术教育,但依然存在许多不足。
简单的手工制作课、学习绘画技巧远远达不到艺术教育的标准;程式化的创作过程、量化的评价体系有悖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师资不足、开课率不高也是整体美育教育积重难返的因素。而国际学校在艺术教育上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为了不让艺术教育成为教学中的薄弱环节,也为了学生的全面发展,无锡南外国王国际学校下足了功夫。
这所坐落于无锡太湖新城国际教育园的国际学校于2018年开校,虽然是一所全新的学校,却秉承了南京外国语“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还有英国国王学院学校200年来的办学经验相助。开校短短半年,学生的成长就已令人惊叹。在学校的艺术展上,不同年级的学生展出了自己极具创意的视觉艺术创作,更是在剧院为学生和家长们带来了第一部百老汇经典音乐剧《红男绿女》。
无锡南外国王国际学校的艺术教育为何能在短短时间内获得如此成果?学校的艺术课程设计有什么玄机?教师们如何在课堂一展身手?学生又为何能在艺术创作上倾注如此多热情?
南外国王的艺术协调员兼视觉艺术老师Candice老师、艺术表达主任Dorrington老师和戏剧老师Oosthuizen老师为我们揭示了背后的秘密。三位老师都在国内外的国际学校担任一线教学工作多年,对国际学校的艺术教育有自己的见解。
 必修课培养素养,选修课拓展兴趣
 为了让学生能充分接触各式各样的艺术形式,南外国王学校将艺术课分为视觉艺术和表演艺术两类。还根据年级,将艺术课设置为必修课或选修课,还有超过一百种延展课程(CCA)作为日常课程的补充。
虽然必修课程没有设置细分的专门课程,但是选修课和延展课程做了类别细化。两类艺术课及其延展课程都囊括了许多类别的内容,雕塑、绘画、声乐,以及现下国际课程非常重视的公众演讲与英文戏剧等内容一应俱全。幼儿园和一年级到八年级的学生,视觉艺术课为必修课;一年级到十年级的学生,表演艺术课(戏剧课)也是必修课,以一周一次的频率上课。将视觉艺术课设置为必修课,是因为学校和老师们认为艺术可以丰富学生的生活。Candice老师认为,学生不仅可以学到运用于艺术创作的方法,还能将这些方法用于其他科目。此外,学习到的技能还可以帮助他们在今后的生活中解决问题。比如,创造性思维、材料使用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Candice老师在课堂上
 戏剧课的培养则围绕“5C”原则——沟通、贡献、合作、创造力和信心。这些都是学生能受益终身的技能和素养。
以培养信心为例,学生可以在戏剧课上通过公开演讲来树立信心。对于英语是第二语言的学生来说,尤其可以增强他们对英语的信心。不管他们今后是和朋友交谈,还是在大学里和招生官交谈,或者只是在课堂上做演讲,都能够有所帮助。Dorrington老师表示,中国学生常在某一个领域表现很出色,不过戏剧能让他们把目光放到该领域之外,发现自己的其他潜能。
学生学习乐器
九年级及以上年级学生的视觉艺术课是选修课。这个阶段的课程将与IGCSE与A-Level课程接轨,学生们也开始为IGCSE考试做准备,选修课让他们能够自由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程深入学习。此外,南外国王学校还特别将艺术培养以延展课程(CCA)的形式安排在课表中,以补充日常教学的不足。对待延展课程,老师的态度也绝不马虎,和对待必修课没有区别。只不过延展课程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评分环节,而是以学生的学习成果与作品作为他们的成长评估。
丰富的延展课程
 CCA的课堂常由学生带头,自主学习。这样的课堂因为没有成绩压力,所以比日常课程更有乐趣。不过,老师仍然会指导学生每一步怎么做,以便他们能够在创作中达到最好的效果。
往后,学校也将开发更多的艺术专门课程作为必修课,学生可以在必修课上比现在更深入地学习摄影、设计或者绘画等课程。
 全方位的评价让学生有的放矢
 评价是教学中必要的一环,南外国王学校的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课的评价都以课堂项目为基础。老师会结合具体内容,从多个角度全面评价学生的表现。
视觉艺术课的一个课程模块通常要进行八到十周。在最开始的引入部分,学生会学习相关的背景知识。
学生上视觉艺术课
接下来的两节课用来热身,学生会学习新的创作技能或者新的绘画技巧。当学生掌握了足够的基本技能之后,就将完成最后部分。最终呈现的作品,根据项目的不同,从不同方面进行评价。在课堂项目开始时,Candice老师和其他老师会通过学生的素描本来查看他们的情况,但这时老师更多的是提供反馈和建议。告诉学生应该怎样练习、怎样将不同事物结合到一起。这样,学生在完成成品之前都能进行针对性的练习。
 以六年级的版画制作为例,在给成品打分时,老师会考虑学生如何雕刻版画、背景看起来如何以及版画本身如何。而不是简单的“看起来好”或者“看起来不好”。
在学生完成作品之前和之后,老师都会将他们的创作过程考虑在内。因此,老师可以告诉学生,他们在创作作品时是处在基础水平,还是在两到三个方面上具有超出平均水平的能力。戏剧课的评价通常通过设置课堂任务来完成,一学期进行两次。
学生在戏剧课上
一至三年级学生会进行音乐剧表演,在构建的场景中完成歌唱、舞蹈和表演;四至七年级学生表演戏剧,剧情和角色采用自已经完成的剧本;八至十年级学生则会进行更具创造性的表演。评价学生表演时,通常会考察他们在5C方面的表现。此外,还会关注他们如何运用表演中的关键技能,包括眼神接触、面部表情、肢体语言和声乐能力。
