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留学,可能是我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清风徐徐的午后在酷热的悉尼还真是难得。

依然选择在没有兼职的这一天去经常光顾的咖啡店,点一杯半糖摩卡,独自放空一整个下午。缓解疲惫,为即将来临的明天蓄力。

时间过的真快啊,一转眼,又到了南半球的盛夏了。湛蓝的天,碧蓝的海,洁白软糯的云,周遭的一切,仿佛又把我带回到了刚到异国时的那般兴奋和决定深造前的迷茫与一部分同学相似,选择出国读书的原因,是国内考研落榜,与理想的学府失之交臂,但又不愿服从调剂。从前的那般执着和执拗与现在顺其自然的心态相比,少了一根筋的执念,多的是与生活的妥协,与过去的自己和解。也许,成长无需刻意,是在不知不觉中内心生发的释然与豁达。作为家里的“独苗儿”,似乎自出生以来就带着众人的期盼。他们是那般的迫切,想让你快些长大,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年幼的我根本无法体会到底什么才是“有出息的人”,朦胧的记忆里,只是知道要做一个乖孩子。尊敬师长,好好学习,多才多艺……就是那时我对“有出息的人”的全部定义。从小就品学兼优的我,获奖无数,赢得了众人的夸赞和欣赏。可讽刺的是,我没有考入重点高中,也没有考入重点大学。这让那些认为我本应该顺理成章成为“尖子生”的众人,大跌眼镜,甚至难以置信。从小就是别人家孩子的我,突然成了别人家孩子的反面教材。

“还是要好好学文化课,别整那些有的没的。”

再者,历经两次考研战败,刻苦努力却毫无收获。挫败感自卑感就如洪流般瞬间向我涌来,将我吞噬,直到我奄奄一息。

天知道失利后的我究竟经历了些什么,嘲讽讥笑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儿了。家庭的聚餐就像是一场酷刑,煎熬难耐。

我看到每一双期盼的眼神褪去了关切,取代的只剩有冷漠的回应。那一阵寒,刺入骨髓,是我今生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我对自己的失望也超乎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有时只是坐着发呆,一夜到天明。那时候,早已数不清经历了多少个寒冬的日出,漫长的夜里,望着街角的路灯点燃又熄灭,望着街道从寂静到喧嚣,又从喧嚣回归到寂寥。比我更迷茫更困惑更焦虑的是我的父母。可他们在我面前,却从不表露出任何,哪怕是一点点的愤怒也好,依然如平常,甚至试图为我卸下包袱,这很令我害怕。就这样,又一个春节将至。

“孩子,我们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们只是希望你开心,开心的生活。你,从没让我们失望。”

除夕夜,父母举杯时的一席话,让我泪如雨下。

没想到的是,我经历的失败在他们看来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堂课。那些人的冷漠让我更清楚了现实,更清楚了是要为自己而活。父母的迷茫来自于他们对家庭教育失败的踌躇,来自于众人冷嘲热讽的压力,来自于我布满血丝无神双眼的担忧。一直以来他们都有让我出国深造的想法,再加之朋友远亲的耳濡目染。他们认为出国的意义不仅仅是学历和能力的提升,更多的是一个人心智的拓展和探索。但我却因为忙于备战考研无暇顾及他们的建议,直到我接连的挫败,才会想起他们的话。可我仍对自己产生怀疑,也许是因为考研的失利,自我怀疑已经到了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令我犹豫不决的地步。

令我惊讶万分的是我的母亲,内心极为敏感的她在这时却表现出异于平常的理性。因为家中有海外留学经历的远亲,他们的建议可能会对我有所帮助,母亲联系了远亲,认真的听取他们的建议和经验。经过漫长的思想斗争,我决定与过去的自己和解,去选择一条陌生的路,探索未知的自己。我尚不知自己是否还有精力和能力去应对异国的种种未知,但我坚定的是,做好了准备与过去的自己告别。经过忙碌的筛选学校和专业,准备必备的材料和简历,备考雅思,以及焦急的等待。

终于,我收获了来自于澳洲名校的录取通知书。安排好出发的行程,打包好行李,离家的日子近在咫尺。

 

临行前的一次家庭聚会,父亲突然举杯,就如同宣布要事一般,揭晓了近半年的忙碌是为了我的海外求学。那时餐桌前惊愕和难以置信神情,我想父母早已预料到。之前所承受的那些鄙夷,冷漠,嘲讽讥笑,都是值得的。那个活成别人眼中的自己早在脑海中抹去。留下的是认真执着还有些执拗的自己。不必去感谢那些曾经轻视自己的人,不必去记恨那些挖苦讽刺自己的人。因为与自己比起来,那些极微不足道。记得,要活成自己样子日落时分,夕阳划过,在天边留下一条火热的吻,与碧蓝的海形成强烈的对比。那视觉上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就像是,过去的执拗与如今的豁达。冲突着,但共存着。

翰林国际教育资讯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