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能指望“奇迹”(上)

从表面上看,“奇迹”不应该出现在教育政策中。韦伯斯特将奇迹定义为“一种不寻常或奇妙的事件,相信是上帝的力量造成的。”没有人会寻求改善教育依靠上帝或“一个不寻常或奇妙的事件”,对吧?错了。高调的政策制定者不仅宣称创造或见证了“奇迹”,而且还提出,这些超凡脱俗的事件应该成为广泛政策变化的基础。我们后来目睹了每一件事都被证明不是奇迹,而且往往是一场灾难。

让我们从德克萨斯州开始,在那里我们可以认为我们当前的教育困境开始了。2000年竞选总统时,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曾得意洋洋地吹捧“德克萨斯奇迹”(Texas Miracle),这与“新州测试和问责制措施导致标准化考试分数迅速大幅提高”的说法不谋而合。事实上,这激发了布什关于“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提案,该提案取代了以公民权利为导向的小学和中学教育法案,要求每个州通过对三到八年级学生的年度测试,在阅读和数学方面达到100%的熟练程度。

很快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德州学生的平均成绩并不比其他州的学生高——也就是说。在美国,没有奇迹发生,但破坏性的车轮开始运转。的确,仔细分析德州发生的事情应该会敲响警钟。根据教育政策分析档案,“在德州招生统计中,失踪学生的问题和其他问题……”“少数民族学生的考试成绩和毕业率在20多年后仍然非常低。当其他州和地区采用德克萨斯模式时,类似的问题出现了。

这类地区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个是纽约市,它率先努力让考试分数成为众多决策的基础,包括评级、重组、甚至关闭学校。2011年,在他掌管学校的八年后,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宣布了另一个奇迹:“我们缩小了黑人和拉美裔儿童、白人和亚洲儿童之间的差距……我们把差距缩小了一半。”事实证明,当2011年的差距(26.2分)被四舍五入到最接近的整数时,它与2003年的差距(25.8分)并没有变化,但很难改变人们对后宣言时代奇迹的看法。

 

教育不能指望“奇迹”(下)


任何择校/备考相关问题

欢迎扫码联系下方翰林择校顾问宋老师

翰林国际教育升学顾问李老师