用鼓励代替否定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教育,自然也没有完美的老师。不过,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教师,仍然有一些准则和窍门。
 首先是永远不要怀疑学生的能力
 Candice老师说道,老师千万不能对学生说“这是完全错误的”、“这不是你应有的水平”、“你还不够好”等话。老师应该做的是告诉学生他们哪方面做得好。鼓励学生才能让学生变得更积极,而不是让他们失望。
Dorrington老师则认为,一个好戏剧老师要学会和学生交流并鼓励他们。戏剧老师要避免的是迫使学生对戏剧的某方面感兴趣。一旦如此,老师能展示的内容就减少了很多,学生也无法开拓视野。
其次是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
批判性思维是艺术家很重要的品质之一。老师要让学生敞开心扉,自由表达,解释自己的观点。学生应该了解一点,你的技能可能和别人有所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你错了,而是让你拥有了不同的力量。
所以,一年级的视觉艺术课中融入了批判性思维,让学生们理解他们的对事物的观点和看法是非常重要的。在课堂上,Candice老师总是会问学生他们对某件事的看法,鼓励他们提出个人观点。这些问题不是为了让学生讲述事实,而是让他们分享自己的感受。
学生自由创作
 当学生升入八年级和九年级时,他们的思考将慢慢变得更有批判性。那时,他们会从不同层面欣赏艺术作品。
比如,这项技术怎么样?背景怎么样?这个过程怎么样?那时候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而这些都建立在一年级培养的基础上,从最简单的问题开始:你喜欢什么?你怎么想?
 然后为学生树立目标
 个人目标在戏剧课中十分重要。Dorrington老师提到,有一个学生平时很少说英语,但这场演出需要在所有观众面前用英语讲话。为了完成演出,他必须克服自己不太开口的障碍。
所以一场戏中的每个人其实都有个人目标,都在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而努力。
接着是教师之间的合作
目前学校有两位戏剧老师,一位是来自英国的Dorrington老师,一位是来自南非的 Oosthuizen老师。虽然两位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是就像家人一般合作无间,清楚地了解彼此的优势与弱势。
他们合作设计了适合学生的课程,同时也根据我们的生长环境加入了感兴趣的内容。也为学生间的合作树立了良好典范。
成功的演出离不开所有人的合作
还有教师的跨学科能力
人们通常会认为,戏剧课就是学习唱歌或者作曲。但这种认识十分粗浅,实际上,戏剧可以说融合了其他所有课程。作为教师,使命就是帮助学生提升能力。而作为戏剧老师,也需要和其他科目的老师交谈。
如果学生们在某方面的学习有困难,老师可以在课堂上帮他们解决。Oosthuizen老师甚至曾用牛顿的理论来向学生解释剧本中的角色。不同科目可以单独教授,但戏剧可以把它们结合在一起,这也是培养创造力的秘诀。
 成功的艺术教育在于教师的激情
 对于任何一所学校来说,要想在课程和教学上有所建树,找到充满激情的教师是很重要的。
Candice老师认为,这些老师真正关心他们所教授的科目,关心让学生接触到新的思维方式和新的工作方式。达到“完美状态”没有一个万用公式,只要人们有激情,他们可以用掌握的不同技能教很好的课。Oosthuizen老师说道:“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有激情的老师,让这些有激情的老师发掘有激情的学生。但最重要的是发掘那些一开始不那么有热情的学生,最终把各式各样的学生都囊括进来。”
不过,在中国教学与在国外教学有所不同。Candice老师特别提到,自己必须在教学生艺术技能的同时帮助学生学习英语。有时,一些艺术概念非常难,帮学生打基础就会花费许多时间。有的学生可能年龄已经不小,但仍在学习一些基本技能。所以,老师不仅要教学生学习艺术创作的技能,也要教他们理解一些艺术概念。这是在中国从事教育的特别体验。
而在中国和亚洲开设戏剧课的经历让Dorrington老师体会到,一些学生真的很难放松。戏剧课对许多学生来说是一件走出舒适区才能完成的挑战。而她常常利用小技巧来帮助学生放松下来,这就是微笑。她努力让学生明白课堂是安全自由的地方,他们可以自由地探索自己能做到什么和做不到什么。
Oosthuizen老师则经常鼓励学生改编中国的故事。以往,人们总是关注人和人之间的不同,但其实不同文化之间还存在许多共性,中国许多传说故事就是如此。学生改编后的故事不只能与社群的其他人分享,更是与世界分享来自中国文化的故事。 
需要注意的是,学校和老师有时也容易陷入误区,就是一开始就追求大型演出和华美的演出效果。Oosthuizen老师提到,大型表演和服装都不是戏剧课最重要的部分,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身体和声音才是更重要的。老师可以和学生们从小事做起,一首歌、一段舞蹈或是一段戏剧场景都可以。动手去做实际的事永远比空谈规划更好。

任何择校/备考相关问题

欢迎扫码联系下方翰林择校顾问李老师

翰林学院升学顾问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