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 我在美国当起了包租婆

我来美国就是为了读书,没想到找了个洋老公,更没有想到在美国当上了包租婆。感恩我的父母和公婆帮我们付了首付,在我们结婚的8个月后,2012年1月份,我正式当上了包租婆。至此,我们的公寓楼走过了七个春秋,在六个一室一厅的房间里,过往的租户有三十多位。我就讲讲这些租户和我们的故事吧。

(一)    铁打不动的感恩节聚餐

跟很多商业公寓不同,我们的公寓很有人情味。因为我和老公就住在楼下,公寓就是我们的家,租户就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对待租户不只是交房租的,相反,我们对他们更像对待邻居。每个新来的邻居,尤其是从外州或从外国来的,我们都要到机场亲自去接他们。来了后,带他们到沃尔玛买家用,帮他们落脚。有的租户是从别的公寓搬到我们这儿的,需要我们搬大件家具的,我和老公二话不说,开着皮卡帮他们搬家。

我周末不忙的时候,以前会尝试着烤点蛋糕。我都是要切成六块,挨家挨户地敲门送去。老公说他喜欢吃煎饺子,我有时做多点,也给租户送去。这七年来,租户给我们送吃的只有三家。一家是从哥伦比亚来的,跟我交情比较深,后文会详细介绍;一家是北非来的博士生,她妈妈来看她的时候,她请我尝她妈妈做的非洲家常饭;还有一家是西非戛纳来的一对经济学博士夫妇,他们在新年的时候请我吃了午饭。除了这三家,还有韩国的和日本的两个住户分别请我和老公下馆子。可以说,我们的公寓算是个小联合国,史上住过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马来西亚人、墨西哥人、非洲人、哥伦比亚人、巴基斯担人、乌克兰人、美国人。通过回请历史来看,还是亚洲人(不包括中国人,奇怪)、非洲人和南美洲人懂得礼尚往来,呵呵。

为了不和节日冲突,每年的公寓感恩节聚餐是提前一周过的。我和老公都要从早到晚忙一天,做两只超重的火鸡和一只熏猪腿再加各种配菜。我们每年邀请所有的住户和好朋友来我家聚餐,每次20多到30多来自五洲四海的国际友人。吃饭中间的一个很有趣的美国传统活动是撇鸡胸叉骨。老公邀请两个客人自愿参与,两个人同时向相反方向掰,谁有Y字骨头,谁就有一年的好运。这个活动让很多外国人觉得很有意思。饭后的卡拉OK更是不可缺少的娱乐节目,老公装了两个话筒,我用我的手机跟智能电视上的Youtube一连接,我就成了点歌台和遥控器了。爱唱歌的开唱,爱唠嗑的继续唠······

感恩这栋楼让我在异国他乡不是那么孤独,因为我有很多来自不同国度的邻居。

(二)    有趣的租户

前面提到的哥伦比亚的一家原来是一家三口,后来成了四口。本来我们公寓是一室一厅,只允许一个人或无孩夫妻住的。但是,我们为他家开了先例,因为这对夫妻很需要一处离学校很近的住所,加上他们的再三恳求,我们就答应了。妻子叫Kendy,她英语不怎好,但是她很爱笑。因为我下班要遛狗,在公园常常碰到她带着两岁的孩子或是荡秋千或是滑滑梯,干脆我们约好一起去公园。刚开始跟她说英语很困难,我要慢慢地说,一点点地教她。她也同时教我西班牙语。到现在,我会一些西班牙语功劳在她。我们渐渐地成了好朋友,她的英语也越来越好。一个有趣的故事是,她告诉我她在19岁那年,在她的城市的选美比赛中夺冠。赛后认识了大她14岁的丈夫。Kendy说她很想念家乡,想念那里的人,想念跟邻里在户外聊天、开爬梯(Party),好热闹的。

