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校学姐学长分享|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上)


他们是怀揣梦想的人,是手携实干的人,他们是走向世界的学者,是走向新时代的探索者,他们是,世外人。

本期的学长学姐说我们有幸邀请到金曼清学姐让我们一起看看学姐眼中的世界吧!

壹、请用三个词概括在世外的这三年吧

虔诚 勇敢 充实

贰、学姐在CAS方面做得很好!是什么使你投身于CAS呢?

我觉得世外的社团以及CAS的氛围是我当初选择就读于世外IBDP的重要理由。我从小热爱写字,在初三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自己在西文书法上的天赋,从中也找到了自己内心真正的热爱和热情。但是西文书法这个兴趣爱好是较为小众的,因此我非常珍惜与我有共同爱好的朋友。此外,在初三的时候,我因为在别人刷题的时候写书法而被经常被评价为“心思不放在学业上”,反正就是听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吧。当时,我在这些阻力中渐渐学会了坚持,在朋友的支持下,我知道了在追梦路上知音的可贵,因此我建立属于自己的书法组织的梦想逐渐萌芽。其实,在初中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会去哪个学校)就已经决定了到高中要创的书法社的名字——“笔墨知音”。自从进入世外DP的第一天,我就开始了社团的筹备。在高一的六月,我创社的梦想终于实现。在世外的第一届社长大会上,高二的我作为社长代表了新晋的书法社。在演讲之后,我在朋友圈发布了我当时的感想:“两年前 我在初三某模考卷的角落写下‘希望能够得到写书法的时间和地点/可以尽心创作不再躲藏’/书法社一岁了。”。
从2016到2019,这一路上满满的都是感动。仅凭对书法本身的热情是没有办法搞好CAS活动的。从始至终,我在CAS的成就离不开身边支持我的人:包括我最初的挚友与高中时社团中的社员们,鼓励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以及国内书法圈中为我指点迷津的良师益友们……他们即是我创作的灵感,也是我坚持的动力。
除此之外,我更希望的是通过CAS这个契机将西文书法普及给更多人。我曾经作文课上被问到“英语的东西怎么可能叫书法”,我希望可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与伙伴们一起将这种美丽的书法介绍给不曾了解这门艺术的人。在我担任社长的一年多时间中,我带领社员们参加了学校的很多文化周和义卖,在这些契机中让更多人了解了西文书法。在卸任社长后的一年,我在书法社的公众号部门工作,我很欣慰的看到了新的社团核心成员在校外扩大影响力上做出的努力,比如我们的社团公众号在一学期中突飞猛进,再比如其他学校联动开设的书法社等。我觉得这一切都在越来越好,从而给了我们更大的动力去做我们爱做的事情。

叁、简单介绍一下参加Brain Bee时的经历吧?

我参加了两年的Brain Bee,其实我并没有在获奖上有什么很值得夸赞的成就(2018年地区赛三等奖,全国赛优秀奖;2019年地区赛一等奖,全国赛三等奖)。但是作为一名高中生,能在这个比赛的号召下接触到神经科学是我非常骄傲的。在连续两年参加Brain Bee的过程中,我非常感谢校内指导老师郑炜老师,以及我的生物任课老师付玉洁老师,她们引领我进入了这个高难度的学术领域,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还有,我在备赛和比赛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与君子游,如入芝兰之室,伙伴们对我的激励与启发也是不可估量的。
比赛的过程是对神经科学专业知识的考察,在我备赛的过程中,我主要借助组委会指定的教材,但是在课余时间也阅读很多神经科学、精神病学、康复学相关的书籍,有整理自己的读书笔记,总之就是从没有学习这么主动过。很多时候,我看那些书都是需要每半分钟查一次词典、记一个笔记,因此我看书的速度也非常慢。但是就是这个看得一知半解、连蒙带猜的过程是最令我感到充实的。我觉得Brain Bee带给我的这段学习的经历是为我的大学生活打下了一定的基础。我意识到了我在神经科学方面应试上的薄弱,也将会在本科的学业中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
奇妙的是,在了解Brain Bee之前,早在初三我就对Telepathy好奇心,到了高中之后通过Brain Bee的契机了解了脑电波,后来又在Nature杂志上获悉了最新关于社交使猴的脑电同步的实验初步结果。这么看的话,序章可能早就写好了。

肆、为什么会选择神经科学专业?

我觉得神经科学专业是在这个时代非常被需要的。一方面是老年神经系统疾病(如阿尔茨海默病、路易体痴呆等)的诊断随着社会的老龄化而增加,另一方面是在压力极大的社会中,有很多人患上了精神类疾病(如抑郁症、躁郁症等),甚至我也目睹过身边的同龄人承受着类似的痛苦。以上种种的问题都是与人的神经系统出现的障碍,和其他疾病一样,患者需要安慰、需要治愈。我在生活中目睹过神经系统疾病的患者,也曾倾听过他们的心声。我觉得我当时作出这个选择是出于对产生empathy,而且是毫不犹豫地觉得:我想去帮助患者。我觉得神经科学,包括其他与医学相关的专业,都不仅仅是由冰冷的专业知识组成,它们都是有温度的。在学习神经科学的道路上,我也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从而坚定了我的选择。虽然我还没有最终确定最后我在治疗方面会选择那一条确切的专业道路,也不确定在未来在大学本科就读神经科学专业的道路是否顺利,但“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是我在专业路上最坚定的信条。

伍、在高中阶段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呢?

我觉得高中阶段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撕去标签。我从小受到的教育中,在进入IBDP之前,大人大都是给“文科生”、“理科生”、“艺术生”贴上各自标签的,而且自带刻板影响:比如理科生都是书呆子模样,而艺术生不食人间烟火等。那时的我本来就会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加上自己的想象,再加上这些标签的暗示,其实减少了融合与尝试的机会,学生很容易被标签限制而不去尝试“另一类”的生活。在IBDP的课程中,我觉得我成功地撕下了这些标签。我的IB选课是生物与化学的双理,大学的专业是神经科学,可以说是一名理科生,但是在放学后的CAS活动中我是全身心投入于书法之中。我在高中的过程中看到了很多同学的榜样,他们文理兼修、才华横溢的优秀案例是激励我Be Balanced的原动力。我觉得我在逐渐一边完成学业一边从事兴趣爱好的三年中,渐渐就放下了心中的标签和屏障。同时我也作为一个不受标签定义的形象,也许也在某一天能成为他人撕下标签的理由。当然想要撕去标签的过程中,我也受到过质疑和些许的嘲讽,还有关心我的人担心我兼顾两个会压力太大。我完全不认为追求艺术与我的专业道路是背道而驰,记得乔布斯在评价他曾在里德学(Reed College)学习书法的经历时评价道:“那你不能在当时看见事物间的联系,但是在你回首的时候会看到那些点都连接在一起。”撕下标签之后我才有机会去为自己的阅历争取更多的“点”,而我相信有一天回首的时候,我会感谢今天的自己。
764799-153226ea6273d282d0ad78284c39c72a
国际学校学姐学长分享|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下)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