她在家里带孩子的同时,她还研究怎么烘烤蛋糕,钻研各种各样的菜谱,她还喜欢美甲,夏天的时候给我美了手指甲和脚指甲,真不错。有一年我的生日,我记得她一手牵着小儿子,一手端着她做的蛋糕,上面还点着蜡烛,为我唱生日快乐歌,我好感动好温暖···三年后的一天,我载着一家三口去医院迎接又一个小生命的到来。那是我第一次去美国医院,因为要跟医生沟通,她的丈夫选择让我进待产房。我看着一个临产的妇人在我面前一阵阵喊疼和深呼吸,我感到手足无措和微微的尴尬。

四年后,他们要长途跋涉回国了,我和老公送他们到长途车站,一家四口八个行李箱,那个分别的场景历历在目···Kendy老公现在哥伦比亚的一所大学当西班牙文学系的教授,Kendy和我还在脸书上有联系。每每想到她,我就想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和美丽的笑容。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去哥伦比亚,她会特别高兴见到我。

后来有段插曲,她的隔壁搬来一对美国夫妇。女的叫Rachel,没有工作,天天敲门找Kendy唠叨,说她丈夫的坏话,还搬弄房东的是非。Kendy感到很不舒服,就告诉她不要再找她了。但是Rachel好像不长心眼似的,继续每天敲门。后来,Kendy开始躲她。实在躲不开,就找我诉苦。作为公寓管理者,协调邻里关系是我的职责之一。我告诉Rachel不要打搅Kendy,结果这让她变本加厉,找Kendy论理,搞得Kendy特别苦恼。我不得不写逐客令,要求这对夫妇在一个月内搬走。搬走的两个月后,Rachel丈夫打来电话说有事求我,他在找新房源,需要以前的房东好的评价推荐。他希望Rachel的经历不要影响我对他的评价,而且他告诉我,Rachel有轻微神经病,生活上天天有吵不完的架,不得不跟她离婚了。难怪Kendy受不了,幸亏我坚决让她走人了。不然,每天在上演闹剧。

最有礼貌的租户就是日本人Etsuo,是由我的语言系教授介绍来的。每次我带他逛超市或是带他买他所需要的东西,他总是会事后发我短信,恭恭敬敬地表示谢意。他还请我和老公去我们本市最高档的餐厅好几回,以表谢意。临走前,他送上一份精致的感谢信,并附上他的名片,诚恳地邀请我和老公去日本。在我们心中,他给日本人竖立了非常好的形象。

最有趣的是韩国人Hong,他是韩国野生动物研究所的公务员。单位资助他三年的博士学习。在我们举办的各种爬梯上,只要他见到中国朋友,他就开始卖弄他的中国字,说他是中国西门的后代,也常常冷不丁地冒出一个黄色笑话。他喜欢打乒乓球和篮球,因此,我和Hong成了球友。有时候找不到打篮球的人,只能我俩打比赛,一个攻一个守,也照样打得淋漓尽致、非常欢乐。每次从韩国回来,他总要给我和老公带礼物,他是我和老公最好的邻居朋友。

还有马拉西亚的Azri,他是计算机系的学生。四年的本科学习结束了,家里来了爸爸妈妈、两个姐姐和一个姐夫参加了他的毕业典礼。毕业典礼后,一家人租了房车去美国西部自驾游了一周。回来,他们帮Azri清扫房间,一起回国。走之前,我去查看他们打扫的成果并退押金。我问他的家人,此次旅游的最大感受是什么?他们一致回答,“一家人在房车里吃住是最美好的回忆!”我好羡慕Azri,能有家人亲自接他回国。我也告诉父母和和妹妹一家,一定也来个了房车自家游(信息:租一天200刀)。临走时,Azri的妈妈送我了一件马拉西亚的裙子,说是传统服装!我好惊喜!Azri说我和老公是他碰到的最好的房东!那我就接过这个“最好房东”的“奖品”吧!嘻嘻···

感谢成为我朋友的租户们!你们让我的生活有了更大的张力,更加丰富多彩!

(三)    不负责任的租户

写下这个标题,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高级的说谎家Joe。我和老公一般都要面试每一个租户。Joe是白人,面试他的时候,他说刚刚从德州理工大学硕士毕业,他在亚马逊网上出了一本帮助大学生学习的书,并在手机上给我们看。我们立即对Joe肃然起敬,觉得此人好有才华。他说出版社会给他钱。他现在也有两份临时工,所以付房租不是问题。

结果,他只付了第一个月的房租。第二月就说出版社不付他钱,让我们等等,等他跟出版社交涉。我和老公觉得他在说谎,即便是事实,他也有义务付房租。我们警告他,我们再等半个月,如果再不付,他必须在本月内走人。拖到第三月,他还一个套辞,说出版社还不给他钱。我们出书面逐客令,他就露出庐山真面目了,说:“我就是要等见到法庭命令才走。”我们很清楚,他在争取最后的时间来白住。我对老公说,咱们等他不在家的时候,把他的东西全拿出去,换锁,叫他嚣张!老公说这是违法的,必须通过法庭下令驱逐才行。人道的美国在这个时候让我很懊恼!于是,我协助老公整理Joe不付房租的各种证据(比如我们的短信对话等),拿去法庭,花了125刀的手续费,终于拿到法庭逐客令,上面写着让Joe在本周内的某某天上法庭。他终于赖皮到见到法庭通知单的那天才走人!我们让这个低级品格的人白白住了两个月。后来,从别的房东那里得知,他用的是同样的套路,用他的“才华”骗取房东的信任,再老赖!从那以后,我和老公提高了警惕。

还有一对中国同胞很不负责。男的没有念完博士,在国内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就在房租合同结束前三个月要回国。法律上,不论什么特殊情况,任何合同内的每个月的房租是有义务履行交付的。但是,估计他们看我是中国同胞好说话,就开始跟我谈,说就把押金抵一个月的租金吧,他的师弟可能要来接着他住。老公说,如果师弟不来呢,他就唯唯诺诺地说肯定来。因为他是同胞,我就没计较,老公也就抱着他师弟来接着住的希望,信任他说的话,放他们走了。后来,当然他师弟没来,他也删了我的微信。从那以后,我老公对中国租户不感兴趣,觉得中国人不讲信誉。我也觉得这两位中国同胞确实给我丢了脸。

还有两个租户诚实告诉我们,他们没钱了,让我们用押金做月租。我觉得这种人有勇气直面“债主”,比说谎的和悄悄逃走的人品格要好多了。七年了,共六个人逃过房租,两个是外国人,四个是美国人。这就是投资的风险,这就是万象的人间。

(四)    夫妻搭档

无可厚非,我老公是这个座公寓的大功臣。他从一开始跑贷款,到后来维修每间屋子,再到我们楼下从无到有的两室一厅的爱窝建造,都是他亲手操劳的!就连家里的做饭台也是他和一个工人做的。但是,我不懂美国的法律,总是跟老公抱怨,为什么要电工那么贵,为什么请水道工能花那么多钱,为什么市里人来检查这么多遍······每做完一道大工序,就得请示市管局来人验收,好麻烦!工程完毕,我数了数,共二十几张这样的绿色验证单,你一看就明白为什么美国没有豆腐渣工程了!

我作为老公的帮手,在木板地上钻过无数个钉子,泥过墙,刷过漆,裁木板,工服就有四五件。后来,大工程完了,老公当物业维修,我当会计;老公建网站和Google Map, 我建脸书和更新完善网站。现在我们被BBB (Better Business Bureau) 评为A+, Google Map上的评分是4.9分,只因为所有用户都评满分5分,而我老公给自己评了4分,他给我们拉分了!这曾让我很不解,冲他生气了一番。现在,我也理解了,他觉得5分不现实,我们是不完美的,就谦虚一下吧,呵呵···

虽然修建公寓过程中,因为国情不同和主张不同,我和老公争吵了不少。回过头来,我真得感谢老公有胆识,在我们新婚不久接受这个风险投资和未知的挑战,并让我着着实实地当了一把包租婆!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